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印度洋等于“印度之洋”?

印度洋等于“印度之洋”?

李哲夫 广州市政府参事 | 2018-03-24 | 南风窗

要使印度洋成为“印度之洋”, 最绕不过去的一个阻力还是美国。当今,印度洋上的主要力量是美国而不是中国。

  在地缘政治的话语中,流传最广的可能非麦金德的这一著名断言莫属:“谁统治了东欧谁就可以控制中心地带;谁统治了中心地带谁就能控制世界岛;谁统治了世界岛谁就能控制世界。”仿照这一形式,一些印度学者也会反复引用据说是来自马汉实则是不知谁人杜撰的一段论断:谁控制了印度洋谁就控制了亚洲,……在21世纪,世界各国的命运将由海域所决定。由此,印度的政治家们都非常渴望由印度单独主宰印度洋,使印度洋成为名副其实的“印度之洋”。
  印度早有成为世界上最强大国家之一的抱负和雄心,为此,建国之初尼赫鲁就创造了“天定命运”说,提出印度跻身于世界一流大国是由上天所定的一个必然命运,而其后的历代印度精英都无不反复炒作这一说法,使它成为印度政界的一个无须证明、不言而喻的事情。而印度洋成为“印度之洋”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天定命运”的一个必然组成部分,一个不可分割的战略目标了。
  印度是一个善于显示宏伟目标的国度,但却往往由于其自身实力的不足而长期不能兑现,于是诸多宏大计划十有八九也就变成了不能充饥的画饼。但令人不解的是,无论是提出者还是整个社会,似乎对此都不以为意,并不会因此而感到难堪或受到舆论责备。《印度之洋》一书的著者大卫?布鲁斯特就指出:“印度有种传统由来已久,即宽容对待其战略野心超越其实际能力以及计划的事情半途而废。”我们不知道这一“口惠而实不至”现象是印度政治文化的优点还是缺点。
  印度的海洋战略思想源自于大英帝国的历史遗产。上世纪40年代初,当印度独立已经呈现出不可阻挡之势的时候,老谋深算的英国殖民主义者就开始谋划独立后的印度将如何在英联邦中继续发挥作用的问题。当时由奥拉夫.卡罗爵士牵头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卡罗爵士认为,印度在印度洋具有天然优势,是“印度洋的中央星座,最终可能辐射到印度洋其他国家”。
  这一思想深刻地影响了早期的印度战略思想家,其中包括印度最著名的印度洋战略家K.M.潘尼迦。他提出“印度洋对印度至关重要……因而印度洋必须继续真正属于印度……”。印度洋是联结亚洲和欧洲之间贸易的主要通道,也是中东石油输往南亚和东亚的主要通道,它三面封闭,只有少数几个海峡作为“咽喉要道”与邻近海域相通,因而愈发凸显了它的战略重要性。有战略分析家预言,印度洋将成为21世纪的“中心舞台”。
  进入21世纪后,印度明显地增强了它对印度洋的经略。它的许多精英人物又频繁地拾起了印度是印度洋的“天然主人”,控制南亚和印度洋海上航线“是印度的天定命运”这些老生常谈。美国对此则是纵容和支持。
  美国确实是一个深于韬略的国家。面对中国的崛起,他们的策士一刻也没有停止筹划如何更有力地予以“遏制”的问题。而利用和鼓励印度在印度洋上成为一支能够挑战、围堵和掣肘中国的力量,在华盛顿看来,简直是天赐其便。因而它执着地在寻求与印度发展原本并不亲密的关系,甚至不惜为之抛弃自己的老盟友—印度的宿敌巴基斯坦;也不惜在印度洋上对印度一些谋取权力的行为采取隐忍态度。
  对此,印度自然是心领神会,虽然仍然要做出有所矜持的样子,以保持其传统的不结盟形象,并为更大的战略选择留下回旋的空间。但两家走近,默契共同遏华,可能是我们不希望看到却又不能不面对的现实。
  其实,要使印度洋成为“印度之洋”, 最绕不过去的一个阻力还是美国。当今,印度洋上的主要力量是美国而不是中国。中国并不想在印度洋上谋求势力范围,更不存在经营什么围堵某国的“珍珠链”计划。中国在印度洋上的利益无非是要维护国际法赋予的远洋航行的权利;是要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与印度洋诸国发展日益增长的经济文化关系。
  印度,当要三思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