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特朗普有精神问题吗?

特朗普有精神问题吗?

石勇 | 2018-01-23 | 南风窗

  这段时间,一直有人怀疑特朗普有精神问题。比如10多名美国国会议员,专门和耶鲁大学精神病专家斑迪·李会见,探讨特朗普是否还有“任职能力”。
  斑迪·李的结论是:特朗普精神确实有点问题,而且很可能会最终崩溃。他说,“频繁发推特,就是特朗普压力之下即将崩溃的一种表征。”
  那么,特朗普到底是精神有点问题,还是有了精神病的症状?概念不一样哦。手中挥舞着“科学”这尊大神的斑迪·李没有说,看来“精神病学”这么高大上的学问也没什么了不得的,也还是“主观判断”嘛。
  精神病专家们好像挺关心总统的精神问题。早在2017年2月,35位精神病专家就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一封公开信,警告说特朗普“情绪极度不稳定”,这表现在他的讲话和行为中,这让他“不能安全地履行总统职责”。他们认为特朗普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NDP),其主要症状如下:
  沾沾自喜,缺乏对他人的关注,需要获得赞美;
  相信自己至高无上,相信自己应该得到特殊对待;
  追求极度的赞美和关注,对批评和失败无法应对。
  按照这个标准,我发现中国历史上大多数皇帝,其实都是精神疾病患者,具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现在的普通人中,也是一抓一大把。
  对于斑迪·李和这35位专家的“诊断”,我想引用一位非著名人士的话:成功的精神病专家都是成功地用精神病学把自己弄成了精神病的人。
  当然,在精神病专家的阵营里,也有人对这类“诊断”嗤之以鼻。比如一位叫弗朗西斯的专家就说,说特朗普“有病”,侮辱了真正的精神病患者;他也许是一个世界级的自恋者,可是和传说中的“自恋型人格障碍”完全是两回事。
  熟谙美国权力斗争,以及精神病诊断杀伤力的人,当然都明白为什么这些精神病专家喜欢盯住特朗普的精神问题。法国哲学家福柯,就深入地揭露了对一个“精神病患者”的生产流程,那是知识和权力的合谋,本身就是一种病。
  特朗普真有精神问题吗?我赞同弗朗西斯的意见,自恋的心理-行为,和变成了一种精神疾病,是猫和老虎,黄鳝和蛇的区别。把猫看成老虎,把黄鳝看成蛇的人,应该担心的是自己的心智问题。当然,我知道很多被精神病学的“知识”洗脑的人,第一反应肯定是把猫看成老虎,把黄鳝看成蛇的。
  斑迪·李的那句话,本身就是自己低下心智的暴露。拜托,特朗普频繁发推特,不是压力之下即将崩溃的表征,而恰恰是通过表演,去释放蓄积的压力,从中可以看出一个人的自我解压能力。
  我问了很多人,没有几个人能明白精神病专家们的那些术语,比如“自恋型人格障碍”(更不用说“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了)是什么意思。其实我也不明白他们这里所说的“人格”(personality)到底指的是什么。他们自己知道吗?但我清楚,让“外行”的人不明白,确立一个“专业壁垒”,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德国马普社会人类学研究所所长李峻石说,自然科学的研究,因为远离人们的经验,所以你不“科普”一下,大家是不懂的。可是跟人,跟社会有关的学科,并没有一个可以与周围非学术环境有所区别的研究对象,其话语并不排斥日常语言。从研究经济,到研究人的心理,还有“精神”,这些都和人们的日常生活经验有关呀,为什么要弄得好像只有少数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才懂?他们懂的只是那一套似乎跟知识联系在一起的语言,还是跟语言没多少关系的关于人和事物的真实?
  著名哲学家赵汀阳的评论是:把自己搞得很“专业”,不过是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
  法国社会学家布迪尔的分析是:这是确立知识话语权和利益分配权的需要,在这个过程中需要“造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