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不甘沉沦的南非如何变?

不甘沉沦的南非如何变?

覃胜勇 中山大学 | 2018-08-21 | 南风窗

  尽管拉马福萨代表执政党的改革派,在2019年大选前向南非时弊宣战,但未来南非经济情势仍然严峻,经济前景似不如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其他非洲国家受看好。

  “让我们从冲突和压迫的荒野,走进希望、自由、民主和平等的土地吧。”曼德拉昔日的门徒、如今的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7月18日曼德拉百岁冥诞纪念活动上说。
自1994年种族和解以来,南非成功结束了种族隔离,实施全民参与的民主制。在执政的24年中,非洲人国民大会(ANC,简称非国大)这个南非唯一的跨种族政党,已经创造出了人数庞大的黑人中产阶级(主要是在公共领域)和稍小一些的、明显的黑人特权阶层。
  不过,非国大还没有显著缩小棚户区的选民和其他社会阶层之间的鸿沟。而持续的不平等会引发强烈的怨恨,加剧围绕不能兑现的公共服务而起的暴力抗议、罢工和宿命论。
  随着2017年底非国大新领导层的选出,具有商会背景及企业经营经验的拉马福萨被寄予厚望。拉马福萨代表执政党的改革派,行事作风温和、稳健,并且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其在就职演说时承诺要尽力恢复南非的经济成长。他强调南非属于所有南非人,要建立一个新国家,对抗严重的贪腐及处理贫富不均的问题。
 
  拉马福萨宣示反腐
  2010年以来,南非经济一直萎靡不振,居民收入、工作、住房、人身安全、教育和健康水平,都低于OECD新兴国家的平均水平;广泛存在的贫困问题,也加剧了南非社会的不平等和不稳定状况。显然,在祖马2009年当选总统后,针对政府的多项腐败指控所导致的政治乱局,拖累了南非经济发展状况。
  66岁的拉马福萨是南非最有钱的政客之一,估计身家高达4.5亿美元。其商业王国涉及矿业、媒体、电讯、餐饮业,并拥有南非的麦当劳专营权。不过,拉马福萨曾被批评依靠非国大的地位获得内幕资讯,与各级政府官员走得过近,并且在6年前警察枪杀34名罢工矿工一事上扮演了不光彩角色。
  在白人统治时代,拉马福萨本人领导过矿场罢工行动;他亦曾是曼德拉与白人政府谈判的代表,以律师身份参与草拟结束南非白人统治后的宪法;他还曾在国际舞台上亮相,例如作为北爱尔兰冲突中的调查员,在北爱和平进程中担当重要角色。
  当年,他很想成为曼德拉执政时的倚靠,不过被曼德拉忽视,让他失望到拒绝出席曼德拉的总统就职典礼,以及拒绝成为政府官员。今后他要改变南非,首要任务是处理政府的贪腐问题、国内经济问题以及团结党内各派系,特别是祖马仍然在家乡有一定支持度,令拉马福萨在处理祖马离任问题上更加小心翼翼。
  祖马辞职,让带有非国大内部权斗色彩的政坛风波告一段落,或将有利于南非社会和政治稳定。执政之初,拉马福萨的主要任务就是反腐,包括根除非国大的腐败成员,并将反腐扩大到整个国家层面。虽然挑战很大,但在克服党内分裂危机后,反腐重任并非无法实现。
  2018年2月拉马福萨被国会选为总统,随后在“立法首都”开普敦发表了国情咨文。他并没有像以往的南非总统一样,回顾过去一年南非政府工作取得的进展,而是主要强调了南非各界各党派精诚合作的重要性,并重申反腐决心,称2018年将扭转公共部门的腐败现状,不允许掠夺公共资源、窃取民众财富的现象继续存在。
  未来6年南非将重新出发,拉马福萨总统面对过去的不正义、现在的不公平,其尊重司法,重视媒体及公民社会团体的作风,让大家可以审慎乐观地期待。
  南非将于2019年举行全国大选,执政党似也警觉到支持率持续下滑的严重性,担心会被迫与白人的政党“民主联盟”组建联合政府。所以,面对祖马执政以来南非经济的持续低迷,振兴经济和劳动力市场也是拉马福萨执政的重中之重。
  为此,在国情咨文演讲中,拉马福萨将降低失业率、杜绝腐败和加强基建,作为新政府的首要目标。他强调了对目前年轻人失业率的关注,表示计划在未来几年内创造100万个带薪实习岗位。他还谈到制造业在创造就业方面的巨大潜力,表示南非政府将致力于解决制造业产量下滑问题,进一步推动纺织和家具等制造业部门的本地化。
 
  经济多元化及其问题
  种族和解20多年来,南非经济日渐摆脱过去由“矿产能源复合体”主宰经济的状况,呈现出多元发展的趋势。服务业、制造业(包括汽车、化工、金属加工等)、矿业和农业的产值,分别约占南非GDP的60%、29%、2%和8%。
  南非人口近6000万,加上人均GDP较高(2017年为6161美元)和私人消费强劲(占南非GDP约60%),因此是非洲最有吸引力的消费市场之一。而由于国民的英语水平较高,加上电讯基础设施先进,南非日益成为跨国公司外包业务的落脚地。
  对南非经济多元化的挑战在于:矿业及能源上游工业发达,造成产业结构失衡,整个国家缺乏中下游的完整产业链,很大程度上需要出口初级原料至其他先进国家,加工生产后再回销。而南非的商品渠道由大财团主控,大型连锁店遍布全国,甚至于遍布南非邻近国家如莱索托、斯威士兰、纳米比亚及博茨瓦纳等国。占南非人口少数的白人占有社会消费总量的60%,而广大黑人却只拥有消费量的40%。
  南非中高收入阶层以白人为主,这些消费者在衣食住行方面都相当注重,习惯消费欧美日等地的高质量、高价位产品。而占总人口数89%的有色人和黑人,多选用本地产的中低档产品。因此,南非政府称白人消费市场为第一经济,黑人消费市场为第二经济。
  好在种族隔离的废止,以及政府推动《黑人经济振兴法案》(Black Economic Empowerment,BEE)、《优先采购政策架构法》等法案,加强对本地产品的采购,创造出约400万黑人新贵,为南非市场注入一股新的力量。
  但南非过去几年的经济成长系依赖消费驱动,缺乏具重要性的结构改革政策,其经济成长深受全球经济形势左右。由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跌等因素,南非经济在2016年陷入1994年以来最严重的困境。随着国际收支恶化,南非币剧贬,加上国内干旱严重影响玉米等农作物生长,月度通胀率一度达到6.8%。2017年,南非经济开始恢复增长。预计2018年南非经济增长1.5%左右,整体通胀率同比将略低于6%。
  以新兴经济体之标准来看,南非经济增速偏低。这几年由于失业严重、治安败坏、停电危机及罢工频传,致国内消费不振;出口复因主要外销市场如欧元区、中国大陆等需求不够强劲,影响出口成长力道。未来南非经济情势仍然严峻,经济前景似不如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其他非洲国家受看好。
  南非若要促进长远经济增长,必须解决各类社会和经济难题,包括失业、收入不均、过度依赖天然资源、基建落后及社会撕裂等。IMF呼吁南非政府及企业进行结构性改革,包括:进行电力等基建投资、引入更多私企竞争、降低劳动市场僵固性、强化教育体制等。该国政府已推出《国家发展计划2030》,由国家带头进行基建和工业投资,希望藉此推高就业率及经济增长。
 
  不容低估的投资风险
  南非由于白人移民群体与欧洲国家关系密切,故外商直接投资仍以欧美国家为主,依次为英国、德国、其他欧洲国家、美国及亚洲国家。外商投资行业以金融、保险、地产及商业服务居首,其次为采矿、制造业、零售餐饮及交通运输等。
  中国政府前些年积极鼓励对外投资,加上对非洲能源矿产需求大增,因而中国大陆在南非的投资急速成长。目前,在南非的中国大陆企业有数百家,华为、海信、建设银行等企业都经营得不错。以海信为例,在南非电器行业里数一数二。此外,中企亦在南非农业领域投资颇多。
  但因为治安问题,在南非的中资民营企业相较过去已经有所减少;由于南非税负及利率偏高、南非币长期走贬,中资企业在南非不少还是亏损的。
  具体而言,外商主要面临如下投资风险:
  其一,南非政府在行政作业上技术性干扰外资企业。总体上,南非欢迎外商投资,对外商投资经营之行业几无限制,但外商若欲取得南非政府或国营事业单位之采购订单,仍须符合《黑人经济振兴法案》的相关规定。需要指出的是,南非政府虽奖励外来投资,但为保护南非本地企业,会在行政作业上技术性干扰外资企业。此外,南非政府行政作业繁杂、办事效率低落、政府机构横向联系差,厂商在申请执照等文件时,面临时程冗长、索贿严重等情形。
  其二,社会治安败坏,暴力犯罪猖獗。南非自废除死刑后,对刑事犯求刑宽松,加上失业率居高不下,致暴力犯罪杀人事件时有所闻,影响外商投资意愿。南非近几年的治安环境令人担忧,尤其是北部与津巴布韦接壤的林波波省、约翰内斯堡索韦托地区、西北省偏远地区及德班地区等,暴乱频传,且蔓延趋势犹如燎原之火。外籍人士的商店与居所,不断遭到抢劫或者焚毁,在暴乱中丧生之外籍人员亦比比皆是,尤其以津巴布韦、巴基斯坦、印度、索马里及中国大陆之商人受害最严重,也对南非国家形象产生严重伤害。
  其三,签证限制及劳资纠纷问题。南非劳工素质偏低,多为无技术劳工,缺乏经理及技术人员,而外商在为海外专才申办工作签证时,却面临重重困难。南非劳工法严苛,倾向于保障黑人、女性及残障人士,易滋生劳资纠纷;工会十分强势,每当发生劳资纠纷,工会即鼓吹罢工,并对不从者常施加威胁。近几年南非罢工有愈演愈烈之势,2014年即接连发生铂金矿业、金属工人全国工会及邮政工人的大规模罢工事件,对南非经济成长造成伤害。
  其四,缺乏周边工业之支持,专业人才却持续外流。南非缺少生产零配件之周边卫星工业支持,机器设备之零配件仍须仰赖进口,保持一定库存量则增加成本,库存不足、补给中断则造成停工,影响生产。近年来,由于南非经济不振,各行业精英人才大量流失,尤其是具有专业技能之白人族群纷纷移居海外。
  总的来说,南非新兴的民主制正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考验。新任总统过去追随曼德拉对抗白人政权多年,但因未能继任曼德拉,转赴商界发展成功,成为南非富商。他深知唯有彻底根除贪腐问题,才能挽救南非的经济,增加年轻人就业机会,消除贫穷;否则,短暂的蜜月期一过,南非人民恐会再度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