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背着车贷去兜风的一代

背着车贷去兜风的一代

本刊记者 杨露 | 2018-08-02 | 南风窗

  金融机构、汽车企业和互联网平台,还有渴望去兜风的一代年轻人,共同构建了中国汽车行业的逆周期繁荣图景。

  在20世纪,汽车代表着工业化,在发达国家,它也被视为国民富足、中产生活水平提高的标志。这几年,轮到了中国。
  但中国人的购车潮,有点不同。汽车业是典型的顺周期行业,即当经济处于下行压力时,汽车业销售状况也面临萎缩的压力,但在中国,这却变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逆周期行业。
  更重要的是,金融业参与度,并不比汽车公司来得低。从“门槛高企”的汽车贷,到“零首付购新车”,个人资金无法周转的情况下还有“车抵贷”。消费者贷款情绪高涨的同时,汽车金融的渗透率也不断提高。
  一片繁荣的背后,有多少理性消费?
 
  有房产,首付低
  信贷提振了消费者的需求,贷款买车不足为怪,但申请贷款来购买一辆超出自己消费能力和需求的车就值得商榷了。
  近年来,企业部门贷款增速乏力,个人贷款成为了银行的主战场,除了房贷,就是车贷。以平安银行为例,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年末,平安银行汽车贷款余额达1305.17亿元,较2016年年末增幅为37%,这一年来累计新发放1183.84亿元,同比增长高达44.2%。
  就中国汽车金融的渗透率来说,中国市场依然潜力巨大。根据罗兰贝格与建元资本《2017年中国汽车金融报告》,2014年-2016年,中国汽车消费金融渗透率分别为 20%、35%、38.6%,增长快速。而这一数字,在欧美早已高达80%以上。
  因此,市场认为,渗透率之低意味着提升空间。汽车制造商纷纷争取持有由银监会批准的汽车金融牌照,设立汽车金融公司。
  截至目前,中国共有25家汽车金融公司,中国银行业协会日前发布的《2016年中国汽车金融公司行业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年末,国内25家汽车金融公司总资产达到5728.96亿元,同比增长了36.73%。汽车金融公司零售贷款余额4265.41亿元,同比增长39.78%。
  2017年5月,家住兰州刚结婚的李星毅为买一台宝马320而申请了贷款,30万的车款,首付50%,余下的车款要在两年内还清。他没有固定工作,但在每月3000元的还款压力下,这一年来他每天早上五点起床,依靠网约车平台载客挣钱。为什么要坚持买宝马?他非常坦诚,“这个牌子响”。
  贷款消费热情势不可挡,尤其是豪华汽车品牌。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年末,宝马汽车金融(中国)总资产达867.19亿元,较年初增长71.15%,这一增速位列全行业第一,其中大部分增量集中于客户贷款。宝马汽车金融也借此在资产规模上完成对上汽通用汽车金融的超越,成为国内资产规模最大的汽车金融公司。
  传统的汽车金融市场最初只有商业银行独占鳌头,后来的主角才是汽车金融公司。广州市社会科学院汽车产业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巫细波对《南风窗》记者表示,各大整车企业组建自己的金融公司主要是为了抢占市场,特别是新能源汽车这块,有了金融公司就更容易出台各种消费刺激手段。
  监管部门也给汽车金融加了一把火。2016年3月末,中国人民银行与银监会日前联合印发《关于加大对新消费领域金融支持的指导意见》,提出一系列金融支持新消费领域的政策措施,允许汽车金融公司为车险等附加产品提供贷款。
  此外,对于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和二手车时,经银监会批准,允许汽车金融公司可分别在15%和30%最低要求基础上,按照审慎和风险可控原则,自主决定首付款比例。政策还鼓励有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围绕新消费领域设立特色专营机构、推进消费金融公司设立常态化,鼓励消费金融公司针对细分市场提供特色服务。
  不过,汽车金融渗透率提升的趋势下,中国与其他市场仍然有所不同,其中一点就体现在汽车金融的资金来源。在国外,汽车金融机构的资金来源非常广泛,包括公司债券、购车储蓄、商业票据发行以及出售应收账款、应收账款证券化等。这种从市场直接融资的模式,使得汽车金融公司资金成本较低,也相应拉低了消费者的贷款利率。
  中国则恰恰相反,由于金融市场不够发达,八成以上的汽车金融公司只能采用银行借款的融资方式,这种“间接融资”让资金成本相对较高,必然通过各种隐性方式转移给消费者。通过隐性收费或者诱导消费者购买保险等方式弥补利率差价,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此外,消费者从4S店拿到车贷的价格也并不透明,而且标准不一,在无形当中给消费者增添了成本。《南风窗》记者探寻广州多家4S店,工作人员均表示车型不同,分期购车优惠利率也不同,主要由厂商来贷款和贴息。“服务费是贷款金额的三个点,有房产的话首付比就能谈到比较低,申请更容易通过。”
 
  互联巨头入场抢食
  除了金融机构和汽车公司这样的“正规军”,互联网公司、汽车融资租赁公司等都参与到了这场混战中。
  2017年,一时间仿佛BAT等互联网巨头都开始布局汽车金融。“弹个车”背后有阿里巴巴,“花生好车”背靠民生租赁,京东金融、腾讯、百度、京东等战略投资者组成投资财团,向易鑫车贷投资。现金贷上市公司趣店也顺势推出了汽车金融业务。
  遍地开花的购车贷款业务改变了市场格局,首付高、购车门槛高的银行和汽车金融公司将不再是买车贷款的唯二选择。
  随着租赁概念的快速传播和年轻人购车需求的提升,易鑫、弹个车、毛豆新车网等互联网金融公司相继推出了20%~50%的低首付购车服务,甚至可以“零首付,购新车”,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零首付”,而是“以租代购”的租赁服务。
  毛豆新车网的工作人员告诉《南风窗》记者,“我们按照消费者的购车需求,第一年是以融资租赁的形式将车出租给消费者,第二年根据消费者的还款情况判定是继续分期还是付清尾款。在分期还款期间,车的户都是在我们公司名下,什么时候结请尾款什么时候可以过户到自己名下。”
  “低首付,低月供”是噱头,其产品利率相当高,购买者要付出的价格往往超过原车许多。多家互联网公司都打出了“包上牌送购置税及保险”的优惠,但其实这些费用早就包含在隐形费用当中了。有业内人士直言,“贷款主力军就是80后90后,愿意‘零首付购车’的人大多数手里没钱还想买新车,爱慕虚荣。”
  以租代购的模式规定了在消费者没有结清费用的情况下车辆的所有权属于平台,但多数融资租赁平台并没有做好让消费者退车的准备。多家平台仅对《南风窗》记者表示,断贷会对征信产生影响,要付违约金。
  目前来说,银行办理车贷门槛较高、首付高,审批流程繁琐,这一类客户群体相对来说是最优质的,其次就是汽车金融公司的客户。互联网系公司做汽车融资租赁,主要是针对银行、汽车金融公司无法覆盖的人群。新华信数据显示,汽车金融产品在年轻群体尤其是30岁以下人群中的渗透率更高,达52%。
  地域分布上,许多互联网平台都选择了把业务下沉到三四线城市,这些地区的年轻消费者购车意愿在增强,同时又熟悉互联网。
  例如,趣店的大白分期就定位为“年轻人的第一辆车”,已在全国各地开设了175家自营门店,多布局在三四线城市核心商圈。趣店集团高级副总裁、大白汽车负责人许龙也在和上汽通用的战略合作会上表示,双方将实现渠道向三四五线城市的深度下沉与全面渗透,加快市场拓展。
  金融的爆发,效果明显。仅以弹个车为例,2017年,弹个车在“双11”和“双12”成交量近7000台,合同总金额达10亿。据公安部统计,截至2017年,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3.1亿辆,2017年在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新注册登记汽车2813万辆,创下历史新高。
 
  车的另一个用途
  贷款买来的汽车,最后还是用来贷款。这种循环正发生在部分购车者身上,凸显了他们的财务困局,以及消费观的稚嫩。
  比如,“车抵贷”正在流行,即借款人或第三人的汽车或自购车作为抵押物向金融机构或汽车消费贷款公司取得贷款。这种以汽车作为抵押物的贷款,做的就是个人现金流短缺的生意。
  规模化的互联网汽车金融平台需要审核银行征信和银行流水,但一些借贷平台或小额贷款公司对借款人资质标准越放越低。信用情况相对较差无法通过信用贷的形式贷款的用户是他们的目标对象,毕竟还有车辆为抵押物。
  《南风窗》记者采访到一位车主,他说,2014年时,农村户籍无固定工作的弟弟拜托他以他的名义向银行贷款购置了一台东风日产逸轩,三年还完贷款后便过户给弟弟,总计花费数十万元。短短几个月后弟弟就为了5万元将车在借贷平台抵押,最终无法按时还款,导致车辆被收走。
  这样的案例很多,很多平台不论借款人资质、征信如何,只要见到车就可以抵押放款。甚至有平台打出“按揭车,也能贷”这类口号。实际上,正在按揭的车子贷款还没有还清,原则上是不能拿来申请贷款的。甚至还有人钻“审核不严”的空子,在不同的平台进行二次抵押,将已作为抵押物抵押的车辆,再次作为抵押物进行抵押,从而获取贷款,导致经常有 “抢车”的事件发生。
  “车贷”可以“正着贷”,即贷款买车,也可以“反着贷”,即车抵贷,抵押汽车来贷款。贷款买车毕竟是主流,车抵贷只是印证了前者的繁荣背后,信用土壤并不坚实。
  如今,车贷行业正在迎来一场大洗牌。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在2017年4月-2018年3月这一年的时间内,涉及车贷业务的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由590家缩水至384家,缩水超三成。
  这波行业缩水源自于不良率。《南风窗》记者注意到,车贷对催收的依赖过高。在“重催收不重风控”的模式下,逾期率不可避免地增加了,可某些平台认为“催收”是最好的风控手段,能简单粗暴地降低逾期率。但实际上,二者之间是恶性循环。
  今年5月,一家选择清盘的汽车贷公司的公告称,公司响应国家政策,杜绝暴力催收,逾期及坏账已全面禁止强制拖车或上门催收等行为,全部改为文明催收电话提醒,或通过法律诉讼的方式对逾期和坏账进行处理,造成不良资产的处理时间周期变长,公司垫付资金压力变大。
  清盘实属无奈,平台逾期率越来越高,坏账暴露彻底,还涌现出了一批老赖。某种程度上,这是当下消费者超出自身能力消费的“恶果”,再加上制度不健全导致违法成本过低,使得这个环境变得更加恶劣。
  宏利金融给出的一份数据称,中国年轻一代背负的债务达到了他们月收入的18.5倍,这不仅远远高于自己的父辈,在亚洲同龄人里也排在最高一档。2017年年底,中国首份工薪阶层信贷发展报告显示,工薪家庭实际获得的消费信贷中,车辆信贷占比最大,为30.6%。
  故事还没完,新车才刚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