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心理食物链

心理食物链

石勇 资深主笔 | 2018-07-24 | 南风窗

  发生在6月20日的甘肃庆阳一名19岁女生跳楼事件,其中的一个关注点在于:在她跳楼前,围观的人群起哄、嘲讽、戏谑,甚至进行快手直播,高呼“你到底跳不跳啊!”“尼玛,为了等你跳下来,我晒了一个小时太阳了!”“快跳,看完你跳,我还要去接娃娃”……
  我注意到,这些心理扭曲地看客,囊括了年轻人、中年人,甚至中学生。
  警方已经拘留了其中一些涉嫌违法的人。但我们可以发现,从猥亵女生的老师,到这帮起哄的看客,构成了一条可怕的心理食物链。善良弱小的女生正是被其从精神到肉体全部吞食。
  此前女生分别被诊断有“抑郁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我不去评价这种诊断。但面对楼下的那些看客,她被拖入了和他们进行心理竞争、维护尊严的情境,“抑郁症”也好,“创伤后应激障碍”也好,其实已经退化成了心理背景,不是驱动她跳楼的心理因素了。她跳楼已经不是为了解脱痛苦,而是在精神上回击、蔑视这帮心理扭曲变态者。跳楼的那一刻,她表现出一种“我就死给你们看”的决绝。
  但这是在按看客的心理套路玩。它是一个心理圈套。
  为了看清这个心理食物链,我们可以从“心理生存”,即真自我或假自我生存的角度,把一个社会的人群,在心理上分为九类人。
  第一类是不玩了。他们是精神病患者等。不玩是因为玩不起,崩溃了。
  第二类是,一个人靠自己的真自我本身就可以在心理上生存,不需要跟很多人玩。比如什么世外高人之类。一些人跑到终南山去,也想学这样玩。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第三类是真自我很弱小,靠自己没办法在心理上生存下去,但有道德约束,并不想靠压榨别人在心理上获得生存。于是就只能找一个神一样的东西来帮自己。很多虔诚的信教人群就是这样。
  第四类人是,一个人真自我强大,靠自己就可以在心理上生存,并不需要在心理上攻击、压榨别人。但如果有人要惹他,他也可以陪别人玩,还不知道谁能玩过谁呢。
  第五类人是真自我弱小,有时候很难靠它在心理上生存,容易玩心理保护,但真自我只是弱小,只是被压抑,并没有被出卖,被扼杀。所以,他们很多时候是靠向内攻击来维持心理生存,比如很多受过伤害的好人,哪怕是别人的错,总是习惯于推到自己身上。
  第六类人真自我很弱小,对真自我压抑极深,同时假自我也不强,平时没什么攻击性,老实巴交,但压抑到底线,又被刺激,则可能焕发出强烈的攻击性。
  第七类人有一个特点,能体验到他的真自我,但真自我容易被压抑和遗忘,而且在阶层竞争和社会心理竞争中,最容易认同一个假自我体系。他们平时并不坏,但在特定情境中,因为扛着行走的假自我有攻击性和扭曲色彩,却可能表现出其心理的扭曲甚至变态。
  第八类人则是出卖了真自我的人。这些人几乎是扛着假自我行走。而假自我又不能在心理上独自存活,只能寄生在外物,以及和外界的心理竞争,因此往往有攻击性。
  第九类人是扼杀了真自我的人。出卖意味着真自我还在,有时候还可以唤醒。但扼杀真自我,却已经突破了底线。这些人对自己够狠,对别人也不会心慈手软。
  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心理食物链的链条:第七、八、九的人,想在心理上攻击、吃掉第三、四、五、六的人,就像坏人总想在利益和心理上吃掉好人一样。
  女生属于第五类人。而猥亵她的人,围观的看客,基本是第七、第八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