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八宝洞里的佛道与人间

八宝洞里的佛道与人间

本刊记者 韦星 发自云南文山 | 2018-06-19 | 南风窗

  这是佛道之争的结果,但不全是。

  从普者黑高铁站出来,沿着丘陵上下,穿过片片苞谷地,2小时车程后,大片“洼地”出现了,“洼地”聚集各类现代建筑,文山城就在眼前。
  在文山城西北方向8公里处,绵延着西华山和它的余脉。西华山上有个天然溶洞,被称为八宝洞。
  从洞口石碑记载算起,八宝洞命名至少可追溯到清朝光绪时期,至今有上百年命名史。不过,近十多年来,八宝洞不太平,当地佛教和道教对它的争夺,已到白热化程度。
  这是佛道之争的结果,但不全是。
 
  佛道之争
  2018年春节前,居住在文山市郊的马应珍接到一个电话说,八宝洞上的关圣大殿被砸了,关老爷等十多尊泥塑神像也一并被砸烂。
  正在地里干活的马应珍立马直奔八宝洞。
  马应珍推门拾级而上,路过关圣大殿门口时,她看了一眼,牌匾已换成“大雄宝殿”。原先的“关圣大殿”牌匾,则被扔在侧门的柴房里。
  马应珍今年60多岁,和八宝洞结缘始于20年前。
  在2004年时,马应珍组织村民和信徒在八宝洞外围新建了大佛堂,也就是后来的大雄宝殿,里面立有弥勒佛、释迦牟尼等佛像。2016年,马应珍又召集信众给关老爷等神像“穿衣”(对神像进行修缮和彩绘)。但现在,这些被修缮和描绘的神像,全被砸烂。
  既造佛堂,也祭神像,马应珍超越了佛道之争,尽管她内心更信佛,但她至今没有皈依佛教,“家里也还供奉着灶王等神像”。
  砸掉这些神像的,是自称皈依了佛教的肖开荣。肖开荣今年66岁。发现神像被砸后,当地道教代表人物王会芬就报案了。
  在文山市开化街道、文山市民宗局等部门组织协调时,肖开荣承认是她叫人砸了神像。这点,肖开荣毫不忌讳。今年5月25日下午,在肖开荣家里,她向记者坦承,“就是我干的。”不过,用词上,这回更谨慎了,她说,因为那些神像已破损,所以叫人“换掉”了,不是砸,更不是叫黑社会砸,就是叫3个四川籍的民工给“换”的。
  肖开荣对这几个民工的表现,颇为满意。她告诉记者,“我给他们1000块钱,他们干得很快,一天就干好啦。”
  此次“拆除”工作,据肖开荣介绍,“共清理13尊神像”。拆除结束后,关圣大殿变得空荡荡的。肖开荣觉得,这样空着可不好,“快过年了,如果信徒来看到空荡荡的,不像话”,所以她让民工到位于关圣大殿左上方的大雄宝殿内,将弥勒佛、释迦牟尼等6尊佛像搬下来,安放在关圣大殿内。
  “既然里面都是佛像了,再挂关圣大殿的牌匾,那就不像话了。”肖开荣又叫民工将约2米长、60米宽的关圣大殿的牌匾卸了下来,扔到柴房里。
  同时,她将大雄宝殿的牌匾取了下来,并安放到关圣大殿的门上。
  一番腾挪后,原先的大雄宝殿内,还存放3尊佛像和1尊送子观音、1尊千手观音,原先用于安放神像的关圣大殿,则被楼上下来的佛像“霸占”了。
  这样做的目的,肖开荣说,“就是要把八宝洞变成纯粹的佛教活动场所。”她告诉记者,“背后有人支持我,但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
  后来,关圣大殿门外的道教屋檐装饰格局,也被肖开荣叫人拆除了。
  至此,曾和谐共处于八宝洞的佛、道两派人马,其关系变得剑拔弩张,也引发了佛、道各自派系内部的撕裂。
 
  争什么
  但起初,佛、道在八宝洞内的相处是和睦的。
  在文山,一些老百姓遇到困难和问题时,除了通过科学渠道进行把脉、问诊和医治,也会向民间的仙婆、道士和“佛祖”寻求帮助。
  老百姓和八宝洞结缘,通常始于人生的一次偶发灾难,比如车祸。车祸中的幸存者认为,是某种神秘力量的护佑起了作用,才使他们逃过一劫。“王会芬是坐三轮车出车祸才上山的,我是坐中巴车出了车祸,头上缝了7针才上山的。”徐青凤向记者谈起她和八宝洞结缘的由头。
  并不仅如此。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一些“不顺”的事时,一些人喜欢通过求神拜佛而获得心理安慰和解脱。所以,每月正月初一、十五,很多信徒会到八宝洞祈祷,以求佛神保佑。其间,也会朝功德箱投放些功德款。
  这样,在八宝洞作法的仙婆、道士以及和尚等群体,就逐年增加了。特别在每年的大年初一,上山许愿和祈祷的人更多,有时一天有上万人上山。
  由此,无论道教主事者,还是佛教主事者,每年至少可获得上万元功德款。过去很多年里,八宝洞形成的利益分配格局是:八宝洞口及上方的大雄宝殿,由佛教主事者收取功德款。关圣大殿则由道教主事者收取。
  收取功德款后,佛道双方都会把捐赠者的名字,刻印在通往八宝洞沿途的山体或洞口边上。但功德款的开支,则没人讲得清楚,因为几乎从未公布。这是八宝洞佛、道共存的普遍问题,也引发各自派别内部的不满。
  5月24日,文山市民宗局副局长纳伟告诉记者,佛道之争的本质上是利益之争,目前文山有5个佛教活动场所,可满足佛教徒的活动需要。
  但肖开荣为什么一定要去争八宝洞呢?
  文山市民宗局局长王忠毅也告诉记者,目前民宗局已组织佛、道双方以及司法、街道、社区等部门进行多轮调解,但还没达成共识。
  据纳伟介绍,佛教的肖开荣承认是她叫人砸了神像,她也表态要对关圣大殿原样复原,但道教的王会芬说,让肖开荣拿钱给她,由她请人复原,或建议让肖开荣把钱打到民宗局提供的账号上,等修复完成后由民宗局对修复的工程实施方进行拨付。
  民宗局不想更多介入其中,特别涉及钱的问题。现在的问题还在于,肖开荣突然又反悔了,据纳伟介绍,“上周,肖开荣说她决定不赔钱给道教了。”王忠毅说,如调解不成功,他建议双方走司法途径。
  “我们来到法院,但法院没给立案,”一位道士告诉记者,“如果这样,我们是不是也要去八宝洞打砸肖开荣立在关圣大殿里的佛像呢?”
  这正是官方担心的。今年2月9日,文山市开化街道和八宝洞所在的干河社区用一把锁头将八宝洞的大门锁住了,同时贴一张《关于临时关闭八宝洞的公告》。《公告》称,“因八宝洞管理产生纠纷,现暂时关闭该场所,并停止开展各项活动,待纠纷调解处理好以后再行开放。”
  对关闭的原因,开化街道相关人员告诉记者,“如不关闭,道教去报复佛教,砸佛像等,就易引发械斗。出于安全考虑,暂时关闭。”
 
  谁来主导?
  这次冲突发生前,双方冲突已延续至少十年。据道教信徒反映,十多年前,佛教的人先砸了道教的“三皇”等神像,并将佛像安放进去。
  更多的纠纷始于王会芬在关圣大殿前的菜地上新建了一座地藏宫。地藏宫是用于给死者超度的场所,每次的收费都不菲。
  但地藏宫建在关圣大殿门前,且和关圣大殿门对门。佛教徒认为这样风水不好,也因此,佛道双方矛盾越来越激烈,不再有安宁的日子。
  有和尚干脆用竹竿将地藏宫的瓦片捅了下来,瓦片碎了一地。王会芬说起这事就恼火,她告诉记者,“地藏宫的瓦片多次被佛教的人捅烂了,为此我都修了五、六回了,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将屋顶换成铁皮,让你们捅!”
  当道佛双方“打”得火热时,人间也进来了。
  八宝洞山下的这片土地,属于干河社区旧城大队,但6年前,这片土地租给一个林姓的老板。
  据王会芬介绍,林老板进来后说,这片地他已租下,包括山上的八宝洞和一草一木都是他的,要求道教和佛教每年给他缴一定租金,否则,不能从他土地经过。而经过这片土地是前往八宝洞的唯一通道。
  “我拒绝了!”王会芬说,为此,林老板的老婆甚至拿起石头要打她。
  遭到王会芬拒绝后,林老板干脆请人在位于山脚下的悬崖上,搭起架子,硬生生凿出个大佛。同时,在大佛附近、通往八宝洞的路边,盖了个卖香火的茅屋,旁边立着个涂了红漆的铁制功德箱。但最近随着八宝洞关闭,大佛也无人问津。
  5月25日,记者找到“林老板”—林春。他告诉记者,大佛高9.8米,是他请了10个工匠花近两年时间才凿出来的,总共花了100多万元。
  林春告诉记者,为给佛身涂金粉,他找了不少“大师”,结果对方要价高达20万元。后来,他干脆买来金粉自己涂,花一个星期才涂完,“成本就几万块钱”。
  对于王会芬的指责,林春不争辩,也不解释,毕竟,王会芬的儿子和他还曾是同班同学。但林春否认自己所做的这一切是“借佛敛财”。
  林春说,“我花100多万元,如果要回收,得回收多少年啊?”记者进一步追问其中的原因时,他就说,“我就是钱多,自己掏钱凿个佛玩玩。”
  林春显然敷衍,不过,知情的佛教徒向记者透露了内情,“林老五—也就是林春,前些年出了车祸,车被撞烂了,但他一点事也没有”。冥冥之中,林老五和他家人觉得他是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佑护,随后他家人找来“大师”一问,果真如此。
  经“大师”指点,他需要通过做些功德事来感恩和化解今后还可能还遇到的风险。采访中,不仅佛教人士提及林老五凿佛的“初衷”,道教的王会芬也提到这点,不过,王会芬说,“一开始,林春确实是想做功德,但后来他发现还能顺道做点生意,性质就变了。”
  但更多的佛教徒认为林春建佛的动机是纯粹的,并指责王会芬诬赖好人。
  好人坏人已不重要,因为林春的露天大佛是违法的。国家法律政策不允许,他的这一行为属违建,需拆除。文山市民宗局副局长纳伟向记者证实,“我们正在研究如何把佛请走”。所谓“请”,其实就是要拆违。  
  但林春似乎不在意他的佛像被拆除。他说,无论是佛是神,他现在什么都不信了,“他们都是为了钱,我已两年不上山,眼不见,心不烦”。
  林春所说的他们,是指以肖开荣为首的佛教和以王会芬为首的道教。
  如今,无论当地的佛教还是道教,对肖开荣和王会芬大都持反对态度。
  佛教徒刘惠仙告诉《南风窗》记者,她们打着佛教和道教的名头,其实争夺的是个人利益,对此,真正的佛教徒和道士是看不起她们这些行为的。
  肖开荣说,她此举其实是希望将八宝洞变成纯佛教场所,给后人留下一片传播佛教的净土,没有私人利益。王会芬也说,她争取的目的就是要给后人留下一片传播道法的净土。但共同点是:收回八宝洞后,她们都建议由自己“领头”开展工作。
  马应珍希望八宝洞像过去一样和平,希望其回归民间,无论道教、佛教的人士都可以去祭拜,以求安慰,让内心有个平静的归属地。
  “八宝洞原本属于道教还是佛教?我们无法判断和认定,”纳伟说,这里原本就是个民间自发祭拜的场所,八宝洞也从未纳入民宗局的法定管理范畴,只是他们现在来反映问题了,作为职能部门,要积极配合处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