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美朝过招,“马拉松”起跑?

美朝过招,“马拉松”起跑?

本刊记者 雷墨 | 2018-08-21 | 南风窗

  特朗普本想把朝核谈判变成“短道速滑”,但平壤却在约他跑“马拉松”。朝鲜实现完全弃核可能需要10至15年时间,特朗普有没有耐心跑下去,仍然存疑。
 

  7月27日是《朝鲜停战协定》签署65周年纪念日。根据美朝事先的约定,朝方把55具美军遗骸交给美方。寻找并返还朝鲜战争期间美军阵亡人员遗骸,是美朝6·12新加坡峰会达成的共识之一。但据美国媒体报道,选择在7月27日这一天移交首批美军遗骸,是平壤方面主动提出的要求。
  朝方的意图很明显,是想提醒美方朝鲜战争还没有结束,朝核谈判应该从结束战争状态开始。对美国来说,这样的谈判起点是很低的。美国坚持把朝鲜弃核视为构建互信的前提,但朝鲜希望把弃核谈判变成构建朝美互信的过程。可以说,朝核谈判事实上并未真正开启。另一方面,这两个国家都被“锁定”在了对话的轨道上,所不同的只是程度而已。
 
  高开低走
  自从狮城首脑会晤“举世瞩目”之后,美朝互动就进入了一段“休眠期”。6月2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参议院接受质询,被问到美朝谈判的进展时说:“我不打算谈论正在发生的谈判的细节……我认为这不合适,坦率地说这对我们希望取得的最终成果会有副作用。”事实上,那时蓬佩奥的确没什么可以向参议院说明的进展,因为实质性的谈判根本就没有发生。
  6月28日,美国媒体传出蓬佩奥将在7月6日访问朝鲜。值得注意的是,蓬佩奥原定在这一天与访美的印度外长会晤。这表明他的朝鲜之行可能是仓促的临时性安排。6月29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援引美国情报官员的话称,最近几个月朝鲜一直在加速生产“武器级核材料”,即便在“金特会”后也没有任何减产的迹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朝鲜在欺骗美国”。这一消息几乎坐实了蓬佩奥访朝的“临时性”。
  美国国务院在7月2日才证实蓬佩奥访朝的消息。在此之前,美朝围绕这次访问本身就有一番较量。7月1日,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金成与朝鲜副外相崔善姬就蓬佩奥访朝事宜在板门店举行会晤。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方提出与朝鲜建立可靠的沟通渠道,以及讨论蓬佩奥访朝的具体议题,朝方都未给予正面回应。也就是说,蓬佩奥飞赴平壤前,跟朝鲜谈什么都没有达成共识。
  对于这次“金特会”后首次朝美高层接触,平壤营造出的氛围是冷淡。7月2日宣布蓬佩奥访朝消息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桑德斯对媒体说,蓬佩奥将会晤金正恩与朝方其他官员。但蓬佩奥在平壤期间并没有见到金正恩,与他会谈的是朝鲜统一战线部部长金英哲,后者向他转交了一封金正恩写给特朗普的亲笔信。这与他前两次访朝时都面见金正恩相比,外交礼遇上已经被降级。
  离开平壤第二天(7月8日)访问日本期间,蓬佩奥对媒体表示,他与朝方官员举行了富有成效的会谈,在几乎所有核心问题上都取得了进展。但数小时后,朝中社以外交部发言人的名义发表声明,对蓬佩奥会谈时表现出的态度和立场感到“无比遗憾”,对会谈结果表示“极其担忧”。这份声明与蓬佩奥的表态大相径庭,甚至对美方使用了“强盗式思维”的措辞。
  从声明内容看,朝鲜不满的是蓬佩奥会谈时只要求朝鲜单方面弃核,对构建朝鲜半岛和平机制闭口不谈。据韩国媒体报道,蓬佩奥对朝方提了三点建议:讨论朝鲜申报核武器、弃核时间表,以及拆除导弹发动机试验场(新加坡峰会期间金正恩曾就此对特朗普做了口头承诺)。由此可见,蓬佩奥本想给美朝谈判建立一个高起点—直接切入朝鲜弃核这个核心问题。
  不过,朝鲜所希望的“起点”是先谈朝核以外的问题,而且是按照朝鲜的节奏进行。蓬佩奥访问平壤,不仅在朝鲜弃核问题上一无所获,甚至连移交美军遗骸的事也没有谈妥。他7月7日离开平壤前,朝鲜只是答应朝美军方7月12日在板门店会晤,讨论移交美军遗骸的数量、日期等问题。但在7月12日,朝方人员并未如期赴约,而是通知美方,要求把谈判级别升级为将军级。随后就出现了7月15日美朝举行的2009年以来首次将军级会谈。
  蓬佩奥“急赴朝鲜”,说明特朗普政府的对朝外交还带有危机管理色彩。而朝鲜对蓬佩奥平壤之行的“冷处理”,表明朝鲜在刻意影响朝美互动的议程设置和谈判节奏。后“金特会”时期美朝谈判高开低走,与双方政策运作的“绩效”落差不无关系。换句话说,现阶段美朝互动呈现的态势是朝鲜主导、美国“跟跑”。
 
  谨慎出牌
  没有交谈甚欢,也没有不欢而散,美朝都在谨慎出牌。
  虽然平壤之行没有获得期望的结果,但蓬佩奥也没有对朝鲜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让步。他在与金英哲谈判时重申,在朝鲜实现完全弃核之前,特朗普政府不会与平壤讨论解除经济制裁的问题。对于朝鲜提出的宣布结束战争状态,蓬佩奥开出的条件是朝鲜必须在弃核上采取具体行动。
  7月20日,蓬佩奥在联合国安理会做关于朝核问题的情况简报,但他的主要任务是呼吁国际社会不要松动对朝鲜的经济制裁,并敦促朝鲜弃核。蓬佩奥指责朝鲜一直在违反安理会制裁决议,称“制裁得不到实施,朝鲜无核化的前景就会变得渺茫”。他还表示,无核化的范围和规模已有共识,朝鲜人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我们希望看到金主席兑现他对世界所做的承诺”。
  在继续施压的同时,美国也在尽量维持着美朝“斗而不破”的局面。朝鲜对蓬佩奥访问平壤发出“负面”评价的声明后,有美国媒体猜测这可能成为特朗普政府重回“怒与火”模式的导火索。但特朗普随后表示对金正恩履行承诺有信心。7月12日朝鲜缺席美朝板门店会谈当天,特朗普“晒出”金正恩给他的亲笔信,并称其为“重大进展”。事实上,那封信对朝核问题只字未提,主要表达的是金正恩对与特朗普个人关系的信心,以及对改善朝美关系的期待。
  7月22日,《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特朗普对朝核谈判毫无进展颇为不满,要求每天向他汇报事态近况。特朗普在推特上回应称这是“假新闻”,他对朝核谈判进展“很开心”。
  特朗普以“开心”掩饰他政策上的无奈。胡佛研究所学者迈克尔·奥斯林表示,目前朝鲜有效地控制了美朝关系的节奏,并成功地让美国陷入了被动反应的模式。只要朝鲜不再做出核试验、试射导弹等挑衅,特朗普政府追加制裁就不可能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
  朝鲜的“套路”与特朗普政府类似。平壤给了来访的蓬佩奥“冷脸”,同时也给了特朗普一封热情洋溢的亲笔信。朝鲜外交部的声明,在表达对与蓬佩奥谈判结果失望的同时,也表示“我们依然珍视特朗普总统的善意”。赞扬特朗普却批评蓬佩奥,传递出的信息是朝鲜不会关闭谈判的大门,但也不会对美方的政策立场照单全收。很显然,平壤在展现外交强势一面的同时,也在小心谨慎地不逾越特朗普的耐心底线。
  金正恩对到访的蓬佩奥避而不见,很可能意味着在后“金特会”时期,这样的会面不会再像此前那样容易。朝鲜会“紧盯”特朗普。在美国传统基金会学者布鲁斯·克林纳看来,目前朝鲜的外交行为,表现出明显的与特朗普直接打交道的倾向,并试图让蓬佩奥与谈判进程脱钩。
  至此,美朝可以说完成了后“金特会”时期首轮过招。特朗普本想把朝核谈判变成“短道速滑”,但平壤却在约他跑“马拉松”。特朗普目前似乎选择了从长计议,他在7月17日对媒体表示,与朝鲜的谈判没有时间限制,也没有速度限制。之后,他又表示对9个月以来朝鲜都没有进行导弹试射与核试验感到满意。
 
  从长计议?
  鉴于朝美间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指望朝鲜短期内快速弃核并不现实。韩国外长康京和称,无核化进程需要从长计议,实现完全无核化是韩美坚定不移的共同目标,也是国际社会的目标。
  如果说朝鲜在“弃核”方面扭扭捏捏,只迈出了5月份摧毁丰溪里4个核试验坑道的一小步,那么在“弃导”方面它还是有所表示。
  据韩国媒体7月24日报道,有迹象显示朝鲜正在拆除曾试射弹道导弹的平安北道铁山郡西海卫星发射场。蓬佩奥表示,这是金正恩在兑现对特朗普的口头承诺,美国正在努力争取让朝鲜同意,在试验场拆除完毕后允许核查人员进入。但蓬佩奥也称,尽管朝鲜承诺无核化,但它仍在继续生产核原料。
  针对媒体报道朝鲜开始拆除“发展弹道导弹技术的核心设施”西海卫星发射场,美国新任驻韩大使哈里斯表示,美方对朝鲜拆除导弹发动机试验场、归还美军遗骸寄予厚望,这些举措将成为“衡量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诚意的重要标志”。美国中期选举日期临近,朝鲜此举无疑是在向特朗普示好。
  朝鲜的主动“示好”很大程度上也是压力所致。7月20日,韩国央行公布了朝鲜2017年的经济数据。数据显示,朝鲜经济2017年萎缩了3.5%,经济增长率创下1997年(负增长6.5%)以来最大跌幅。如果考虑到2016年3.9%的增幅,那么朝鲜经济萎缩幅度就更明显了。2017年朝鲜外贸下降了15%,其中出口下降37%。毫无疑问,经济制裁给朝鲜经济造成了实实在在的痛感。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学者迈克尔·史文认为,虽然特朗普的谈判策略没有连贯性和系统性,但他已经“歪打误撞”地做出了正确决策。“他愿意探讨把美朝关系从敌对转变为友好的可能性,而且他也在试图努力帮助朝鲜从一个封闭的国家转型为正常、开放的国家,尽管朝鲜在立即弃核上犹豫不决。”
  蓬佩奥最近的表态似乎印证了迈克尔·史文的分析。7月20日在安理会做简报时,蓬佩奥对媒体说,特朗普政府希望朝鲜未来不是作为“贱民”而是朋友出现在联合国。7月9日,也就是结束朝鲜之行后两天,他在谈到朝核谈判时说,美国目前的工作是让朝鲜认识到,拥核自保在战略上是错误的。“金主席曾告诉特朗普总统他明白这一点,我当时在场。”
  但希望并不等同于政策。今年5月28日,美国斯坦福大学三位核武技术专家发布了一份关于朝鲜弃核路线图的报告,综合技术与政治因素分析后得出结论,朝鲜实现完全弃核可能需要10至15年时间。这意味着美朝谈判很可能是“马拉松”式的。目前来看,特朗普似乎接受了平壤的邀约,但他有没有耐心跑下去,显然还是一个巨大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