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世界杯带给足球博彩的狂欢

世界杯带给足球博彩的狂欢

本刊记者 胡万程 | 2018-07-24 | 南风窗

  自2002年韩日世界杯到2014年巴西世界杯,全球博彩公司的营业额增长了近11倍,从200亿美元涨到2200亿美元。

  6月24日下午,广州市天河区龙口西路的一家中国体育彩票投注站门庭若市。10平米大小的店面,满满当当挤了十四五人。岭南的初夏降雨频繁,但恶劣的天气阻挡不住世界杯期间人们的投注热情,依然有不少人顶着雨水前来购彩。
  这天的比赛有三场,分别是德国对瑞典、英格兰对巴拿马、日本对塞内加尔。像有德国,英格兰这种人气队伍比赛的日子,投注站的生意都会特别好。自世界杯开幕以来,这家投注站十天的营业额已经超越前两个月的营业总额了。
  投注站的工作人员李薇告诉《南风窗》记者,“顾客里多了很多新面孔,很多彩民我都是第一次见。”“还不是因为APP被封了,不然谁特地来彩站买啊。”彩民里一位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接过李薇的话。
 
  新鲜血液
  这位年轻人名叫张涛,是广州一知名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今年22岁的他就是李薇口中投注站顾客里的“新面孔”之一,在俄罗斯世界杯之前从未买过足球彩票。开赛以来,目睹身边的同学朋友都在用手机购彩,他也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加入了“天台赌球”大军。但他投注规模很小,一般都是10元~50元。
  张涛最开始用的购彩平台是海南天天众彩科技有限公司制作的一款叫“天天中彩票”的手机应用软件,这款背后有腾讯投资背景的APP,一度雄踞IOS免费应用下载排行榜第一。软件可猜胜负平,也可猜比分与半场胜负,可以单场也可以串行,赔率依照中国体育彩票的发布赔率。
  他小试牛刀地压了几场,运气好赚了几百元,这让他对足彩的兴趣大增。“花很少的钱就能增加观球乐趣,对于我们这种没有国家队可以支持的中国球迷,这是件很有性价比的事。”
  然而不到一周,张涛就发现“天天中彩票”无法购彩了,页面显示暂停业务。已经食髓其味的他到处向身边朋友打听哪个APP还能继续购彩,问得后他又接连使用了“365彩票”“竞彩足球—竞彩版”下注,甚至“新浪微博”以及“咪咕运动”中的隐藏购彩功能页面也被他挖了出来。
  可好景不长,到了6月20号左右,市面上的购彩平台纷纷显示“关闭服务”“暂停销售”和“升级维护”等字样。“就这样,我走上了传统老彩民的线下投注不归路。”他无奈地自嘲道。
  世界杯期间,像张涛这样因为网购彩票APP的流行而加入足球竞彩的人很多。在社交网络中看到朋友晒出的中奖票单引发兴趣,之后体验到足不出户,随时随地在手机APP上下注的便利。如果再凑巧赢上一两回,很快就会成为足球竞彩的忠实拥趸。
  足球竞彩不同于其他的数字彩票,具有可预测性、观赏性、中奖率高于一般的彩票玩法。但是绿茵场上的胜负与许多因素相关,球队实力、球员身体状况、教练策略、阵型、主客场因素、裁判尺度、天气、海拔等。彩民掌握的信息往往集中在球队实力上,存在信息偏差。
  针对实力悬殊的队伍,博彩组织还会针对性地通过盘口以及赔率大小来调整博弈对等性,这样一来彩民的预测难度陡然上升,投注策略往往五花八门。
  比起一般的区域级赛事,世界杯上的足球竞彩的预测难度更大一些。即便是有国际足协给出的积分排名奠定基调,但彩民得到的参考信息仍存局限。不少国家历史上交手次数有限,当年比赛的球员亦非尽数相同,不同洲际不同风格的足球队之间的对抗,也可能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化学反应,因此世界杯上才会频频出现与多数彩民预测相左的“爆冷”赛果。
  此外,国家属性也会左右彩民的投注判断,即使客观上本国球队实力上不如对手,彩民也往往会“非理性”地下注本国球队。
  在27日的韩国对阵德国的小组赛中,赛前看上届冠军德国队的实力貌似更胜一筹,看好德国队的占绝大多数,但据韩国媒体统计,仍有六成多的韩国彩民下注了本国球队。当然从结果来看,韩国队没有辜负本国彩民的热情支持,爆冷击败德国队的表现,让押注高赔率韩国胜的彩民获得了丰厚回报。
  人在面对未知损益的时候,往往脑内释放出大量多巴胺,形成快感。而博彩行为的及时反馈与间接性强化机制更让人乐此不疲,再加上球星对抗与足球比赛的精彩程度,这就是为何足球竞彩能够在现代社会经久不衰的原因。世界杯高密度的赛事与绝佳观赏性为足球竞彩带来了绝佳的生长土壤,每每到了这个时候,博彩组织都会赚得盆满钵满。
  根据英国最大的博彩公司William Hill(威廉希尔)的报告,2017年全球博彩业规模超过5300亿美元。这些年,由世界杯带动的足球博彩又是重中之重,自2002年韩日世界杯到2014年巴西世界杯,全球博彩公司的营业额增长了近11倍,从200亿美元涨到2200亿美元。
  近年来,由于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国民手中的可支配财富大大增加。借由合法的体彩途径,抑或是灰色的地下赌球组织,中国人参与足球博彩的人数与资金水涨船高。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仅仅是中国国家体育中心发行的足球彩票销售总额就高达156亿元。而参与境外赌球、地下赌球的资金更是无法统计。
 
  灰色地带
  在互联网公司做市场营销的申星辉是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时候接触到境外博彩的。当时他在英国伦敦留学,用过一阵子淘宝彩票平台购买国内足彩,但很快平台停止服务。他苦于无法购彩,寻寻觅觅最终找到了全球最大的网上博彩平台—Bet365。
  Bet365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总部在英格兰史笃城的博彩公司,也是英超斯托克城俱乐部的赞助商,在央视之前的英超和意甲转播中,这家公司的场边广告曾堂而皇之地进入到中国观众的视野里。
  由于Bet365的赔率比起国内的体彩赔率略高,玩法也更加多样,所以在国内尚未封禁此平台时,Bet365上涌入了大量的中国彩民,为公司带来了相当可观的利润。但很快,中国禁止了所有网络博彩公司的经营,Bet365开始在灰色地带打起擦边球。
  Bet365在中国曾购买过1000个以上的网站域名,并时常更换,用来躲避中国监管机构的检查。在总部斯托克城的呼叫中心,Bet365还特别雇用了大量的当地华人,用来服务打电话咨询的中国彩民。申星辉归国后,发现Bet 365在国内已被禁止,他也停止了使用。
  互联网对于彩票行业发展的刺激是颠覆性的。相较于去附近的投注站购彩,可以随时随地在手机上下注的便利不言而喻。这种方式挖掘了许多从未参与过足球竞彩的用户,特别是对于早已把在APP上购物,点外卖,购电影票,买火车票当作呼吸饮水般自然的“网络原住民”们,网上购彩是符合他们消费习惯的。
  6月18日至24日,足球竞彩的周销量达118.97亿。竞猜APP还未停止服务的6月15日、16日、17日,竞彩单日销量历史纪录更是连续三天被打破,分别达到16.76亿、20.78亿、23.18亿。这三天,中国平均每人都下注了一两元,足球竞彩成为了真正意义上全民性质的活动。这种井喷性增长现象的背后,网络平台的推动作用显而易见。
  由于APP制作成本低廉,各种大中小售彩平台层出不穷,停售前的售彩网站达到300余家。这些互联网售彩公司的本质是代购公司,但是否如实购买,彩民仅仅通过流水单号是不得而知的。
  调查显示,一部分中彩几率极小的投注就有可能被不规范的平台私吞,并未购买彩票。有些平台也在赔率上做手脚,在不显眼处偷吃原本应属于公益彩票的“流水”。此外,平台沦为洗钱工具,未成年人参与博彩等问题也加深了政府相关部门的担忧。
  另一方面,我国的彩票销售是按照区域销售的,其中的公益金收入按50∶50的比例在中央与地方之间分配。而互联网平台的诞生打破了这一区域隔阂,比如说一个西北用户可以通过APP彩票代购在海南买到体彩,这导致了原本各地方彩票收入格局的打破。
  事关国家与地方的利益分配,兹事体大。从2007年至今,网售彩票从诞生被叫停,复活再被叫停,死灰复燃又被叫停,偷摸经营最终被叫停,命运多舛,多次轮回。
尤其在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期间,互联网彩票总是逃不过“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下场。这次俄罗斯世界杯的严厉叫停,依然是依据2015年4月,财政部、公安部等八部门联合发布的“坚决制止和严厉查处各种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行为”的公告。
 
  路在何方
  如今,国内整治清理网络彩票已有三年时间,但网络平台的代售服务依旧未能开放。但在高度依赖智能手机的社会,购彩渠道仅仅依靠线下投注站的话,恐怕无法满足彩民。
  2014年是互联网彩票展现巨大潜能的一年,受到世界杯在内的重大赛事影响,互联网彩票销量从2013年的420亿暴涨102%,达到850亿元,占到彩票销售总额的20%。据统计,当时中国超过1亿以上的用户通过互联网渠道购买过彩票。当互联网购彩平台被叫停后,有彩民表现出不理解—“各行各业都在用互联网思维做生意,为什么彩票销售就不能够互联网化?”
  深圳市易讯天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运营的“500彩票网”与中体彩彩票运营管理有限公司运营的“中国体彩网”,是财政部曾经批准的两个彩票代销平台。但在2015年禁令出台后,两个平台的销售服务一直处于关闭状态。
  拿500彩票网来说,其凭借高速增长的网络售彩业务于2013年11月赴美上市,成为国内彩票领域赴美上市第一股。2014年500彩票网的净利润还有1.57亿元。但自2015年停售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500彩票网的净营收都是0。三个财年共计亏损了8.44亿元。
  在此期间,500彩票网把主力业务调整到竞彩信息服务上来,提供体育资讯,提供竞彩分析方案。在今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500彩票网与中国体彩管理中心合作,推出了“智慧体彩店”线下终端机,计划投放到酒吧、餐厅、便利店、KTV、写字楼等预想购彩频发区域。
  简单来说,就是把投注店的服务功能浓缩到手机APP与彩票终端机上。手机选号后,终端机出票,类似于手机购火车票,火车站终端机出票的流程。虽然仍未完全脱离地点制约,但在政策仍未开放期间,算是一种折中的手段。
  总部在广州,成立于2014年9月的唯彩会,是一家致力于“一站式互联网彩票服务”的公司。不同于互联网售彩平台禁令之下的无奈转型,这家公司一开始就把突破口放在了彩票相关的内容服务上—彩票资讯、彩票数据、彩民社区。
  “互联网彩票行业有着巨大的用户需求,并且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停售期间公司多了大量时间,开发并升级更多的信息服务产品,提高用户体验。我们将做好充足的准备,等到政策重开的一刻。” 唯彩会的创始人刘峰对互联网彩票重开表示乐观。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线下投注站为了更好地服务彩民,帮助彩民更加便利地投注,也自发性地请IT公司制作了操作简易的微信小程序来指导彩民远程投注,通过快捷支付的方式来收取费用与发放彩金。虽然从范围和规模都有限制,但是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投注站附近彩民购彩过程中时间与空间的痛点。
  公益彩票与体育竞彩承载的是政府信誉。严格监管互联网售彩的背后,是政府机构对于风险以及社会稳定的考量。未来,互联网彩票是否会重现江湖,也必将基于这样的考量。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