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荣誉归于参与竞技的人

荣誉归于参与竞技的人

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 | 2017-12-14 | 南风窗

“荣誉归于参与竞技的人,”罗斯福还说,“因为献身于有价值的事业,而且就算事情糟糕到极点,如果最终失败,至少他在失败前曾经勇敢尝试过,这样他就永远不会和那些不敢经历成败的胆小冷漠的灵魂为伍。”

  在美国和海外近期引发高度关注的一次演讲中,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宣布将不会寻求连任。如果你同意弗莱克为弃选决定辩护的理由,那么你一定认为一位美国参议员的最高职责是向当权者讲真话,批判总统“破坏国内民主”的“鲁莽、粗暴和不体面的行为”。
  许多主流媒体显然都相信这就是事实,不遗余力地赞扬弗莱克充满激情的壮举。据CNN政治分析人士透露,弗莱克的演讲是“2017年最重要的政治演讲—也是现代参议院最强有力的政治演讲之一。”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都在头版头条为此刊发了特写。
  但如果我们相信弗莱克坚持原则的说法,我们必须问问自己:他坚持的是什么原则?如果弗莱克有关我们必须“站出来大声疾呼,否则民主本身就会受到威胁”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现在扔鸡蛋又会带来什么好处?
  在演讲中,弗莱克一开始就指出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言行根本无法接受,令总统办公室为此蒙受耻辱。但特朗普的粗鲁行为对所有关注情况的人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弗莱克随后宣布他将“不再串通一气或保持沉默。”我们当然可以为此送上掌声,但之后我们应当问问他为什么等了这么长时间才做出这样的决策?所有美国人都有权—实际上是有责任—不对威胁国家的行为保持沉默。
  但参议员并不仅仅是普通公民。弗莱克是美国最高立法机构百名成员中的一份子。他和参议员同僚们共同享有赞成或否决总统提案的权力。他可以起草和协助制定他认为符合公共利益的立法。如果美国众议院在某个时点对特朗普提出弹劾指控,他将成为主持这一重大事件的百名法官之一。
  可以理解一位认为现任总统严重威胁共和国安全的参议员会拉响警报。但这位参议员同时宣布他放弃竞选连任这一点,却根本不合逻辑,尤其考虑到参议员拥有发言和行动的独特权力。弗莱克可怕的警报表明他应当留下而不是退缩。
  当然,弗莱克选择逃跑而不是战斗的潜在原因其实并不难看到。民调结果显示他在2018年寻求连任将会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在被特朗普和前白宫首席战略家及现任布莱巴特新闻网执行主席史蒂夫·班农一再攻击后,弗莱克可能甚至无法击败一名共和党的初选挑战者。
  的确,没有人有义务承受选举政治的厄运和灾难。也没有人应当为不愿参与现在华盛顿的“有毒政治”而遭受指责。作为一名普通公民,我感谢弗莱克在国会期间所提供的服务。但如果他希望我们相信其演讲和辞职决定为的是坚持原则和捍卫国家利益,那么他需要向我们说明这个原则究竟是什么。
  按照伊曼纽尔·康德的绝对律令,符合原则的行为如果被其他人所模仿,将会创造一个我们都愿意在其中生活的世界。弗莱克是否希望生活在一个所有与特朗普持不同意见的立法者都站出来大声疾呼,而后放弃公职的世界?
  我们不清楚弗莱克是在呼吁所有人抵制选举政治,抑或仅仅是警告其他人不要参与可能无法获胜的竞争。无论是哪一种,都会有人取代弗莱克的参议院席位。因此,我们应当探究他是否认为他的继任者履行公共服务的重要职责会比他更为适合?
  在2017年著作《保守者的良心》中,弗莱克曾大胆断言:“我们已经疏远了本来的原则,以至于我们已经不晓得什么是原则了。”这是否现在应当被视为其下意识的内心独白,承认自己已经失去了道德原则?
  在演讲中,弗莱克将共和党总统西奥多·罗斯福视为他心目中“良知和原则”的典范。但那些了解罗斯福的人应当知道他不会逃离今天的战斗。“重要的不是批评能否成功。”罗斯福在名为《共和国公民》的一次演讲中说,这次演讲是1910年4月他在巴黎索邦大学发表的。“荣誉归于参与竞技的人,”罗斯福还说,“因为献身于有价值的事业,而且就算事情糟糕到极点,如果最终失败,至少他在失败前曾经勇敢尝试过,这样他就永远不会和那些不敢经历成败的胆小冷漠的灵魂为伍。”
现在,这恰恰就是美国以及任何共和国应当遵守的原则。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作者是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政府学教授兼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主任,著有《无法逃脱的战争:美国和中国能避开修昔底德陷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