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从《诗经》到遍地段子手

从《诗经》到遍地段子手

刘广迎 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主席 | 2018-03-14 | 南风窗

 
人是二律背反的动物。贫乏时,铺张为阔;富裕时,朴素为高;散乱时,工整为美;规范时,随性为上。

  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明清小说、当代段子。常常有人感叹:诗人没了,大家少了、品味低了!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有人说,因为生活丰富了,人们的兴趣多元化了;有人说,不是大家少了,而是大家多了,不再稀缺了;有人说,现代人太功利、太浮躁了,没有功夫沉淀了。一时间众说纷纭,似乎都有道理。如果我们回望历史,就会发现这样一个现象:今不如昔论几乎存在于每一个时代。并非时代在倒退,而是因为许多人不能全面客观地去认识时代变化的必然性与合理性。我们今天赞叹赞美的大多数所谓经典,起初在人们眼里也可能是俗物,登不上大雅之堂。比如元曲。今天,我们觉得上不了“大席”的一些段子,有的未来也会成为经典,一些段子手也会成为大家名家。遗憾的是,段子手们现在大都没有署名的习惯。
  人们只争朝夕地发展生产力,生产力也在义无反顾地改变着人。人们表情达意的形式与内容自然也不能不被改造。一个时代的艺术虽然受诸多因素的影响,但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生产力。在人们还没有摆脱劳动必须性限制的条件下,生产力水平越高、发展速度越快,人们表情达意的形式就越简单简洁,艺术也就显得不那么艺术。但是,艺术表达的难度并不是低了,而是更高了。搞书法的人都知道,把“一”字写得艺术比把“虎”字写得艺术难多了。
  艺术的生命在于走肾入心,其它一切形式都是为“走肾入心”服务的。只走肾,为俗;只入心,为雅;走肾入心,则为雅俗共赏。生产力发展水平不同,带来了时代的不同,文学走肾入心的内容与形式自然也不同。这就是楚辞、汉赋、唐诗、宋词、明清小说、当代段子一路演变而来的根本原因。它们的确是不同的艺术形式、不同的文学体裁,却不能简单地判定谁高谁低。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段子能够战胜其它文学形式,具有如此强大的传播力,足以证明它是最走肾入心的文学形式,也足以说明它是一种具有时代特点的艺术形式。
  艺术来源于生产与生活。科技带来的变化如暴风骤雨,席卷着人们的生产生活,这是当今世界的共性。而中国还有其特殊性,那就是我们用30多年的时间跑完了西方发达国家几百年才走过的路程。由此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显著的特点:来不及!来不及整理行囊,来不及回忆过去,来不及生活,来不及恋爱,来不及吃,来不及睡。一切都来不及,来不及的文学题材与体裁也就应运而生。段子就是当下来不及表达的人们表情达意的最佳表达方式,也是这个时代的典型记忆。
  人类一直在追求闲适、安全、富足的生活,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们上路了。令人意外的是,大家一路奋勇争先,从散步到健步如飞,再到百米冲刺,进而搭上了高铁,竟是“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人们再也没有功夫“琵琶弦上说情思”。
未来,人们会找回丢失的初心吗?
  如果物联网、新能源、人工智能、生命工程等科技革命改造了人类的思想观念、组织方式、生产方式、分配方式,进而改造了人的生活方式,那么,文学艺术的题材与体裁是不是也必然相应地发展变化?会向何处变化呢?
  人是二律背反的动物。贫乏时,铺张为阔;富裕时,朴素为高;散乱时,工整为美;规范时,随性为上。富足才显悠闲之气度,悠闲才有品味之乐趣,品味才出各种各样的滋味。当人类摆脱了劳动必须性的限制,进入全面自由发展的新时代,大家才有心思关照自己心情的口味与心灵的品味。那个时候,或许人们会把老祖宗们留下的文艺家当请出来,清理、把玩、出新,一壶老酒,一杯新茶,琳琅满目的新老“物件”,将是一种啥样的滋味环绕在眉头与心头?
  全面自由发展的时代当然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表现在文学艺术上自然也是万紫千红的,不会再是某一种文学形式独占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