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让欧洲的移民政策聪明起来

让欧洲的移民政策聪明起来

萨米·马赫罗姆(Sami Mahroum) | 2018-07-28 | 南风窗

  欧盟能否建立自己的“边境区域”分类,为非洲和近东地区非永久居住的劳动者提供允许自由流动的制度?

  无论报道内容是关于一名非法马里移民爬上一座巴黎建筑物挽救一名幼儿,还是关于旨在驱逐50万移民的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府成立,与移民有关的头版头条已经成为欧洲媒体的主要关注。尽管问题不断得到报道—或者,更可能的是,恰恰因为问题不断得到报道—移民政策辩论迄今为止依然受困于误解和政治化。
  在英国,虚假和扭曲的说法,比如来自欧洲其他地区的不受限制的移民正在导致工资下降,部分助推了英国退欧公投。然而,自投票以来,反脱欧阵营也进行过类似的扭曲报道。他们警告,英国一旦退出欧盟,将面临技术工人短缺的状况。但许多国家—如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加坡—却在从未签署确保其他国家人员自由流动协议的情况下,通过发放与技术相匹配的签证而做得很好。
  欧洲各地赞成和反对移民力量的这种歪曲事实,一直在阻碍就移民问题进行清醒的探讨。从我针对高技术人员国际移民所进行的多年研究来看(更不要说我曾经以移民身份生活过),关于移民问题的理性和均衡辩论,必须始于移民本身的视角。
  从印度永久移居英国的一名医疗专家,期待在法国挣到更多薪水的罗马尼亚建筑工人,希望在德国等待叙利亚内战结束的叙利亚难民……他们的经历大不相同,但共同之处在于,他们往往是出于提高生活水平的愿望,无论是通过获得更有声望的职位、更高的薪酬抑或是人身安全的增加。简言之,移民想要过更好的生活—而不是新身份或新文化。
  尤其就经济移民而言,他们不过是来自海外的求职者。为了让他们与需要他们的岗位相匹配,可以在主要移民输出国成立最新的就业中介机构。此外,还可以创建一项受欧盟—土耳其难民交流计划(规定对某国发放轮值工作签证的数量,要与遣返该国的非法求职移民数量相挂钩)启发的计划。
  当然,移民一旦进入东道国,就应当享有作为外国工人的合法权利。但他们无需被授予东道国公民的一切政治权利和社会福利。
  这大致就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实行的制度,该国接纳了数百万外国出生的劳动者自愿就业。外国工人知道他们能够享受劳动和人权保护,可以依法起诉侵权行为,但却不享受额外的特殊权利。这套系统使得阿联酋在为800万民众提供改善生活水平机遇的同时,避免遭到本土民众的强烈抵制。
  另一个可能在某些领域生效的创新解决方案,是瑞士的“G许可证”计划。该计划对居住在本国边境区域并在瑞士边境区域工作的外国人适用(边境区域均提前通过条约划定);所有跨境通勤人员必须每周回国至少一次。欧盟能否建立自己的“边境区域”分类,为非洲和近东地区非永久居住的劳动者提供允许自由流动的制度?
  否认移民与在东道国生活相关的特权,似乎与传统欧洲的自由和平等价值观相悖。作为一名自由主义者,我赞同上述价值观,但承认坚持实施上述政策,最终可能会损害移民的利益。随着狂热的反移民政治势力在整个欧洲不断扩大,人们必须要问究竟是被有条件接纳(可能包括在有限时期内被接纳)还是根本不被接纳,符合那些迫切希望找到工作的新移民的愿望。
  移民问题长期以来在欧盟非常棘手,尤其因为散布恐惧和感情操纵一直在阻碍人们进行建设性的探讨。软化甚至消除上述棘手问题的关键,可能是在国家和欧盟层面订立经济移民的社会契约。上述“外国劳工权利宪章”将保护移民权利,同时限制他们所享有的社会特权。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权《南风窗》独家刊发中文版。萨米·马赫罗姆,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创新与政策计划主任,里斯本理事会非居民研究员,著有《黑天鹅创业企业:理解成功的技术企业在不太可能的地方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