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双引擎驱动的广州“后GDP”时代

双引擎驱动的广州“后GDP”时代

杨露 | 2018-01-31 | 南风窗

外资加码民企的投资欲望的强烈程度,诠释了过去一年,广州的GDP质量是实实在在的“不忽悠”。

  在过去的一年里,广州这座城市显得忙碌和耀眼。广州《财富》全球论坛、“世界城市日”全球主场活动、“中国风险投资论坛”等大型活动先后在广州举办。
  这个以改革和商业著称的城市,姿态昂扬,以具有说服力的创新实践和可以预期的产业前景,吸引着无数国内外投资。
  在GDP这场“数字竞争”里,广州实践的重要启发在于,要实现高质量增长,就必须破除一味追求GDP增长速度的迷思。外资加码民企的投资欲望的强烈程度,诠释了过去一年,广州的GDP质量是实实在在的“不忽悠”。
 
  外资巨头掀起创新漩涡
  利润的来源是创新,这是美国经济学家熊彼特提出的观点。创新在商业上是指用同样的资源,能比别人创造出更高的价值。一项技术或者商业模式,当所有的人都认识到它的价值时,它就不再是一种优势,而变成了成本。
  好比时下大热的语音识别技术,它刚刚出现时,在市场上具有绝对的竞争力,能够构筑起自己的技术壁垒。但后面有无数的竞争者追着,当大家都能够使用它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种工具。如今市场上已经出现许多一眼看去就和人工智能相关的产品,它们运用已有的成熟的模型来进行调试,技术方面毫无门槛可言,被斥责为“伪人工智能”。所以,在任何一个市场上,不创新意味着淘汰。
  于城市发展而言,如何才能加速创新避免淘汰?事实上不需要从零开始,创新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看巨人手上有什么东西可以学习。通过多年的外商直接投资经验发现,大企业是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交易成本最小化的需求,引入来自于全世界的高端要素,可以缩短本土企业掌握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的时间。而招商引资同创新一样,都是刻不容缓的。
  广州市商务委员会外资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对《南风窗》记者表示,包括世界500强企业在内的外商投资企业,多年来对广州经济社会发展作出巨大贡献。外资企业为广州培养了一批熟悉跨国公司运营的中、高级管理人才和适应现代化生产产业大军,吸纳了150多万人就业。
  2017年,从广州国际生物岛到黄埔临港经济区,从广州科学城往中新广州知识城,沿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关键节点,一条跨国企业、国内翘楚争相落地的产业脉络逐渐清晰。美国冷泉港实验室在亚洲首个成果转化和基金合作项目、赛默飞全球首家精准医疗中心、LG除在韩国之外首条8.5代OLED、GE在亚洲首个大型生物科技园区、广州首个12英寸芯片制造工厂粤芯芯片等项目依次排开。而广汽集团除自身不断研发新产品外,还联同全球第三大汽车部件供应商、世界500强企业麦格纳国际,投资建设广州卡斯马汽车系统项目。
  立足全球竞争和未来发展的高度来看,过去40年来,在中国的巨大市场和优质资源给予外资企业丰厚回报的同时,广州也借力外资闯出了一条独特的发展之路。LG系、GE系、粤芯系、广汽系……这些巨头企业云聚雨集,带动关联企业创新链集聚,构成了全新的产业创新体系,形成了广州开放式的“创新漩涡”。
  比起外商直接投资的数量增加,意义更加重大的是招商引资有了“质”的提高。广州如今的招商方式,与以往“捡到篮子都是菜”的方式不同,也与依靠土地、成本、人力等要素招商相异,是一种集人才、技术、产业、市场、资本于一体的集成式招商。这种集成式招商将商业生态打造成了一个主体,强化以产业引领、龙头带动形成一个创新需要的市场结构。
  经济学家张维迎曾提出,寡头竞争是最适应创新需要的市场结构。寡头竞争是竞争和垄断的混合物,也是一种不完全竞争。因为在一个所谓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中,很难有真正、持续的创新者。在这样的市场上,创新所依赖的研发投入是难以保障的。而市场竞争是否激烈,也不是由行业中生产者数量的多少来决定的。
 
  动能储备
  近年来,广州完成了从“传统工业制造”向“服务经济”和“创新经济”的过渡,使“生产性服务业”和“智能制造产业”成为城市经济持续发展的引擎。这种转型的背后,离不开完善的产业链和人才链。
  广州擅长使用“情景招商”—通过引领军人才来招商,各行各业的名家名企在这个城市集聚,会向潜在投资者表明,这里就是最佳选择,这里就是“风口”。2017《财富》全球论坛在广州召开期间,诸多世界级企业“掌门人”从全球各地来到广州洽谈合作,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加速汇聚,枢纽效应不断显现。
  广州市委常委、南沙区委书记蔡朝林在接受《南风窗》记者的采访时表示,这次全球论坛从路演开始,南沙就全程参与其中,与国际上的企业有了更多的交流,现在取得了诸多实质性的成果。
  “上次在硅谷,有一家无人驾驶汽车企业已经在南沙设立了全球总部,而且在春节之前,这家公司无人驾驶车队会在南沙的路面实地跑起来。”蔡朝林向记者讲述了南沙在《财富》全球论坛期间的具体收获,“此外,论坛期间我们跟全球集团500强企业签订了一系列的合同,比如汇丰银行。汇丰大学落户南沙,它是对全球高端金融资源进行培训的大学。”
  广州港副总经理宋小明也对《南风窗》记者表示,财富论坛给南沙港带来很多机遇。“毕竟南沙港成长到今年也才13个年头,它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还不是很高。这次财富论坛有这么多的中外友人,尤其是财富的500强的企业来到我们南沙,让海内外更多的朋友们能够感受到南沙港区给他们带来的在物流方面的成本节省,和在产品竞争力上的一个提升。”
  在全球化时代,当跨国公司将广州作为其华南总部、甚至中国总部的时候,是把广州作为其进入中国市场的大门,是实现全球战略的一部分。这也是广州提升自身国际化战略和眼光,对标全球最高标准的一个良好契机。
  当前,全球各地都在争夺科技含量高、资金密集型的好项目,招商引资的竞争趋于白热化,并且这种竞争已由原先区域化竞争扩展到国际竞争。例如GE中试平台项目是广州开发区与印度班加罗尔、以色列特拉维夫等地竞争中争取而来的,宝洁数字创新中心是与新加坡竞争中争取而来的,有些项目甚至与纽约、巴黎等国际大城市展开竞争。
  广州能在这样激烈的“全球城市招商争夺战”中胜出,不外乎得益于城市建设的“环境软实力”和“产业硬实力”。一方面,广州注重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显示了成熟的硬件条件对企业降低物流成本、通勤成本、开拓周边市场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广州大力建设“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实施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和新能源、新材料产业行动计划,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轨道交通、无人驾驶和机器人等先进制造业,实现“广州制造”向“广州智造”、“广州创造”跃升。
  冷泉港实验室总裁、首席执行官Bruce Stillman,这位资深生物化学家及癌症研究专家也称赞了广州产业发展的生机与活力。他在参加2017广州《财富》全球论坛期间,专门前往广州国际生物岛、科学城考察。
  “中国尤其是广州的生物产业发展充满活力,拥有强劲实力和光明前景,在全球生物产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Bruce Stillman表示,冷泉港实验室曾诞生过8位诺贝尔奖得主,将在广州充分发展先进的技术研究并实现产业化,为广州生物产业注入更多的全球化能量。
 
  优雅前行
  2017年8月,在“2017中国(广州)国际机器人、智能装备及制造技术展览会”上,广州机器人“军团”的亮相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广州数控、广州达意隆、中国(广州)智能装备研究院、巨轮机器人等本土企业,运用六轴工业机器人进行无人工厂化操作,向全球展示了广州“智造”的活力和生机。
  而作为无人机的领军企业,总部和生产基地都在广州的亿航,在财富论坛期间,以1180架无人机组成的编队从海心沙次第起飞,在空中形成的“财富”、“fortune”等图案,惊艳众人。这家在2014年才成立的年轻公司致力于无人机的研发制造,成立不到半年就得到来自真格基金、乐博资本、纪源资本的青睐,迅速发展壮大。
  广州的营商环境不仅吸引了优质的外资和民企入驻,更是激发了本地市场主体投资创业热情。2017上半年,广州的GDP增量迎来了一次小爆发,由过去五六百亿的增量猛增到千亿级别,首次实现超过北京、上海的佳绩。正是在这愈发良好的营商环境下,才有了这么强劲的企业增长数据。
  一个良好的城市经济生态,就像森林,既要有参天大树,也要有树下的多层灌木。正如广州,既有全球有影响力的大型公司,也有创业生态和中小企业的孕育土壤,彼此滋养。广州的土壤,孕育了许多本土民营企业,而这样的公司是很难通过招商引资获得的。在复杂多变的大时代里,它们与城市一起成长,广州正在经历的实践与困惑,光荣与梦想,亦是土生土长的民营企业的共同命题。
  励丰文化是广州本土的一家传统演艺设备制造公司,这个公司名字很多人可能不熟悉,但说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的“画轴”、“太极”、“地球”、“李宁点火”等数字媒体艺术特效,就无人不知了。震惊世界的炫酷的特效正是出自这家广州的民营企业。
  就像无数的广州传统制造业一样,传统演艺设备行业极易触及到“天花板”,如何实现华丽转身,成为了励丰文化转型亟待思考的问题。在这个背景下,励丰文化提出了利用声光电方面的优势向“智能化”转型。
  励丰文化副总裁李曲柳向《南风窗》记者介绍了励丰文化在商业模式上的“智造”,“公共文化的场馆建设、演艺剧目等,其实都是需要将技术和内容进行集成的研发,这是一种智造。因为它创立了政府在人流、现金流和未来产业发展中良好的商业模式,我们的创新就是励丰在‘智造’层面上的一个很好的体现。”
  这样一个传统演艺设备制造行业的佼佼者,在智能制造的多重因素驱动下,萌生出了崭新的创造力,开始吸引更多的人才、资源和资本。茅台数字化水舞声光秀、佛山文华公园水舞声光秀等城市空间秀,银川文化城文旅智慧互动体验项目等城市互动体验,把当地文化通过主题创作,利用智能化的手段表现形成视听科技和互动体验。
  在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德蒙·菲尔普斯看来,创新是所有人的参与。他在《大繁荣:大众创新如何带来国家繁荣》一书中表示,各行业行的人都是“创意者”,金融家成为思考者,生产商成为市场推广者,终端客户也成为弄潮儿。
  而广州的产业转型和崛起也验证了菲尔普斯的理论,现代经济的创新实际上是各个环节相互推动,政府、开发者、投资人等各个环节的相互推动。世界巨头项目带着创新技术和先进的管理经验在广州“开疆拓土”,本土蓬勃发展的民企不断迈向新的台阶,它们共同托举起广州产业的明天,让广州的经济发展走得更好、更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