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不赌博才是赌博

不赌博才是赌博

李北方 主笔 | 2015-04-26 | 南风窗

与实体经济紧密关联的简单金融形式早就被边缘化了,占绝对主体地位的金融活动早已与创造财富的劳动过程脱钩,成了纯粹的“用钱赚钱”的货币游戏。

  股市又火爆了。有2007年牛市最高的6000多点对照,有“一带一路”等大的战略项目支撑,有国家希望借助股市的红火提振经济保增长的信息引导(官方媒体连续发文看好股市被解读为相关信号),强势的舆论是,牛市来了,而且才刚刚开始。

  于是民间活跃了起来。股市开户数连创新高,开户的人太多,把系统都弄崩溃了。还有媒体报道说,“90后”也大面积地爱上了炒股,大学生在宿舍都不玩游戏了,改看大盘了。

  因为股市热了才进场的人,大抵是对投资缺乏了解的,只想做短线跟风赚一点钱,这和路过赌场进门玩几把在本质上没什么区别,也是赌博。当然在赌博中也有人赢,但赢家毕竟是少数,总是输的多。

  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这是每个证券交易所都会有的警示语。在牛市的氛围中,人们很容易放松风险意识,对赫然高挂的警示视而不见。呼吁大家要冷静的人也不是没有,也有人在说,散户不要炒股,但这样的声音在看好股市的众声喧哗中是不会被人听见的。

  本文并非想要提示跟风炒股的风险,这太老生常谈了,而是想谈谈回避风险不参与赌博的风险。这乍听起来有点奇怪,但道理不难理解。

  金融的功能是把分散在多人手里的零散的闲置资金集中起来,投资于某个项目,通过生产组织的创新和劳动,投入得到增值,这样一来,生产组织得到发展,社会有了进步,投资于该事业的个人也得到了相应的回报,皆大欢喜。当然,这是最简单的金融形式,几乎是每个人都会参与的,只要把钱存在银行就是在投资了。

  可是这种与实体经济紧密关联的简单金融形式早就被边缘化了,占绝对主体地位的金融活动早已与创造财富的劳动过程脱钩,成了纯粹的“用钱赚钱”的货币游戏。与实体经济脱离的任何投资行为,都不能再视为投资,而是投机。

  根据吉登斯在《第三条道路》中的说法,“在全世界每天上万亿计的货币交易中,只有5%涉及贸易和其他性质的经济交易。其余95%是由投机活动或套利交易构成的。”这已经是若干年的数据了,当今经济活动中投机的占比可能进一步扩大了。

  “货币游戏”的规模越来越大,根源在于货币的超发,而货币超发会稀释单位货币的购买力。如何确保手中的钱不贬值呢?唯一的解决方法就变成了参与到投机当中,并保证投机收益率不低于货币泡沫的增长速度。

  当前的牛市有没有投机的属性?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因为股市的涨幅和同期实体经济的运行情况并不相符,股市上涨是个货币现象。但普通百姓要不要加入到投机呢?这是一个难题,加入是赌博,不加入的话,可能就得眼看着一部分人的资产在投机中膨胀,而这就意味着自己的财富相对缩水了,所以不加入也是赌博。

  新近涌入股市的人虽多,但仍以城市居民为主,股市(以及其他理财渠道)仍跟广大农民无关,他们只知道把钱存入银行这种最稳妥的方式。但正如我们在《货币的分配功能》一文中所分析的,身处偏远的他们是“印票子”这场游戏中最大的受害者,通货膨胀侵蚀着他们辛苦劳动的所得,实际的银行利率接近于零甚至为负,把钱存银行这种最稳妥的方式其实最不稳妥。

  如果经济活动整体上被折腾成一场投机赌博,那普通百姓真的难办了,因为风险变得无处不在,想规避也规避不了,不赌博也成了赌博。散户要不要炒股?这个问题真没那么容易回答,怎么着都是赌,那就看运气吧。那些远离赌场的人,反而成了“被赌徒”,而且是必输的“赌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