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从下往上想

从下往上想

石破 记者 | 2015-05-28 | 南风窗

前段时间,李克强总理说:“现在很多人,到什么地方先问‘有没有WiFi’,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总理对有关部门负责人说,要研究如何把流量费降下来,“薄利多销”……

  这是一个自由流动的时代,是每个人都能充分发挥主动性的时代。“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以前我们习惯了“从上往下想”,比如“国家—家—个人”、“单位—领导—员工”、“学校—老师—同学”等等,现在我们也许要习惯“从下往上想”了。

  “成都男司机打女司机”事件,最令人震惊的不是“男司机暴揍女司机”或是“女司机先别男司机”,而是这看似不大的事件,引起了几百万网民大吐槽。“别车”和“路怒族”这存在于我国道路上的两大严重问题,从未像这次一样触目惊心地袒露出来,它引起了从政府、专家(交通管理专家和心理学家等)、交警部门到开车族的高度重视。也许,汽车文明、公民守法意识真的就是这样吵吵出来的?

  又比如语言的变迁。人类渴望自由,语言也渴望自由。 “保卫祖国语言的纯洁性”是一回事,但无视变化已经发生,连习大大都会说“蛮拼的”、“点个赞”,你还要固守所谓的“汉语纯洁”、拒绝改变就是另一回事了。

  短短20年间,我们已由个人电脑时代进入到互联网时代,后者与前者最大的区别之一,是现在你无法确知某类知识最早来源于哪里。它也许来自云端……就像马克·吐温曾说过的:除了亚当,任何人不管说了什么,都无法确信自己是世上第一个这样说的人。

  这是一个高度联结的世界,是一个由许多互动成员所构成的复杂系统,一切变化都是偶发的—世间的各级层面可能早就注定,同时又充满变数。我们都并非事物的开端,也并非事物的结束。

  而正因为变化不可预测,更需要从下往上想。知识总是一边发展一边崩解。“经科学证实”是一句荒诞不经的话,因为“不确定性”才是科学的普遍原则。伟大的物理学家费曼曾经高呼:“别信任专家”就是科学的基石!伟大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也说过:“如果我们已经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就不叫研究了。”

  人是其本身行动的创造者。许多个体以对的方式组合在一起,就能构成好的整体。淘宝式购物的魅力之一,在于顾客完全挣脱了传统的、被动的“你介绍,我接受”、“你卖什么,我买什么”的旧模式,而极大地参与了购物过程的设计和主导。马云最清楚的一个道理是:你所能做的最好的事,不是替用户做任何事,而是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互相帮助。

  即使传统的店铺,也不得不有所改变:以前商家是以自己为中心,对顾客进行消费指导—我有什么货,你就在我这个范围里边挑选吧,“总有一款适合你”……现在是顾客引导商家—顾客提出要求,商家要根据顾客的要求,往上游去找货,充分满足顾客。

  一国经济不是从上往下建构出来的,而是由无数人的需求与满足的复杂互动来决定的。对于未来的经济前景,经济学家们也只是在赌概率。前段时间,李克强总理说:“现在很多人,到什么地方先问‘有没有WiFi’,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总理对有关部门负责人说,要研究如何把流量费降下来,“薄利多销”……最近,总理又到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力挺“创客”,因为本届政府要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打造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双引擎之一—这不都是由下往上改变的例子吗?

  用总理的话说:全社会要积极创造条件(尤其政府要简政放权,再也不能设置让人家证明“你妈是你妈”式的障碍了),促进众创空间蓬勃兴起,让一代“创客”的奋斗形象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升级,成为创新中国、智慧经济的重要标识。

  大家多从下往上想,千千万万人变成千千万万“创客”,中国的未来才真正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