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那个让王思聪追着投资的80后

那个让王思聪追着投资的80后

本刊记者 谭保罗 | 2018-04-23 | 南风窗

创业需借势,势在众人襄助,而众人襄助又来自于一种大的格局。

  出生于1982年的陈湘宇没有王思聪出名,但他创立的乐逗游戏却是王思聪最靓丽的投资战绩之一。
  目前,乐逗游戏已成为中国用户规模最大的手游发行平台,先后成功发行《水果忍者》《神庙逃亡》《地铁跑酷》《梦幻花园》等知名手游。2014年8月,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在纳斯达克上市。
  在公司上市半年前,一家名为普思资本的投资公司入股创梦天地,这家公司的控股方正是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
  彼时,王思聪正在“网红”路上越走越远,但鲜为人知的是,他却在悄悄地布局自己的投资版图,创梦天地正是其中重要一环。
  最开始,王思聪入股并不顺利。当时,乐逗游戏已准备上市,入股等于是在“捡胜利果实”。此外,乐逗游戏之前的投资者主要为腾讯、联想等“豪门”,财大气粗,并不愿意新股东进入,稀释自己股份。
  按照外界所知的故事版本,王思聪落地香港,都等不及回酒店,便奔赴深圳找到了陈湘宇,两个人谈了一天。最后,陈湘宇从自己手中拿出1.3%股权转让给了普思资本。
 
  创业关键一战,如何打赢?
  陈湘宇身材偏瘦,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说话铿锵有力。他出生于湖南邵阳,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但不用拐杖,也不要人扶。平时,他走路会单腿跳跃、大步向前—正如他的创业历程。
  2016年,在上市2年后,乐逗游戏的母公司创梦天地从纳斯达克退市,但公司的国际化步伐从未停歇。目前,除深耕国内市场之外,创梦天地还投资了中东游戏发行和支付公司MENA、英国AR公司Zappar和Proxy 42等。
  创业最初,公司20来个人,现在已接近1000人。在位于深圳南山区的总部办公室,内部空间已略显拥挤。
  陈湘宇毕业于中南大学计算机系,曾是华为公司移动板块的一位软件工程师,每天写着代码,过着稳定和小康的生活。但这不是他想要的。
  那时,陈湘宇早已看到中国“移动时代”的袭来,其中,手游市场的想象力更是无穷。他的切入点先是游戏开发,但随后转入并专注于游戏发行。陈湘宇的关键一战是拿下全球热门游戏《水果忍者》的中国发行权。
  当时,陈湘宇团队不足20人,没有成功案例,并且有近30家公司竞争这款游戏的中国发行权。但最终,乐逗游戏竟然拿下了这份独家发行的协议。
  之后,陈湘宇花了一年的时间,把《水果忍者》做成了一款全民游戏。有数据说,每5个中国人就有1个玩过切水果。能把最好的游戏在中国的发行做得如此成功,那么自然打开了所有海外知名游戏公司的大门。如今,乐逗游戏已将近百款海外知名游戏发行权收入囊中,成为细分行业的龙头。
  陈湘宇对《南风窗》记者回忆,乐逗游戏还拿到了《水果忍者》的源代码。这至少给乐逗游戏带来两个好处:第一、掌握了源代码,就意味着发行商在游戏的本地化方面有了更大的主动权、自主权,可以让产品的生命周期更长。
  第二,发行商在原代码基础上进行游戏本土化,也意味着付出了研发迭代更多的投入,这使得发行商在整个游戏产业链中有更多的议价能力,从而获得更多回报。
  不过,陈湘宇更看重的是,这种主动权、自主权更大的发行模式,使得乐逗游戏开始区分于多数同行,即乐逗游戏更以研发为导向来做发行,而不是单纯的发行商。
 
  离用户越近,你就越成功!
  全球游戏产业链条上,大致可以分为三个环节,开发商、发行商和渠道商。开发商负责游戏研发,发行商拿到发行权,再通过渠道将游戏推向消费者。在手游时代,渠道包括三种,一种是硬件终端,一种是线上的发行渠道,就是下载站,还有一种渠道是超级APP,以微信为代表。
  在这条价值链上,有一个规律,即距离消费者越近,那么拿到的分成就越多。首先,渠道始终拿走大头,特别是微信这样的超级渠道商,在整个价值链上更是一言九鼎。此外,开发商尽管开发投入较高,但一款游戏的全球发行,使得用户基数极大,这也足以摊薄成本,“薄利多销”。
  相比而言,发行商夹在中间,有时候略显尴尬,对两头都缺乏议价能力。于是,陈湘宇希望改变这种旧格局,拿到游戏原码,这是关键一步。当时,拿到原码几乎不可能,一是国际惯例,即游戏开发商基于知识产权保护等原因,一般都不愿意将原码交给发行商。另外,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更让开发商有所顾虑。
  但陈湘宇的团队改变了外国开发商的看法。陈湘宇的创业伙伴香港小伙高炼惇,是最早在欧洲游戏圈混迹的国人。一次偶然机会,他拿到了《水果忍者》研发商的名片,于是开始不断发E-mail和打电话。最开始研发商并不理会,因为每天找上门的合作方实在太多。
  但持续“骚扰”两个月之后,对方终于忍不下去,“OK,你烦了我两个多月,给你两个小时”。当开发商开通Skype和高炼惇准备视频时,后者却已经飞来澳洲,原先约定的两个小时视频会议改成晚饭。
  陈湘宇团队的成功也并非偶然。彼时,一款手游要在中国做本土适配,非常难,因为国内市场正处在智能机时代初期,系统混乱,机型数百个,一般的中国发行商根本做不了。此外,尽管陈湘宇团队不过20人,但都来自华为、腾讯等国内一线硬件、游戏厂商。而且,公司位于全球手机硬件的心脏地带深圳,“天然地”最贴近中国市场。
  与此同时,陈湘宇提出,拿到原码,一是可以让发行商更好、更快地搞本土适配;二是还能提高开发商的分成。于是,这种利益共享的做事方式最终打动了对方。
  在游戏发行界,SDK的账号体系可以看成一个大数据搜集和处理系统,包含了支付、营销等关键环节。通过这个体系,可以对用户的使用习惯、支付意愿、能力和偏好进行分析。“阿里、京东的崛起就在于这种中台能力。”在陈湘宇看来,作为中间环节的发行商,要构建这一体系,最好的方式便是拿到开发商的原码,而乐逗游戏在国内同行率先做到,从而打造了自己的“先发优势”。
  目前,腾讯是集开发商、发行商以及渠道商为一体的超级手游玩家,也是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的最大机构股东。
  “这是一种必然。”当《南风窗》记者问陈湘宇,为何会让腾讯成为第一大机构股东时,他说,腾讯是一个互联网生态,还可以看作一种“基础设施”。“跟腾讯云合作,我不需要从0到1去构建一些基本服务。在它的基础设施上,我们可以专注于自身的核心能力。”
  创业需借势,势在众人襄助,而众人襄助又来自于一种大的格局。目前,陈湘宇已成立了创梦资本,布局泛娱乐文化产业链。一期基金规模为10亿元,已投资万达影业、微影时代等龙头公司。二期基金规模为20亿元,将专注投资网络文学、动漫、电竞、AR/VR等。
陈湘宇说,自己的目标绝非一家游戏公司。
 
  对话陈湘宇:让中国游戏赚中东土豪的钱
  为什么让王思聪投资?
  南风窗:说说王思聪,为什么让他入股,他哪里吸引了你??
  陈湘宇:他是一个很理解用户的人,我觉得这是大家之所以谈得来的原点。反过来,我们也希望跟他合作,他天天都在接触用户,我们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更多的用户的心理感受。比如,他还投资熊猫TV这样的直播平台,一直都能抓住内容的变化趋势。熊猫TV我们也投了。
  南风窗:麻烦你举个例子,到底什么地方显示出王思聪很理解用户?
  陈湘宇:比方说,他认为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地会做线上的“约局”,而不是原来的线下“约局”。
  为什么?在过去,中国人习惯于大家一起集中抽出时间,线下活动,一起打牌。但现在,更多的“约局”是对碎片化时间的利用,只有线上能完成。此外,线上的“约局”还有一种陌生人社交的功能,这是线下的熟人社交模式所不具备的。他的这个观点,我很认同。
  南风窗:你觉得普通人家的孩子要创业,跟王思聪这样的高富帅要创业,有没有不同的建议?
  陈湘宇:不好随便给建议,但有自己的一些体会可以分享。首先,我觉得任何人创业都没有区别,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如果要说,那么我认为创业首先是不能做错事,不要把战略方向搞错。即便是很有钱,但你做错了事,更多的钱也无非是亏得更多。
  南风窗:你拿到的第一笔外部投资是谁给的,为什么会投你?
  陈湘宇:第一笔来自于联想之星。说实话,我很感谢联想之星,因为当时我真的懂得很少,我是做技术的,PPT也做得不花哨。我说只想把几款好的游戏做好。后来,他们就投了我们。我觉得,创业必须先把小事情做成,小事情是大梦想的可靠支点。
 
  中国游戏势力全球出击
  南风窗:北欧地区都是一些气候苦寒的国家,市场小,没有互联网巨头,但为什么他们的游戏原创性还是挺牛的?
  陈湘宇:很有意思的问题。游戏本质是什么?本质上,游戏是一个可交互的数字内容,它的组合首先要有故事,从而构建一个游戏的框架和机制,还要有技术、美术等基础能力。
  然后,则是创意地表达,创意很重要,它是做出好游戏很重要的一个能力。创意跟什么有关?跟教育、社会环境息息相关,这一点北欧自由的风气,以及国家在创意产业上对青少年的有意识培养,都是分不开的。
  第二,北欧有很多年的游戏制作的历史,一个产业在一个地方,做得越长,越有厚度,更有人才的积累。
  南风窗:你们还投资了阿拉伯地区的游戏公司,这个地区年轻人多,社会容易动荡,但也意味着游戏市场的潜力大。对吗?
  陈湘宇:我们在中东投资的是一个流量公司。首先,这一地区的市场空间是非常值得想象。阿拉伯语使用人口3亿,而且人口年轻化程度非常高。以沙特为例,这个国家超过40%的人口年龄在24岁以下,而手机的普及率已超90%。这意味着什么?
  另外,中东这个地区很有意思,它有自己独立的文化,这意味着游戏行业必须做到足够的本土化。而且,这种独特性也意味着外部竞争者要进入的门槛相对较高,一旦成功进入,就会有一定的护城河。
  MENA公司的骨干是中国人,从小就在阿拉伯地区留学,熟悉当地文化,有当地的人脉。第一步,我们会慢慢尝试做一些中国游戏在当地的运营,把中国的游戏输送到中东去,慢慢开拓市场。
  南风窗:中东的土豪都玩狮子,游戏听起来只算是一种廉价的娱乐手段。
  陈湘宇:土豪当然也要打游戏,玩狮子是烧钱,打游戏付钱,但也不低。按照行业的一些统计数据,中东游戏用户付费用户的ARPU(Average Revenue Per User/用户平均收入)是很高的,是中国的6倍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