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话语权与雷神之锤

话语权与雷神之锤

李少威 副主编 | 2018-08-02 | 南风窗

  《复仇者联盟》里的超级英雄雷神索尔,有一把专属的锤子,除了他谁也拿不动,更遑论抡起来打人了。
  类似的武器专属于一个人的故事还有很多,比如亚瑟王和“伊克卡利布尔”神剑,孙悟空和金箍棒。这种迷人的角色设计,包含着对权力这个词的深刻理解。它解释说:权力的合法性来自某种神圣的力量,而其存在方式则是绝对垄断的。
  亚瑟王神剑还有一个“补充条款”,剑鞘不能丢失,确保这一点亚瑟王就永不流血。因为亚瑟王是个政治家,所以神话也更现实主义—必须用尽办法保障权柄在手。
  今天我们不去讨论所有类型的权力,只涉及一种—话语权。话语权的层次如果足够高,事实上就包含了所有类型的权力在内。
  政治哲学很晦涩,用“人话”来描述话语权,它是指这样一种状态:好坏、对错由我说了算,行为规则由我来制定。前者宣布价值,后者落实价值。
  如果价值体系和规则体系对所有成员都适用,那么它就会表现为一种契约,呈现出一种表象的公平。要害是它不可能对所有成员适用,因为它对规则制定者一定不适用。
  打个比方,假设一个环境,植物只有果树和青草,动物只有猴子和牛,如果猴子制定规则说不能破坏草地,那么牛就会陷入困境,猴子们则丝毫不受影响,但表面上规则是对猴子和牛都适用的。
  国际上的所谓话语权,其实就是猴子和牛的故事。当然,它不会呈现得那么简单粗暴,它会先用价值体系的说辞,先确定什么叫道义、是非,这种布道行为,更符合“话语权”的字面含义。
  比如,工业化在积累阶段必定会破坏环境,但完成积累以后,就可以转型为相对清洁的生产方式并且修复环境。走在前面的、完成了转型的先进国家掌握着话语权,它们就会共同确认破坏环境是多么可耻的一件事,然后用国际规则来限制污染,那些还处在积累阶段的国家就会非常难受,甚至丧失发展机会。
  又比如,工业化的先进国家,经历过积累阶段对工人的近乎奴役的剥削以及后者的剧烈斗争之后,完成了转型,工人一天只需要工作8小时甚至更短,有了更好的工作条件和福利保障。这时它们又会把本国的工人权利定义为一种普遍规则,让那些试图通过更勤奋的劳动来苦苦追赶的国家随时陷入舆论困境。
  道德上很正当,规则上很公平,但遵守起来,有的人很自在,有的人很痛苦,有的人轻松获益,有的人持续受损。而且这种正当和公平是建构在一个原则上的—不能追述历史,一旦追述历史就会破坏话语权的神圣性。
  当然,先进未必总是先进,落后不一定一直落后。未来是动态的,这就在愿景上扩展了价值与规则的正当性。如果有能力赶上来,和先进者比肩,那规则对你而言也一样是如鱼得水。如果牛一直伸长脖子去够树叶吃,久而久之进化为“长颈牛”,既保护了草地又获得了食物,不是两全其美吗?
  看上去很美。雷神把锤子丢在地上说,谁拿得起来就送给谁,人们纷纷使劲去拿。雷神当然也担心有一两个人真能把它拿起来,但他又是自信的,他还有新的法宝。
  话语权掌握者会持续通过另一种方式来继续掌握话语权—确保代差。当你拿起锤子的时候,锤子就已经无法定义权力了。比如,以前他会说,自由贸易,自由贸易,当你真的有能力和他进行自由贸易的时候,他又说,对等贸易,对等贸易。
  你好不容易拿起锤子,本以为规则终于不会随时随地跟你为难了,但处境反而更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