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奥夫拉多尔当选总统,利好中墨关系

奥夫拉多尔当选总统,利好中墨关系

向骏 台湾致理科技大学国贸系教授兼拉美经贸研究中心主任 | 2018-08-02 | 南风窗

  由于激进的立场,奥夫拉多尔被比喻为查韦斯。对他而言,展现男子气概最简单的做法是仿效秘鲁前总统库琴斯基,就任总统后选择中国为首次出访的目的地。
 

  在一场选前笼罩着政治暗杀疑云的墨西哥大选中,被称为“左翼特朗普”“热带弥赛亚”的反建制候选人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简称AMLO),击败轮替执政的国家行动党和革命制度党所推举的两位候选人,以超过53%的得票率赢得7月1日的总统选举,将于12月1日就职,任期6年。
  奥夫拉多尔曾在竞选中承诺,将通过“较低度”的对抗方式,革除国家腐败和贩毒集团问题。其政府可能对外国投资进行更严厉审查,恐将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投下变量。与此同时,墨西哥作为全球第四大汽车出口国,却是中国对美洲投资的一块沃土,墨西哥新政府应有机会与中国走得更近。
 
  谁是奥夫拉多尔?
  1953年出生的奥夫拉多尔,是兄弟姐妹七人中的老大。其就读国立自治大学期间,历史和政治哲学成绩很好,但统计和数学得重修。他的毕业论文写的是墨西哥独立初期五度遭逢外侮,其中两次与美国有关。
  奥夫拉多尔原为长期执政党—革命制度党(PRI)党员。该党卡德纳斯、李多等人于1989年结合墨西哥社会主义党和其他左派社会团体,组织成立中间偏左的“民主革命党”,奥夫拉多尔成为该党Tabasco州主席。
  民主革命党成立后,透过多次选举成为墨西哥政坛第三大势力,在1997年不但一举拿下首都墨西哥城的市长宝座,更在众议院里同革命制度党、国家行动党三足鼎立,开启墨西哥政治新局。
  2000年-2005年任墨西哥城市长的奥夫拉多尔,在底层民众当中极具蛊惑力。2006年参选总统时,他以0.56%差距败给国家行动党的卡尔德隆;当年11月,奥夫拉多尔自行举办总统就职典礼,并表示会成立一个“平行政府”。
  2012年奥夫拉多尔再次参选总统,但以32.6%再度失利;革命制度党虽完成“二次政党轮替”,但培尼亚·涅托仅获38.2%选票。奥夫拉多尔败选后,脱离“民主革命党”并于2014年成立“国家复兴运动党”。
  涅托当政期间,执政党革命制度党出现数不清的丑闻,譬如涅托妻子700万美元的住宅曾属于一家政府承包商。2018年大选,本将抛弃涅托的革命制度党而重新支持保守的国家行动党,但经过2006年-2012年犯罪猖獗的时期,墨西哥人对国家行动党也感到厌烦,这就有了奥夫拉多尔的民调一路飘红。
  由于激进的立场,奥夫拉多尔被“革命制度党”比喻为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甚或其接班人马杜罗。为淡化反商形象,奥夫拉多尔在今年3月全国银行巨头年会上强调,如果当选绝对“不没收、不征收、不国有化、不贪腐”。当选后他又说,希望与美国保持互相尊重,保护墨西哥移民在美国的利益。
 
  NAFTA前景堪虑
  奥夫拉多尔曾就美墨边界修墙事件,与特朗普掀起口舌之争。特朗普一度表示,如果与墨西哥新政府关系紧张,美国或可对自墨西哥进口的汽车加征关税。
墨、美共享约3000公里的边界,双方关系盘根错节。
  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认为:“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违背了所有战略准则……美国数十年来与墨西哥培养友好关系的不懈努力也被浪费。美国目前对墨西哥采取的政策,简直就是为了让墨西哥能选出一位激进左翼总统。”
  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看,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应该是使墨西哥迈向发达国家的重要里程碑。NAFTA固然提高了墨西哥产业的国际竞争力,但也改变了该国数十年稳定的经济利益平衡,最终导致2000年的“政党轮替”。
  然而,墨西哥的经济体制也因NAFTA获得改善。曾参与谈判协商的墨西哥经济学者德拉卡业认为:“NAFTA树立了法治,有些人可能并不认为法治是一种特别符合墨西哥现状的理念……法治会迫使你坚定不移地做正确的事。”
  未料,特朗普却多次威胁退出NAFTA。诺贝尔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警告:“如果我们鄙视规则,其他人也会。那整个贸易体系就解体了,其破坏力影响全球,包括美国的制造业。”有鉴于此,墨西哥已开始加强和拉美“太平洋联盟”的整合,并寻求加强与亚洲的关系。
  6月1日开始,美国对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铝产品征收高关税。墨西哥经济部长瓜哈尔多表示“不合逻辑,令人费解”,会导致“两败俱伤”。4天后墨西哥总统下令对自美国进口的猪肉、苹果、马铃薯、番茄、摩托船、波本威士忌、扁材钢、乳酪等,课征15%至25%的关税且立即生效。
  奥夫拉多尔当选后说,他将提议让他手下的专家小组加入陷入僵局的NAFTA谈判。过去一年来,美墨加就NAFTA经历多轮谈判。由于美方咄咄逼人,谈判暂停。奥夫拉多尔支持三方以谈判方式更新这项协定,但NAFTA前景依然堪虑。
 
  中墨关系改善的契机
  墨西哥是继古巴、智利、秘鲁之后,第四个与中国建交的拉美国家。然因两国产业结构类似,自1980年代起墨、中开始在美国市场竞争。墨西哥指责中国透过出口低工资生产的廉价货品冲击其出口,直到谈判的最后一刻,才不再反对中国加入WTO。
  中国正式成为WTO第143个成员国后,墨西哥产品在国际市场被中国产品打得溃不成军。据统计,2002年-2006年间中国产品使墨西哥对美出口损失150亿美元。国际劳工组织的研究指出,1995年-2011年间,墨西哥在与中国的贸易竞争中失去50万个就业岗位,是拉丁美洲损失最惨重的国家。
  但也正因此,墨西哥被倒逼加强对外开放。2012年与智利、秘鲁和哥伦比亚签署“拉美太平洋联盟”框架协定后,墨西哥更宣布成为“跨太平洋伙伴协议”第十个谈判国家。同年7月1日涅托当选总统后,立即投书《纽约时报》表示将“展开和亚太地区政经合作的新时代”。凡此种种,充分显示墨西哥进军亚洲的强烈企图。
  截至2017年,墨西哥已签署了12个自由贸易协定(FTA),涵盖46个国家/地区。中国虽签署了16个FTA但仅覆盖24个国家/地区,因此双方在经贸上仍可算是潜在的竞争对手。
  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当选总统,不只是墨西哥的历史关节点,更是中墨关系改善的契机。这主要是因为,特朗普的有毒管治,已相当程度破坏美墨关系;激进左翼出身的奥夫拉多尔,可能导致墨美关系恶化;美国发动贸易战,则增加墨、中改善关系机会。
  特朗普可算是奥夫拉多尔最重要的助选员之一。2015年6月特朗普宣布参选时,称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带来毒品、带来犯罪,本身又是强奸犯”。次年夏天,特朗普应墨西哥总统涅托之邀访墨,不少民众认为严重伤害墨西哥人的民族自尊。不久后特朗普表示“北美自贸协定是史上最糟糕的贸易协定”,将根据该协定第2205条要求,展开重新谈判甚至退出该协定。
  特朗普就职后,对墨西哥更不手软。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认为,要落实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就是“任何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都将拼写为NAFFTA,即北美自由公平贸易协定”。今年4月初,特朗普连续发推文,批评美国民主党与墨西哥政府未能阻止与日俱增的“危险非法移民潮”,矢言不再谈判“童年抵美暂缓遣返计划”(DACA)。
所以,《经济学人》才将奥夫拉多尔的当选,看作是“墨西哥对唐纳德·特朗普的回答”。
 
  深化战略伙伴关系的机遇
  特朗普上任第一天就宣布退出TPP。当年11月,TPP虽顺利转型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但墨西哥仍可透过“太平洋联盟”与中国发展更紧密的经贸关系。属于该联盟的智利、秘鲁,已与中国签署FTA,哥伦比亚正在研议中。
  中墨关系升温,主要是在涅托任期之初。2013年4月涅托总统正式访问中国,并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双方达成加强中墨关系重要共识。同年6月,习近平在墨西哥表示:“为了推动中墨关系加快发展,必须趁热打铁、乘势而上。”
  然而,2014年11月墨西哥首次高铁竞投,却因只有中国财团入标被指不公,高铁项目遭搁置。
  幸而,能源合作未受干扰。2013年12月涅托签署了石油改革法案,正式结束了墨西哥石油业长达75年的国有垄断,正式开放新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权。2016年中国海洋石油集团一举拿下八块油气田中的两块,价值约合12亿美元;未来中方还将与墨西哥、美国和欧洲企业参与另外29块油气田开采权的竞标。
  根据联合国出版的《世界投资报告》,2017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下滑23%。由于特朗普政府一直试图减少美国企业境外生产,并推动美国跨国公司将海外工厂迁回美国,2018年最不确定的产业是汽车制造。
  过去1/4世纪里,墨西哥受惠于NAFTA成为全球汽车制造中心之一,然因美中墨三国在全球供应链中早已盘根错节,中国有能力填补美国造成的供应链缺口。2017年2月,墨西哥宣布中国江淮汽车和墨西哥运动休旅车企业合作,将投资2.12亿美元兴建厂房。该协议将扩大墨西哥希达哥州的工厂产能,未来SUV市场将锁定墨西哥、中美洲和南美洲。
  墨西哥前外长豪尔赫·卡斯达涅达,曾形容墨西哥争取在中国扩大利益为“男子气概的展现”。对奥夫拉多尔而言,展现男子气概最简单的做法是仿效秘鲁前总统库琴斯基,就任总统后选择中国为首次出访的目的地。在访问北京前后,以贵宾身份亲自出席明年春季在四川成都召开的美洲开发银行年会,应该算是适当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