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金特会”落幕,美朝较量才真正开始

“金特会”落幕,美朝较量才真正开始

本刊记者 雷墨 | 2018-06-26 | 南风窗

  特朗普看似冲动的决策,或许会“无意中”触及朝核问题的根源,解开美朝互不信任的“死结”。不过,一旦后续谈判陷入焦灼,半岛局势随时有反转的可能。

  6月12日特朗普与金正恩在新加坡的历史性会晤,得到双方很高的评价。特朗普表示,美国总统与朝鲜领导人的首次会谈,证明真正的变化是可能的,“这次会晤传递了和平的信息,将开启美朝历史的新篇章”。金正恩也做了类似的表态:“我们举行了一场历史性的会晤,并且决定把过去抛在脑后。世界将目睹一场重大的变化。”
  不过,西方尤其是美国舆论谨慎多于乐观。从它们的报道、分析中,可以读出这样一种感觉:“金特会”就像路演精彩但剧情平淡的戏剧。从3月8日特朗普同意与金正恩见面开始,这出戏剧就赚足了眼球。正式“上映”前,两人都以“爽约”相威胁,路演过程的跌宕起伏反而吊足了外界的胃口。但会晤后签署的《联合声明》内容却平淡无奇,达成的共识更像是直接拷贝历史上与朝核问题相关的声明。
  客观而言,特朗普早已放弃通过这次峰会达成交易的希望,主要是想试探有无达成交易的可能。美朝《联合声明》最有实质性意义的一点是:美国与朝鲜致力于尽早举行后续谈判,由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朝鲜一位高级官员牵头,以落实美朝峰会成果。事实上,进入后“金特会”阶段,围绕如何弃核的谈判,才是美国与朝鲜较量真正的开始。
 
  峰会余波
  “刚落地,漫长的旅途!但每个人都能感觉到比我就职那天更安全了。不会再有来自朝鲜的核威胁了。与金正恩的会晤是有趣且积极的经历。朝鲜未来有巨大的潜力。”从新加坡回国的特朗普,刚走下“空军一号”就发出了这条推特。
  数分钟后,他再发推特:“我就职前,人们正感觉我们将与朝鲜发生战争,奥巴马总统说过朝鲜是我们最大、最危险的麻烦。(这个麻烦)不再有了。今晚睡个好觉吧!”
  新加坡峰会召开前,有媒体预测称,6月12日“金特会”肯定将是一场成功的峰会,原因只有一条,那就是特朗普会认为它是成功的峰会。这个“预言”果然应验了。登上“空军一号”离开新加坡后,特朗普连发数条推特,主要内容都是“推销”他这次峰会的成果。但《联合声明》公布后,美国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质疑峰会的成果,对声明内容的毫无新意颇为不满。有媒体甚至调侃,特朗普是全美国对新加坡峰会成果最满意的人。
  仅从声明内容来看,美朝达成的共识的确算不上什么进展。比如朝鲜对于无核化的承诺,没有超出今年4月朝韩首脑会晤后的《板门店宣言》。“朝鲜承诺致力于朝鲜半岛无核化”这样的字句,早在1992年朝韩签署的《朝鲜半岛无核化宣言》中就出现了。至于建立半岛和平机制、建立新的美朝关系、寻找朝鲜战争失踪者遗骸等,在2005年六方会谈的“9·19共同声明”中有更具体的表述。
  6月12日峰会后的记者会上,有记者质疑无核化的表述太模糊,特朗普辩护道:“在无核化的表述上,我觉得不可能再清楚了。我们的官员为这个联合声明的内容忙了好几个月。”对于美国向朝鲜让步太大的问题,特朗普回应说:“美国没有给朝鲜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反而是朝鲜放弃了很多。”有记者对历史上朝鲜领导人承诺的可靠性提出质疑,特朗普的回答很简单:“相信我,我信任他(金正恩)。”
  特朗普的解释,显然不足以打消媒体的疑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文章称,朝鲜人目前什么都没给美国,但美国给了金正恩与美国总统见面的机会。“从金日成到金正日,与美国在任总统见上一面,都是衡量这个国家获得国际承认的终极指标。”《纽约客》的评价相对温和但也不乏指责:虽然短期内外交会继续,但特朗普的推特似乎是在表明,他准备去适应一个拥有核武器并对美国有潜在威胁的朝鲜。
  对于美国舆论的质疑和指责,特朗普以他独有的方式作出了反击。他在6月13日发的推特中写道:“看假新闻真是可笑,尤其是NBC(美国国家广播公司)和CNN。它们竭尽全力诋毁与朝鲜的协议。500天前战争看起来要爆发时,它们却‘乞求’这样的协议。我们国家最大的敌人,就是那些容易受蠢货们煽动的假新闻。”特朗普的“高度满意”与美国舆论的“低度认可”,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这种反差会否影响今后特朗普的政治判断,目前还不得而知,但至少说明特朗普与金正恩这一回合的较量,美国舆论是不满意的。更不容乐观的是朝鲜的最新表态:6月13日朝鲜官方媒体称新加坡峰会是“世纪峰会”,但朝中社在报道中称,特朗普与金正恩就无核化问题达成了“共识”,即以分步走、同步行动的方式。报道还称,作为无核化过程的一部分,美国将解除制裁。事实上,这些内容在《联合声明》与峰会期间美朝的表态上都没有出现。
  从朝核外交谈判的历史来看,这是朝鲜惯用的外交手法。朝鲜官媒的表态绝不只是为了“国内消费”,更大的可能是为下一步的谈判率先提出要价,意在试探对手。也就是说,谈判还未开始,朝鲜就已经在投棋布子。
  
  棋逢对手
  6月1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韩国、中国,向中韩两国通报美朝首脑会晤情况。自此,后“金特会”阶段的外交拉开序幕。尽管美朝谈判的方式、日程都还不明朗,但可以肯定的是,蓬佩奥面对的将是一支强悍的外交谈判团队。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学者、前副助理国务卿李维亚(Evans Revere)曾做过这样的评价:朝鲜的外交谈判团队都是高手,他们功课都做得很好,而且技艺高超。“他们对事业和领袖绝对忠诚,对从事的工作极为擅长。”
  反观特朗普政府,派出的却是一支松散甚至分裂的团队。虽然对朝外交谈判由蓬佩奥牵头,但他与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之间的分歧,已是公开的秘密。而且,特朗普本人立场的摇摆不定,也可能侵蚀美国的谈判优势。更为关键的是,美国对核谈判准备严重不足。有美国媒体甚至调侃称,美朝之间的谈判,将是特朗普的“一时冲动”与平壤的“准备充足”之间的对垒。“特朗普觉得仅凭他的个人魅力就能解决问题。”
  “结婚是想象战胜了理智,再婚是希望战胜了经验”,美国学者乔纳森·波拉克用英国作家塞缪尔·约翰逊的这个名句,来比喻特朗普政府的朝核外交。新加坡峰会前,特朗普曾对媒体表示,他认为不一定要做特别的准备,这(朝鲜弃核)是个态度问题,事关是否有解决问题的意愿。特朗普对“希望”的在乎,明显多于对“经验”的重视。在某些美国学者看来,特朗普令人担忧的地方在于,他对本能的自信,掩盖了其在核外交上的无知。
  朝鲜弃核绝非是个态度问题这么简单。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学者斯科特·斯奈德认为,新加坡峰会为解决朝核威胁争取了时间,降低了短期内军事冲突的危险,“但两国领导人签署的联合声明中的四点共识,反倒凸显了即将要开展的工作的强度和难度”。
  美国面临的将是怎样的难度?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有过意味深长的总结。她在回忆录中曾把与朝鲜进行核谈判,比作爬朝鲜崎岖陡峭的高山。“当我们爬上一座山顶后,发现还有一座接一座的山峰耸立在我们面前。”
  从奥尔布赖特的话可以读出这样的意思,即一旦美国与朝鲜坐在谈判桌上,就不知不觉地走进了朝鲜设定的“套路”。在这个过程中,美朝累积了越来越多的不信任。这也是为何当年小布什政府坚持不与朝鲜双边会谈的一个重要原因。特朗普打破常规,不从低层级的事务性谈判入手,而是把首脑会晤作为切入点,显然也是不想重走过去的老路。他对新加坡峰会的高度满意,对金正恩的高度评价,或许还有高度信任,也应该从这个角度来考虑。用特朗普所崇拜的里根总统的话说,“先信任,再验证”。
  特朗普政府的朝核外交是否会“重演历史”不好说,但至少截至目前,朝鲜的确成功影响了美国的对朝外交。比如,今后主导朝核谈判的是立场更灵活的蓬佩奥,而不是态度更强硬的博尔顿。特朗普政府曾把“全面的、可验证的、不可逆转的弃核”(CVID)作为谈判的前提,事实证明没有这个前提美朝也开始谈判了,尽管美国依然没有放弃。斯科特·斯奈德表示,特朗普已经在大幅向朝鲜长期坚持的要求靠拢——结束华盛顿与平壤之间的敌意、提供安全保证以换取无核化。
  虽然目前特朗普政府提供的只是口头承诺,可一旦朝美谈判开启,那很可能意味着漫长外交谈判的开始。斯科特·斯奈德认为,鉴于两国领导人联合声明承诺的模糊性,谈判很快取得进展的可能性并不大。而进入旷日持久的谈判,正是特朗普想竭力避免的,因为这事实上就会重复其前任们的道路。据《洛杉矶时报》报道,美方外交团队曾向朝方提议,把朝鲜弃核的最后期限设定在2020年美国大选前,但遭到了朝方的明确拒绝。
  “套路”正在显现。新加坡峰会后的记者会上,特朗普表示,金正恩向他承诺将拆除洲际导弹发动机试验场。那么问题来了:销毁朝鲜的洲际弹道导弹是美国的重大利益诉求,为何朝鲜不把这个承诺体现在《联合声明》中?毫无疑问,平壤意在先亮出筹码,然后待价而沽,使后续的谈判尽可能按照自己的节奏运作。
  不过,在核外交谈判上,朝鲜所具备的优势本质上属于“术”的层面,而美国占据的则是“势”上的绝对优势。华盛顿与平壤之间的优势、劣势是非对称的。美国有着远超朝鲜的外交手段和政策回旋空间。一旦感觉到谈判进展不尽如人意,特朗普政府几乎随时可以改变策略。反倒是朝鲜必须精打细算、小心谨慎。
 
  机遇之窗
  据韩国媒体报道,今年4月韩朝峰会期间,朝方官员表示,希望美国承认朝鲜为“正常国家”,并欢迎麦当劳和特朗普的公司赴朝投资。朝鲜提麦当劳或许是意有所指的。美国知名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有一句名言:任何两个有麦当劳店的国家之间都不可能发生战争。美国可以怀疑平壤的弃核诚意,但无须怀疑平壤实现朝美关系正常化的诚意。
  1990年代初第一次朝核危机爆发以来,朝美围绕核问题对峙的历史,也是朝鲜证明其内部经济抗压性的历史。但与其父亲、祖父不同的是,今年才34岁的金正恩绝不会只满足于朝鲜抗拒外部制裁的韧性,而会把目光放在释放朝鲜经济增长的潜力上。这就需要建立朝鲜与世界的外部联接,而打开对美外交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在新加坡期间,金正恩观夜景、玩自拍,进行了一次成功的个人形象和国家形象的国际公关,颠覆了外界对朝鲜领导人的传统印象。
  特朗普对朝鲜从“极限施压”转向“亲密接触”,也意味着机会之窗正在开启。与冷战后历任美国总统相比,商人总统特朗普一个很大的不同在于,他政策的驱动力主要来自对风险、利益的衡量,对政治意识形态兴趣不大。这也是他能在是否面见金正恩上做决断的一个重要原因。这很可能意味着,特朗普将是对朝鲜最核心的利益诉求—安全保障—最有“诚意”的美国总统。
  历史上朝核外交以失败告终,根本原因在于朝美之间严重的不互信,而不互信的根源又在于朝鲜严重的不安全感。特朗普看似冲动的决策(与金正恩会面),或许会“无意中”触及朝核问题的根源(朝鲜的不安全感),从而解开“历史死结”。特朗普将如何向朝鲜提供安全保障不得而知,但在个人意愿上他或许不像其前任那么排斥。当年克林顿与小布什总统,都曾明确拒绝做相关保证。
  对于新加坡峰会,美国国会的反应比媒体平静得多。总的来说,共和党是支持目前特朗普的对朝政策的。6月13日,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向特朗普建议,未来争取与朝鲜签署一个提交国会表决的条约(treaty),从而使其具有约束力,而不只是达成一份协议(agreement),以避免重蹈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伊朗核协议被后任总统(特朗普)废除的覆辙。达成具有约束力的条约,也是朝鲜一直所希望的。在过去,美国对朝政策因政府更迭而变化,是朝美外交走不出对抗与对话循环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机遇之窗的另一面,是风险之门。目前美朝在弃核方式上分歧巨大,朝鲜的“赌注”已经提高到能核威胁美国本土的程度。一旦谈判陷入焦灼,半岛局势随时有反转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