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清理门户”才能清除职业污名

“清理门户”才能清除职业污名

叶竹盛 高级记者 | 2015-05-28 | 南风窗

现代职业就相当于一个江湖,不同职业构成了江湖中的不同派别。现代职业按道理应该是名门正派,是社会的中流砥柱,但出于各种原因,也可能堕落为旁门左道,为社会所不齿。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些职业群体缺少清理门户的意识。

  武侠小说中,但凡是或是自诩为名门正派的,经常会动用清理门户的手法,有时候甚至不惜花费几十年工夫,满江湖追杀那个欺师灭祖的门徒。这种道德自觉性在旁门左道那里就不太常见了,因为这些门派的行为特色本来就是下作、狡诈、胡作非为,在江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好名声,而且他们也不怕坏名声。哪个门派只要还顾些脸面,就得做些清理门户的事情,或至少是认可清理门户的意义。

  名门正派不仅将清理门户当作一项护教立法的道德义务,甚至还是一种特权,这已经成为一种江湖共识了,原因是只有自己人才最了解内情。江湖上其他门派逮到哪个名门正派的叛徒,一般会送回他的师门,让他们自己人处置。假如有哪个门派胆敢收留其他门派的叛徒,那么就破坏了江湖规矩,相当于和这个门派为敌。

  在法治时代,清理门户是一种私刑,不再具有天然的正当性,但在一些领域,清理门户这个观念依然具有积极的意义。现代社会专业化分工之后,职业是社会中重要的功能群体,职业角色是人们身份认同的重要维度,法官、医生、教师、律师……这些职业都需要具备一定的专业技术和遵从特定的职业伦理。可以说,现代职业就相当于一个江湖,不同职业构成了江湖中的不同派别。既然有江湖,就有名门正派和旁门左道。现代职业按道理应该是名门正派,是社会的中流砥柱,但出于各种原因,也可能堕落为旁门左道,为社会所不齿。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些职业群体缺少清理门户的意识。

  前段时间我写了几篇小文章呼吁要给法官加薪,枚举了各种在我看来势在必行的理由。我的一个心切的律师朋友看到文章后,强烈反对我的观点,打来电话和我讨论这个问题。他用悲愤的语气一口气给我讲了好几个法官贪腐的例子,都是他自己或是他的律师朋友们所遇到的事情。照他说来,给法官加工资是没用的,该贪腐还是会贪腐,一些法官,特别是法官中的领导,灰色收入很高,“根本不在乎加的那么点工资”。他还特别讲了一个“十八大后还不收手”的例子,一个标的比较高的案子,因为受到立案庭法官的刁难,靠送了不小的红包才顺利立上案,“他们就是拿准了当事人不敢去举报,律师更不敢得罪法官,得罪一个法官,就是得罪整个法院,只能忍气吞声,很憋屈!”这个朋友还说,小案子情况还好,但凡大一些的案子,涉及经济利益比较多的,通常会有猫腻。

  前段时间有一篇流行颇广的文章,说近来为什么频现法官离职,原因之一是法官贪腐的机会少了。文章在法官群体中引发了强烈反弹。这种臆测固然站不住脚,但类似的“污名化”却绝非空穴来风。法官群体中那些正直、勤勉的人会因为这种污名化而感到受伤,但他们的“枪头”最应该瞄准的却不是旁观者的非议,而是自身群体的“出息”。按照江湖规矩,清理门户是自家的事,最了解内情,并且最需要一个好名声的,也是职业群体自身。

  按照这个道理,医生最应该追问医院怎么了,医药怎么了,医生怎么了,而不是患者中刁钻的人是不是更多了,记者中偏见的人是不是更多了;学者应该追问大学怎么了,学术怎么了,学者怎么了,而不是把你们称为“砖家”的读者是不是更刻薄更脑残了……你们把门户清理干净了,像我这样一向认可职业价值,推崇专业精神的作者,写文章为你们呼吁的时候,也就可以更有底气了,就不用尴尬地面对朋友的诘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