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假退欧还是不退欧

假退欧还是不退欧

安纳托尔·凯勒茨基(Anatole Kaletsky) | 2018-01-11 | 南风窗

如果强硬退欧派领会到这一逻辑,他们有可能推翻梅政府,冒险举行大选,而不去充当让英国沦落为“附庸国”的帮凶

  近日英国真实的政治和经济情况是:“糟糕透了。”

  2017年12月15日,欧盟峰会宣布与英国达成启动退欧后双方关系谈判的“协议”,此前,英国首相梅答应了欧洲领导人所提出的所有要求:英国缴纳500亿欧元欧盟预算;欧洲法院拥有在英欧盟公民的司法管辖权;英国与爱尔兰的边界永久开放。

  最后一项让步改变了局面。开放与爱尔兰的边界迫使梅放弃了她的从欧盟及其监管框架手中“夺回控制权”的承诺。峰会公报确认了这一点:“在没有双方一致同意的方案的情况下,英国将保持充分遵守内部市场和关税同盟规则,在现在或未来,这些规则将支持南北合作。”

  这项在爱尔兰问题上的关键让步的结果,人们通常构想的两种英国欧盟关系情景都将无从实现。在不具备爱议会多数地位、因而无法撤销该协议的情况下,“硬退欧”—英国完全与欧盟监管和贸易决裂,只遵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不再是可能的选项。而“软退欧”—试图保留欧盟成员资格的商业利益,而摆脱其政治义务—同样也不可能,因为欧洲领导人拒绝这样的“挑三拣四”,并且他们现在是优势的一方。
  硬退欧和软退欧都被排除,还剩下什么选项?梅的选举赌博破产后,一个显而易见的选项是准欧盟成员关系,类似于挪威。英国将保留诸多现有商业特权,作为交换,它要遵守欧盟规则和监管,包括劳动力的自由迁徙规定,还要缴纳欧盟预算并接受欧盟法律的管辖。梅在今年年初愚蠢地拒绝了所有这三个条件,但英国退欧谈判的结果可能会突破她的所有“红线”。
  企业、投资者和经济学家都会欢迎这一挪威式的“假退欧”,但这会带来巨大的政治成本。英国必须遵守欧盟法律、监管和司法裁决,而不能对这些法律、监管和司法裁决说三道四。英国不再是规则制定者,而将是一个“规则接受者”—或者,用强硬退欧派的最新的情绪性用词,英国将从一个帝国沦落为“附庸国”或欧盟的“殖民地”。
  这一“规则接受者”地位是英国为了从2019年4月开始的为期两年的“过渡期”而要求的。梅声称这将是一个“严格的时限”安排,在此期间,她将和欧盟谈判自由贸易协定。但欧盟一再申明,两年时间即使是对于谈判单纯的自贸协定来说也太短了,更不用说梅所寻求的“富有想象力的、量身定制的”协议了。
  事实上,英国几乎完全没有机会谈成梅所承诺的“深度而特殊的伙伴关系”。欧洲领导人会让英国服务业进入欧盟单一市场,而不必接受挪威和瑞典所接受的司法和预算条件吗,这是难以想象的。
  那么,2021年4月过渡期结束时会发生什么?唯一可能的答案是延长过渡期,以避免2022年英国大选期间发生贸易监管方面的变故并引起经济灾难。此外,如果过渡期从2021年延长到(比如)2023年,那么,再次延长、甚至演变为准永久性安排也是很有可能的。挪威与欧盟的关系通过欧洲经济区来定义,一开始,这一机制也被设计为一个短暂的过渡期,但现在已经持续了24年。
  这一“加州旅店”(Hotel California)式的情景,即“你随时可以退房,但你永远无法离开”将最终让退欧派和留欧派都忍无可忍。那么,还有其他选项吗?
  如果说硬退欧在经济上令英国商界和议会无法接受,那么软退欧在政治上令欧盟领导人无法接受,而假退欧让几乎所有人都无法接受,于是只剩下一个选项:不退欧。
  根据欧盟条约第50条撤销英国的退欧通知,以此来放弃退欧,这一方案仍然是完全可能的。这一决定必须由议会在2019年3月29日条约截止期前做出,并且可能需要再举行一次公投来批准。
  这一连串事件发生的一个必要条件是梅政府解散,如果退欧派在过渡期内因为欧盟所要求的“附庸国”条件而举行“暴动”,梅政府就有可能下台。在这样的情况下,大选将几乎肯定会产生一个由工党领导的、以“重新考虑”退欧的承诺为基础的执政联盟。梅仅剩的几位忠实追随者之一、卫生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在上个月就提出了这一情形,他也是第一个公开承认,如果激进疑欧派背叛梅的话,退欧有可能永远不会发生的保守党人。
  就目前的情况看,工党政府的威胁足以吓退强硬退欧派。但疑欧派的被迫噤声意味着梅更有可能谈判一个“附庸国”过渡期,从而形成一个疑欧派无法摆脱的、基于挪威模式的“加州旅馆”噩梦。
  如果强硬退欧派领会到这一逻辑,他们有可能推翻梅政府,冒险举行大选,而不去充当让英国沦落为“附庸国”的帮凶。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作者是龙洲经讯首席经济学家、联职主席,著有《资本主义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