sidebar

人人都是设计师

人人都是设计师

石破 记者 | 2015-04-13 | 南风窗

批量化生产的产品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懵里懵懂地进入了“制式时代”—所有的东西都为你定制好了。

  您是个有主见的人吗?当然!没错!您一直坚定地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着。不过,或许也可以这么说:您一直是在按照别人设计好的样子“有主见”地生活着……

  这是个少数人设计、安排大多数人生存方式的时代。

  在手工业时代,人人都有一手技能—不光指技术,还包括参与设计—人人都是设计师。

  到了机器化大生产时代,只要设计图纸出来,很多工作就交给了机器,工人只剩下一样工作:照看机器。人附属于机器,机器才是主角。机器是小姐,人是丫环,这在富士康车间里表现得特别明显。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他们的入职门槛很低,不需要技术,即使学到了技术,将来转行时也用不上。他们没有在高科技企业工作的感觉,因为要干的活‘看一会儿就会了’。每天走进车间,在线长的训斥下,他们平静而麻木地在流水线上做重复的动作。”

  就像财富向极少数人手里集中一样,设计也在向极少数人手里集中—设计的资格只有少数人享有,多数人只能照此执行,他们面向的是绝对严格的标准、一成不变的流程,他们只能聚焦眼前,做完自己那部分工作,然后再推给下一个人。所以富士康的工人虽然是苹果手机的生产者,但并不了然苹果手机是怎样制造出来的。他们是在机械化的环境中制造美丽产品—当生产变成奴役(机器对人的奴役),劳动之美荡然无存。

  不是只有车间工人才遭逢如此命运。如今,伺候大机器的蓝领工人越来越少了,写字楼里的白领越来越多了。但是不要忘了,我们几乎都要使用电脑工作。电脑也是机器,是更高级的、智能化的机器。写字楼里照样是少数人设计,多数人乖乖遵照执行,甚至根本就是由电脑设计—美联社不是已经在使用机器撰写财经新闻了吗?据说比人写得还好,又多又快,批量生产。

  科技自动化将成为包括媒体在内许多企业的组成部分,机器(人工智能)将日益成为生产的中心,普通人或将成为机器的附庸。我们都被戴上了笼头,我们也确实跑得更快了。幸焉?不幸焉?技术令人叹为观止,生命个体却日趋卑微。大众审美能力逐渐降低。人类社会的相似性前所未有。

  批量化生产的产品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懵里懵懂地进入了“制式时代”—所有的东西都为你定制好了。您想美容吗?我们有套餐!您想看病吗?您有什么病我就有什么药,照方抓药,吃了不好您再来!您想让孩子考名校吗?英语(据说现在改语文了)一定要学好!您想买房吗?我们有这个户型,那个户型,一楼有花园,顶层有露台……您想自己设计户型?没门儿!您想在楼顶上盖别墅,拆你没商量!

  您想看新闻吗?最近几天的新闻是:博鳌会谢幕、亚投行开门红、沙特也门大战、德航飞机遇难、无锡市委副书记跳塔,摔成一字马……什么?隔壁二大爷家的三小子得肺癌死了?对门三大娘的二姑娘离婚带孩子回娘家住了?管它呢,那不算新闻!

  令人欣慰的是,技术进步也为每个人提供了无限多样的选择可能。在“创新”一词已成陈词滥调的今天,我们其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它。纵使我们在工作和生活的某些方面,没有办法摆脱“不能创新,只能回应”之被动,但每个人都应该学一点设计思维,都应该把我们失去的技能找回来。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你自己,试试看,按照你自己的喜好和需求,设计你自己的人生,在这个过程中,丰富你对日常生活的体验,追求美、追求真理,创造出唯你独有的美丽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