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是否有足够的远见是对企业家最大的考验 ——专访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

是否有足够的远见是对企业家最大的考验 ——专访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

本刊记者 钟璐珊 | 2017-06-07 | 南风窗

我深信两岸中国人只要携手打拼,一定能创造更辉煌的成就,让世界所有人都刮目相看,所以我才会说,希望大陆旺、台湾旺、两岸一起旺旺。

  “圆头渥发、笑口常开、双手展开”是众多“80后”对于旺仔的印象,而对于“旺仔之父”—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这也是他给人的第一眼印象。他总是很谦逊的跟身边“旺粉”说,“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我要感谢你们让旺旺成为儿时的味道。”“有很多事情,我个人觉得也是有点运气和缘分的。”
  的确,蔡衍明从一开始缘结大陆,开拓“米果帝国”版图;再到缘识媒体,投身传媒业;到如今缘系中国大陆,两岸和港澳联手开启移动互联网新时代。他用商人特有的敏锐触觉告诉我们,“缘”只是他开启未来商业之门钥匙,而未来商业路上,两岸的相互了解、交流、合作才是引领世界的中国之路。
  为了传递两岸和平信息,增进两岸相互了解的理念,促进两岸媒体的交流,近日,旺旺中时传媒集团旗下《旺报》,在台湾乌来云仙乐园举办了第七届两岸征文奖颁奖典礼。《南风窗》也借此机会专访了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先生。

  缘起中国
  《南风窗》: 旺旺的前身—宜兰食品原来是做罐头代加工的,您刚接手就将其战略转型成做日本米果生意,是怎么样一个机缘让您看到了米果的市场?
  蔡衍明:在当初台湾市场上已有不少罐头品牌,宜兰食品制作罐头算是后进者,本来就比较吃亏,当时看到进口的米果售价很高,公司团队就在米果身上看到机会。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台湾盛产稻米,这意味着原材料价格不会波动太大,也不用依赖从国外进口原料,生产米果正符合这样的条件。
  争取到与日本前三大米果公司岩冢制果的合作机会,这缘分说起来还跟我们中国有关系。当时我才24岁,岩冢制果老板已经66岁了,大我42岁。虽然我俩年龄相差那么多,但他最终还是跟我合作。他说,这就是缘分。因为他当初服兵役的时候,初到军队就被派到中国大陆参加长沙会战,并被抓。当时的他以为自己不再有机会活着回日本,可结果却被送回了日本,他至此觉得自己欠中国人一份情。
  这个“缘”字,也是旺旺多年来一直所说的经营理念之一。
  《南风窗》: 旺旺在大陆建厂初期,改革开放红利政策主要倾向于广州、深圳、东莞等珠三角地区城市,而您却选择了与广东相邻的湖南,这是出于什么战略上的考虑吗?
  蔡衍明:旺旺决定进军湖南有三个主要原因:一,在沿海省份投资,旺旺不一定突出,在湖南受到的重视较多,所以决定哪边热情就往哪边去;二,较低的生产成本可取得更大效应;三,旺旺很早就确定内需市场的发展策略。
  原本确实先考察了广东、福建等沿海一带,根本就没有想到湖南,因为沿海地带离港口近且交通方便,用水又充足,考察后买了40亩的土地,准备建厂。后来湖南华湘进出口集团听说我们要来大陆建厂,就主动联系我们。在他们的诚意打动下,公司派人前往湖南了解当地情况。第一次到望城,就想到“旺财”,那时觉得“旺旺旺”感觉挺好的,也是一种缘分。虽然湖南望城当时条件比不上珠三角地区城市,但当时的地区领导非常重视双方的合作,有办实事的精神,所以决定把之前的土地转让出去,正式成立在大陆的第一家企业“湖南旺旺食品有限公司”。


  重拾对产品和品质的信心
  《南风窗》: 从1992年到现在,旺旺的市场遍布整个中国大陆,产品类型也更加多元化了。但近几年,人们越来越重视健康生活和食品安全,很多碳酸饮料、油炸食品等出现市场饱和并下滑状态,很多人称像旺旺、康师傅这样的品牌遇到了中年危机,对此您如何看待现在的市场现状?对于旺旺来说,又有什么创新方法对待未来食品产业和市场的健康安全?
  蔡衍明:健康饮食的概念已经成为世界潮流,大陆市场也是如此,质量控管是旺旺最重视的一环,食品安全永远都是不能妥协的要求。2009年初,欧盟食品安全总署曾派科学家到中国,要求检测中国的农产品,并了解食品加工状况。中国政府为了让欧盟了解中国食品业的水平,就安排具有代表性的食品厂来接待这些科学家,谷类食品企业就选中了旺旺。
  说起食品,其实以中国的食品法规,如果严格执行到每个小厂,食品安全完全没有问题。因而,中国要对自己的产品和品质有信心。现在国内,很多人对自己的食品没有信心,看到写日语的、英文的食品就拼命买,你有没有去看过他们的厂?那些厂很多与我们国内的厂根本不能比,我们的厂比他们大很多,完善很多,而你却还要拼命去买他们的食品,这个观念是不对的。所以,国家只要落实好食品安全的法规,把一些仿冒品(假货)解决好,规范好小的食品厂,中国的食品就一定是世界最安全的。
  日本人也曾说过,其实中国的食品质量很好,如果单纯以量比来衡量,中国食品出现安全问题的几率是很低的,甚至比美国还低。现在的消费者对食品安全和健康的关注度非常高,稍微出一点问题,就会在互联网、社交平台上去表达。这要求国人更要对自己的市场和产品有信心。
  在全球“健康减重”风潮下,许多消费者开始质疑油炸薯片和薯条等产品,然而许多种类的米果在制作过程中并不需要油炸,用烘焙的方式快速膨胀起来,可说是大米加工的制作优势,也让旺旺比其他休闲食品厂商抢得更关键的成长位置。也许有一些人会质疑说,旺旺步入了“中老年”,面临“中老年危机”,那请问是谁在跟旺旺竞争?根本就没有。
  在有了安全和健康的概念后,还需要创新来开拓新的市场和商机。1998年,旺旺开始推出“婴儿米果”,就是以精米磨到最细,烘焙给幼儿吃的米果。由于健康不油腻且营养成分丰富,加上容易消化,在日本很风行。这项产品最初在欧美推出时,一般市场还不了解其优点,但随着后续的推广,“婴儿米果”已成为许多西方父母的选择了。
  我敢说,旺旺的产品种类应该是全国最多的,你们不知道的还有很多,我欢迎你们到上海总部去参观,我一样一样解释给你听。此外,我们也开始尝试通过互联网进行推广营销。大陆互联网发展那么厉害,特别是网络支付上,现在全世界想学都学不来,我们也要抓住这个机遇,在网络上推销旺旺的产品。
  《南风窗》: 台湾从最基本的代工业起家,但最后诞生了很多的电子消费品、食品的品牌,享誉世界。旺旺是台湾最好的品牌经营者之一。您对大陆企业建立品牌有什么建议?
  蔡衍明: 品牌代表着口碑,更代表一种信任;建立品牌很难,往往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但要毁掉一个品牌却很快,只要产品把关不够严谨,出了问题,好不容易建立的品牌就可能毁于一旦。所以品牌的背后一定是绝不松懈的品质管理。在食品业来说,支撑品牌最重要的是食品安全的管控,只有这样,品牌的建立才能可长可久。
  大陆企业要成为全球企业,一定要走品牌之路。但并不是说要学习或仿效西方企业的做法,大陆企业绝对有办法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品牌之路。其实现在大陆就有不少全球性的品牌,持续做大做强,同时不断提升产品竞争力,中国品牌的光泽,就会被越擦越亮。
  
  是否有足够的远见是对企业家最大的考验

  《南风窗》: 2015 年,您在乌镇举行的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两岸四地互联网发展分论坛上的演讲中,有用到小虾也可以斗大鲸鱼来描述互联网时代,还提倡用互联网串起海峡两岸与港澳地区的声音,就可以让我们中国人真正的想法和立场,更容易、也更快被全世界认知。对于互联网思维或模式,您是如何看?
  蔡衍明:互联网思维有三个特点,包括实时性、成本低和个性化,尤其在几乎人手一个智能型手机的时代,互联网已经无法离身,经营任何产业或事业都要想到这个趋势。
  大陆市场广大,而且根本不知道市场的边界在哪,这样的市场特性正是互联网大展身手的最佳舞台。这几年我们看到电商窜起,也看到打车软件和叫餐平台相当火热,这些都得益于互联网的发展和普及。在互联网持续发展下,通讯和物流业应该是值得关注的,同时我们的产品透过互联网的推广和宣传,也能更深入市场的每个角落。
  《南风窗》: 在大陆,现在非常流行跨界(如 :专业演员跨界去唱歌,歌星跨界当笑星演小品),但我们知道,您早在 2008 年的时候,就开始了您的商业跨界发展之路。从一开始的跨界做传媒,到今年 1 月,与游族网络合作,开启 IP 跨界新世代。是什么促使您果断地踏上跨界之路?是看到了机遇?还是在实业这条市场道路上遇到了困难,转而走向其他方向发展?
  蔡衍明:跨界经营,有时候是出于自己对事情的一些想法,因此想做些不同领域的事业。刚到大陆的时候,这个看了可以赚钱,那个看了也可以赚钱,导致跨界跨太多了,结果不专,反而不一定能够让你赚钱。如1999年的时候做房地产,那时候觉得很赚钱,因为我们公司现金流非常充足,但我自己感兴趣的是食品,在房地产上并没用心。所以,有时跨界也不一定是对的,要找到对的领域,对的人去经营,否则不会成功。
  但,跨界做媒体就不一样。我很早就到大陆做生意,所以非常了解两岸正确信息的重要性,因而进军媒体,这就是想发挥自己。我认为,两岸新闻很多,媒体应该做到好事和坏事都报道,但是一定要客观呈现,不应该带有偏见。媒体要研究怎样才能促进两岸交流,只有两岸关系好,台湾才会好。这是我跨界经营媒体的初衷。在《中国时报》60周年的时候我曾说,我以前从来没有看过报纸,那时只看电视。现在不行了,每天3点起来看,在手机、APP上看,一般办报的人都是晚上不睡觉,看完了才睡。我虽然不是办报的人,但现在看报也成了自己的责任。
  如果谈到在大陆跨界经营医院,这就要把时间拉回2001年,当时大陆准备开放外资经营医院,得知相关消息后,马上筹划医疗项目的投资,当时的想法是,旺旺在大陆的第一间工厂在湖南建,除非在湖南找不到地,否则旺旺的第一家医院,一定要建在湖南,以回馈相亲,造福社会。这是我跨界经营医院的初衷。
  《南风窗》: 您是台湾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你认为要提振经济,应该如何发挥企业家的作用?
  蔡衍明 :谈到企业家的作用,我认为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创新的精神,二是长远的眼光。创新,其实就是能预见未来趋势,提前做出因应和转型,是掌握市场变化最重要的精神,也是旺旺不断研发新产品的动力来源。
  而长远的眼光代表的是对市场和商机的精准预判。市场是变化万千的,消费者的口味也是不断在改变,对商机的判断就显得格外重要,是否有足够的远见去掌握未来20年甚至更长远的发展趋势,这是对企业家最严峻的考验,也是企业家能否发挥作用的关键。

  大陆仍是最理想投资地
  《南风窗》: 作为地道的台湾商人,面对这不同的生活方式和营商环境,您当初在大陆是如何将市场打开?在大陆营商的这些年,您对于大陆的营商环境,以及整个大陆的市场变化有什么感受?
  蔡衍明:当初会决定进入大陆市场,理由其实很单纯,就是认同大陆市场,同时我也深信大陆市场未来潜力巨大。而且世界各国也逐渐认同大陆市场,纷纷进场抢食这块大饼,因此大陆市场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像最近在北京召开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就吸引29个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亲自出席,全世界110个国家的各界人士与会,这就充分说明了各国也认同大陆市场,并且支持中国政府向外推动基础建设和海外投资的大战略。
  我曾经多次强调,我们的时代,迎接了五千年来中国市场第一次开放,大家要好好把握。这是我的肺腑之言。大陆市场不仅已经存在,而且直到今天都不知道边界在哪。
未来,旺旺集团会继续秉持“确实认识自己、切实反思自己、随时提醒自己、笃实把握自己、绝对发挥自己”的精神,持续开拓市场,提供更健康美味的产品,造福更多消费者。
  《南风窗》: 现在,有人认为大陆实体经济的成本上升,投资收益率下降,有一些企业家开始把工厂建在了东南亚,甚至美国。您认为,大陆还是世界上理想的投资地吗?
  蔡衍明:我认为大陆市场绝对是世界上最理想的投资地,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大陆市场规模和人口数都是全球最大,13亿多的人口,代表的是无限大的需求,而有需求就有市场;此外,大陆的中产阶层持续地快速增长,我看到有统计数据说,到 2022年,大陆中产阶层将达到5.5亿人,而所有美国人口也才3亿多人,这背后是什么?那就是强劲的消费力。
  第二是发展的速度。近几年来,大陆经济发展的速度虽然有所下降,现在每年经济增速大约在6.5%左右,但我们要了解两件事,一是大陆经济已经快速增长了20多年,整个经济体量已经非常庞大,如此还能维持在6.5%左右的增速,这本身就是件很了不起的事。其次,6.5%的经济增速,放眼全世界也是表现亮眼的,何况大陆市场之大,6.5%依旧是非常可观。
  《南风窗》: 在旺旺,我们看得最多的是缘、自信和大团结这三个词,这也代表着旺旺的精神和理念。对于未来,您又会用哪三个词去展望呢?
  蔡衍明:“ 缘、自信和大团结”是旺旺集团最重要的经营理念,也是我多年来对公司和员工最深切的期盼。不断累积五毛和一块钱的利润,才成就了今天的旺旺集团。大家有缘相聚,团结旺旺,一起拥有美好的人生和事业,则是我衷心的祝福。
  展望未来,要选三个词的话,就是台湾旺、大陆旺、两岸一起旺旺。我是台湾出生长大的,当然深爱台湾,旺旺在大陆深耕发展,我深信两岸中国人只要携手打拼,一定能创造更辉煌的成就,让世界所有人都刮目相看,所以我才会说,希望大陆旺、台湾旺、两岸一起旺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