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天下粮仓岂容“硕鼠”肆虐?

天下粮仓岂容“硕鼠”肆虐?

石破 记者 | 2015-05-14 | 南风窗

我想起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说的一段话:“1987年8月,老方丈圆寂之前,叮嘱我:‘平时多盖些房,多存些粮……’至今,少林寺的地下仓库里还存放了足够寺庙所有人吃两年的粮食。”不管人们对少林寺有多少争议,也不管少林寺今天还在地下室存粮显得多么迂腐,但我却肃然起敬。

  近日,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集中公布了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人员的红色通缉令。名单中有6名河南外逃人员,名列首位的是中储粮河南周口直属粮库原主任乔建军。

  2011年11月,乔建军潜逃至美国。这起案件发生在中纪委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布置防逃追逃工作,要求从中央到省辖市都要设立“防逃追逃办公室”……会议刚刚开过,乔建军就带着数亿人民币跑美国去了,其负面效应轰动全国。纪委系统立即行动,河南省纪委“双规”了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总经理李长轩,同一天,周口市纪委“双规”了沈丘直属库主任张怀军。

  当年我在河南基层采访时,对这些案件曾有过接触。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是中储粮总公司最重要的分支机构之一,下辖17个中央储备粮直属库及多个分库,其中周口地区有两个直属库,一个在周口市,一个在沈丘县,分别由乔建军和张怀军执掌,乔、李二人关系不睦,谁也不服谁,两人却都是“天下粮仓”里的“硕鼠”,贪污受贿各展其能。

  从2006年起,国家每年对小麦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即所谓“托市粮”,据有关人士透露,获得最低价收购小麦资格的中央和地方国有粮食企业每收购1公斤小麦,可获得5分钱的收购费、7分钱的年保管费用补贴,这意味着国有粮食企业每收购1吨小麦,最多可获得120元的财政补贴。

  既然有财政补贴,很多粮食经纪人就都盯上了这块肥肉,农民想把粮食直接卖到粮库也不行,所有收购点都要向粮库要托市指标,没有指标不能收购粮食,这就给了乔建军、张怀军等粮库主任上下其手的机会。乔建军原是周口市粮食局干部,他从来不受请,不坐酒席,每天就是吃点烧饼、烩面,但各收购点给他送的钱要成麻袋装。乔建军又把这些钱投资到几十个公司、通过地下钱庄把钱洗到美国,你想找证据都头晕。

  为了套国家的钱,这些“硕鼠”各展其能,比如粮库收了一仓粮食,国家拨来了收购费、保管费,2007年应该卖老粮、收新粮了,但他按“粮”不动,弄些假买单、假出仓单,谎称老粮已经卖了,实际库里仍是旧粮,他也不去收购新粮,等国家又拨下来新粮的收购费、保管费,以及收购粮食的差价等,就又被他们侵吞了,此即所谓“转圈粮”。

  据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协副主席陈章良披露,全国粮食光储备这一块,每年起码亏600亿元以上,再加上给农民的种粮补贴,超过千亿元。

  采访时,我想起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说的一段话:“1987年8月,老方丈圆寂之前,叮嘱我:‘平时多盖些房,多存些粮……’至今,少林寺的地下仓库里还存放了足够寺庙所有人吃两年的粮食。”

  不管人们对少林寺有多少争议,也不管少林寺今天还在地下室存粮显得多么迂腐,但我却肃然起敬。释永信肯定不会容许经办人把陈化粮存在地下室,来糊弄全寺僧众。如果“天下粮仓”的保管人都能像他这样惕然自警、守“粮”有责该多好!但如果体制不变,这就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储粮各个直属库都是独立法人,粮库主任权限很大,但受监管很少。2013年9月,中央第一巡视组对中储粮总公司进行巡视后,指出它存在“内部监督管理不够严格,纪检监察力量薄弱,基层腐败案件高发多发”等问题。近日央视也以《粮仓“硕鼠”》曝光了东北中储粮仓库“以陈顶新”猖獗套取补贴的案例。粮食系统这些严重腐败现象,亟待一场狂风暴雨般的查处整治,来彻底祛除“硕鼠”,恢复“天下粮仓”的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