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朝鲜第六次核试后,美朝逼近摊牌

朝鲜第六次核试后,美朝逼近摊牌

本刊记者 雷墨 | 2017-09-22 | 南风窗

核导开发进度的加快,表明朝鲜从战略层面正在大幅提高在朝美较量中的赌注,即在“绝对不对称”的较量中,追求与美国确保“相对对称”的相互脆弱性。

  9月3日,朝鲜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威力远大于既往。朝方称,这是一次可装载于“洲际弹道导弹”弹头部的氢弹试爆。韩国国家情报院向国会议员表示,朝鲜有可能在9月9日国庆日或是10月10日建党日之际,以正常角度发射洲际弹道导弹。
  “朝鲜最好别再做任何威胁美国的事情,否则他们将遭遇这个世界从未见过的火与怒”,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8日对朝鲜的警告。这个警告一度让半岛局势出现“八月危机”。结果,朝鲜以密集的核导试验回应特朗普的“火与怒”。“八月危机”延续到9月。战争或许还没有迫在眉睫,但危险却在累积。美国和朝鲜的“怒火”都在继续燃烧,双方正在逼近摊牌的临界点。

  提高赌注
  朝鲜在提高“赌注”。根据韩国方面的推测,这次核试验的爆炸威力是第四次核试验的11.8倍,是第五次核试验的5至6倍。对于朝鲜来说,核材料有限且昂贵,一次核爆绝不只是为了做政治广告。正如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朝鲜半岛问题专家乔尔·威特所说,任何国家发展核武器,都会沿着可预见的技术路径走,“朝鲜的最终目标,就是发展现实核威慑能力”。
  也就是说,朝鲜这次核试验的主要动机,在于提升核技术。据日本媒体报道,这次核爆威力是广岛原子弹的4倍。这意味着,即使朝鲜导弹精度不那么高,也能造成足够大的破坏力。平壤在声明中,特意强调试爆的“氢弹”可搭载在洲际导弹上,意在向外界表明,朝鲜具备了可用于实战的核武器。至于核弹的搭载工具,朝鲜已经在7月4日和28日,两度以高角度试射“火星-14”洲际弹道导弹,做好了铺垫。
  据《华盛顿邮报》8月8日报道,根据美国国防情报局7月28日完成的一份评估报告,朝鲜已经实现了核武器的小型化,而且朝鲜核导开发速度比外界预想的要快得多。该报道称,朝鲜的核弹头数量可能已经多达60枚,大大超过以前所估计的20至25枚。特朗普“火与怒”的表态,正是在回答记者关于上述消息时做出的。引燃特朗普怒火的关键原因,正是朝鲜的核威胁可能已经抵达美国本土。
  担心朝鲜对韩日实施报复,是美国对军事打击朝鲜“投鼠忌器”的一个重要原因。朝鲜军事报复韩日,美国的回应也将是毁灭性的。朝鲜半岛因此出现相互“脆弱性”。但对于朝鲜来说,这种脆弱性是不对称的。美国外交协会学者斯科特·斯奈德认为,在朝鲜的逻辑中,屈服于美国压力走向弃核,政权生存将面临威胁;确保体制安全的最可靠途径,是直接核威胁美国本土,从而确保与美国的“相互脆弱性”。
  据美国军控协会统计,金正日执政的18年内,朝鲜进行了2次核试验、16次弹道导弹试射;2012年金正恩掌权以来,不到5年时间已经进行了4次核试验、84次弹道导弹试射。核导开发进度的加快,表明朝鲜从战略层面正在大幅提高在朝美较量中的赌注,即在“绝对不对称”的较量中,追求与美国确保“相对对称”的相互脆弱性。朝鲜短程、中程、远程导弹开发同步进行,意味着不仅美国驻韩、日的军事基地,而且美国本土也都被纳入朝鲜核打击范围。
  在战术层面,朝鲜也在向美国“推销”这种相互脆弱性。最明显的例子就是8月中旬,朝鲜威胁通过向关岛附近海域发射中程导弹,对其进行“包围式射击”。这是朝鲜首次直接对美国领土发出威胁。为什么是关岛?能对朝鲜实施“斩首行动”,摧毁其导弹基地与核设施的B-1B战略轰炸机,就是从关岛军事基地起飞的。朝鲜企图向美国传递信息:其已经具备“对等威慑”的实力。

  危机升级
  朝鲜提高赌注的直接后果,就是半岛危机进一步升级。
  在8月29日朝鲜试射飞跃日本北海道上空的“火星-12”中远程导弹后,美国派出两架B-1B战略轰炸机、4架F-35隐形战斗机飞赴韩国,与韩国空军一起举行实弹演习。这两种“大杀器”组成编队飞临朝鲜半岛尚属首次,对朝施压的意味很浓。9月3日朝鲜核试验后,美国没有立刻在军事施压上做出具体回应。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的回应力度将会是空前的。
  持续加码的军事施压,更加严厉的经济制裁,都是可预见的“常规”回应。“不可预测”的特朗普,是否会做出“非常规”回应?朝鲜核试验后,特朗普召集国安团队开会,会后由国防部长马蒂斯对外发布消息。马蒂斯表示,特朗普总统要求得到所有可用的军事选项简报。有分析人士猜测,特朗普政府可能在严肃考虑,如何在不引发全面战争的前提下提升警告级别,比如对朝鲜核设施与导弹基地实施外科手术式打击。
这样的军事打击一旦发生,如果朝鲜不做出军事回应,那么数十年苦心经营的核导威慑能力将荡然无存,而做出军事回应的后果,很可能是局势全面失控。即便美国不实施有限军事  打击,美朝双方的战略误判,也可能导致不可预料的后果。在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学者布兰德·格罗瑟曼看来,危机升级的几率正在增加。他认为,平壤很可能会误判它在这场危机中所拥有的筹码,以为它的核能力能使其免遭美国军事打击。
  即便不出现战略误判,危机升级的可能性依然存在。其中的关键原因在于,朝鲜以核导开发追求与美国的相互脆弱性,等于说在对赌中向美国提出了后者难以满足的要价。以前是美国让朝鲜在核武器与政权生存之间做选择,如今是朝鲜迫使美国做选择:要么接受与朝鲜的相互脆弱性,要么选择战争。斯奈德认为,美国不可能接受这种相互脆弱性,或者突然开始赏识朝鲜的战略价值,寻求与其关系正常化。
  朝鲜打造针对美国本土的核威慑能力,还在实质性地侵蚀美国对盟国的安全承诺。换句话说,当朝鲜的核威慑“延伸”到美国本土时,美国对韩国、日本“延伸威慑”(即核保护伞)的可信度就要打折扣了。美国面临的两难是,一旦韩日遭到朝鲜攻击,美国要么冒着本土被攻击的危险履行同盟承诺,要么闭上眼睛坐等超级大国信用消失。美国绝不会选择后者,但前者也难以接受。
  美国最近解除对韩国开发导弹的射程、弹头重量的限制,某种程度上说是在为自己的安全承诺贬值“购买保险”。韩国8月24日成功试射了可以贯穿隧道和地下防空设施的贯通弹头导弹“玄武-2B”。韩国导弹实力的提升,必将放大朝鲜的脆弱性,导致半岛危机呈螺旋式上升。
  危机升级的后果,还会外溢至朝鲜半岛周边。韩国已经决定加快萨德反导系统的部署,日本肯定会跟进。9月4日,俄罗斯副外长亚布科夫表示,美国在俄边境附近扩大部署萨德系统后,莫斯科将把自己的针对性军事反应提上日程。

  逼近摊牌
  “2017年将是朝鲜半岛的决定之年”,这是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学者李维亚(Evans J.R. Revere)在今年年初所做的预判。他的主要依据是,这一年,朝鲜的核武器将能够对美国本土构成威胁。
  朝鲜核导开发的进展,似乎正在证实李维亚的预判。这一年,朝鲜核导问题会否以某种方式—无论是悲剧还是喜剧—得到解决,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朝核问题进入了新阶段,一个朝美双方都亮出自己底牌的阶段。
  朝鲜已经主动亮出了自己的底牌,那就是逼美国承认其有核国家的地位。金正恩在2017年新年讲话中,放出“洲际弹道导弹试射进入最后阶段”的消息,意在向当时的候任总统特朗普喊话:下一任美国政府与朝鲜打交道时,必须正视其核导实力提升的现实。更进一步说,朝鲜是在通过向美国展示其核威胁美国本土的能力,彻底改变美朝较量中美国单向施压朝鲜的游戏规则,逼华盛顿在对朝政策上采取“新思维”。
  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最终的底牌是什么,或者说他有底牌但一直在变。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8月16日接受《美国展望》杂志采访时,明确表示特朗普政府在对朝政策上没有军事选项。《纽约时报》8月13日报道,特朗普曾对他身边的人说,金正恩这个不可预测的朝鲜领导人,最终会被迫达成交易;特朗普直率的语言意在制造危机,迫使金正恩在朝鲜完善能够打击美国本土的核导弹之前开始谈判。
  事实已经证明,特朗普这样的底牌没有奏效。如果历史有所提示,那就是平壤不会在压力下妥协退让。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学者丽萨·柯林斯表示,追溯到金正恩的父亲、祖父,可以看出朝鲜的回应模式,总体上是倾向于不让步,而是升级危机直到得到他们想要的好处。斯奈德认为,目前看不出金正恩有对话的准备或意愿,也没有迹象表明他打算做出妥协。“很明显,朝鲜正在利用核导试验,塑造有利于自身的战略环境。”
  从目前情况看,美朝不仅对话的可能性比较低,而且双方都还在竞相提高赌注,较量依然遵循着“传统”的模式。韩国情报部门已经捕捉到朝鲜再次进行洲际弹道导弹试射与核试验的迹象。美国计划向朝鲜半岛海域派遣两个航母战斗群,加大与韩国联合军演的力度,回应朝鲜的核导试验。未来几个月,可能还会是危机之月。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9月3日对媒体表示,任何针对美国或包括关岛在内的美国领土的威胁,或者针对美国盟友的威胁,都将面临“大规模军事回应”。值得注意的是,5月30日美国首次成功进行了洲际弹道导弹拦截测试,8月8日美国又完成了新型B61-12战术核航弹的第二次空投试验。尽管韩国总统府称未考虑再次部署美国战术核武(美方已撤走近30年),但9月4日韩国防长宋永武还是在国会表示,有意探讨仿照北约的形式部署战术核武器。
  如果朝鲜最终打出“以正常角度发射洲际导弹”这张牌,特朗普政府或许将被迫做出抉择:是默认朝鲜拥核,并以此为前提重启谈判,还是说服韩国接受“灾难性”的军事冲突的方式,以便永久性地消除朝鲜核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