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下一个世界500强会是谁?

下一个世界500强会是谁?

本刊记者 杨露 发自北京 | 2018-08-21 | 南风窗

  于中国而言,必须要关注和发展“新经济”的思路,加快民营经济发展,民营企业将成为我国参与国际竞争的新动力。
 

  中国何以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大企业就是最好的证明。
  《财富》杂志日前公布了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在这份衡量全球大型公司实力的权威榜单中,中国公司共有120家上榜,非常接近美国的126家,远超排名第三位的日本52家。在营业收入排名上,前5名中有3家为中国企业,沃尔玛连续第5年成为全球最大公司,它和国家电网、中石化和中石油继续分列榜单前4位。
  以华为、美的为代表的制造业企业,以及以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互联网企业的不断壮大,凸显出中国新经济的活力和创新能力。但另一方面,中国企业产业结构调整明显面临巨大挑战。银行仍是中国最赚钱的行业,中国10家上榜银行的平均利润高达179亿美元,远远高于全部入榜的中国公司的平均利润。
  近日,《南风窗》记者专访了国企改革研究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国企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锦。在访谈中,李锦表示,美国企业在世界500强中即使近年来数量上有所减少,但仍占据着世界领先地位。于中国而言,必须要关注和发展“新经济”的思路,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
 
  大企业时代
  南风窗:《财富》世界500强榜单近日正式放榜,这份榜单反映了什么样的经济情况?其中最大的亮点又是什么?
  李锦:2018年榜单反映了世界经济版图的变化,中国企业上榜的数量与中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更加相称。从整体上看,这些全球最大企业的经营状况在明显改善,有一个回升的趋势。
  2016年,上榜公司的总营业收入、净利润总和以及入围门槛均有11%左右的下降。2017年,这三个指标均有小幅回升,其中上榜500强公司的总营业收入小幅增长至27.7万亿美元;净利润总和增长约3%到1.52万亿美元;入围门槛则增长了3%,回升到了216亿美元。今年上榜500家公司的总营业收入近30万亿美元,同比增加8.3%;总利润达到创纪录的1.88万亿美元,同比增加23%;销售收益率则达到6.3%,净资产收益率达到10.9%,都超过了2017年。
  这个榜单中最大的亮点就是,中国企业数量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推进,逼近美国。今年中国公司达到了120家,已经非常接近美国(126家),远超第三位的日本(52家)。在数量上,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迅速增长。可以预见,再过一年中国的500强企业数量很有可能超过美国,这是客观事实,还记得加入WTO前我们才11家企业。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财富500强公司总利润同比增加23%,同时,今年上半年央企利润同比增长23%。这两个数字的利润是一样的,说明中国的央企极具代表性,是一个重要支撑。
  另一个亮点就是民营企业增多。民营企业速度的上涨出乎意料,信息和通信技术行业的创新溢出效应最为明显,为其他技术创新的2倍。在中国公司群体中,这个行业内的华为公司排名从83位上升到72位。来自北方的青岛海尔则是电子与电子设备行业唯一一家中国新上榜公司。
  南风窗:能不能说,中国已经进入大企业的时代?大企业对于一个经济体来说具有什么样的重要意义?
  李锦:从2012年起,中国500强企业在吉林省发布,我就说过中国已经进入了大企业时代。1989年时才中国才1家企业中国银行进入财富500强,1995年,则是三家。2003年中国加入WTO融入全球后,这种势头越来越快。
  经济学家萨缪尔森在他的成名作《经济学》中说“美国的事业是企业”,那么,中国进入“大企业时代”的意义是什么呢?大企业承担着实现国家振兴、民族复兴的使命。国家和国家之间的竞争,就是大企业之间的竞争。德国西门子与美国通用电气、日本的小松机械与美国的卡特彼勒、法国施奈德与瑞士ABB、美国通用汽车与日本丰田,无一例外地体现出代表国家竞争力的大企业之角逐。中石油、华为、中兴、三一重工在美国的困境,都说明这种大国之间竞争的残酷性。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标志着21世纪初国家制定的关于发展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的战略规划进一步取得成功,具有重要的意义。大企业的标志就是重组,兼并重组才能增强企业竞争力。同时,这种规模化带动了整个国家结构、产业的调整。但其中也长期存在同质化的竞争,亟需产业结构调整和市场化的资源配置。
  值得一提的是,供给侧改革、一带一路等各种重要的事项都与大企业有关。中国的技术需要依靠企业大才能加码研发,以中国化工和中化集团为例,二者兼并重组,将有利于形成相较于现在更大的规模以及更稳定的交易关系。
  南风窗:未来,中国还将有哪些世界500强企业的增量?
  李锦:央企会只减少不会增加,而地方国企是非常重要的一块。每个省在国企改革中,最大的动作就是大集团,各省都想把自己的交通运输、能源等行业做大。可以预期的是,各省的国企整合有望创造新的500强。近年国资委推动了港中旅与国旅、中粮与中纺、中国建材与中材集团、宝钢与武钢、中储粮与中储棉、中冶与五矿等央企的重组,央企数量进一步缩减至96家。而进入500强的为48家,可能不再增加,但是各省增加是必然趋势,类似厦门建发、厦门国贸和新疆广汇。
  其中,山东能源集团以2017年度营业收入456.5亿美元,列第234名,比2016年372名提升138名。山东能源集团2017年经济效益的提升,得益于煤炭市场的好转和煤价的提升,实施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也得益于企业内部深化改革、内涵挖潜等一系列综合创新创效举措。可以预料2018年将有数个地方国企入围。
  第二个力量就是保险,这几年保险企业发展得很快,此次跻身榜单的中国保险企业无疑均在2017年拿出了亮眼的业绩表现。这次共有9家中国保险企业入围名单,保险业也是我国新上榜公司最多的行业。
 
  “大而不强”
  南风窗:纵向比较近年来的数据,上榜中国企业的销售收益率和净资产收益率两个指标处在下行通道上, 这说明中国企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
  李锦:500强标准主要的还是经济总量,以规模为主要标志。上榜中国企业的销售收益率和净资产收益率两个指标的下行(图表1),说明企业的核心盈利能力的不足。
比如,排名第三名的中石油,本身属于国企垄断性质的企业,但在2017年亏损6.9亿美元,成为榜单中前10唯一亏损的企业,其产业链封闭和非市场化,开采成本很高,相比之下,美国的石化行业更强。在医药领域,中美两国企业的利润率同样也相差太远。
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进入世界500强,显示中国正在进入以大企业为主导的时代,但是大并不意味着“强”。与国际一流企业相比,中国大企业在诸如体制机制、资源整合、创新能力、人才培养、品牌影响力、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技术、国际化能力等方面,还存在很大差距,大而不强,这是中国大企业的尴尬。
  南风窗:虽然新兴力量在不断崭露头角,但在产业结构组成中,传统领域的成分依然很重,相比之下,美国各个行业比较均衡,与中国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上榜的中国银行远远超过实业企业。
  李锦:中国企业产业结构调整明显面临巨大挑战。无论是依赖原材料价格上涨获得利润增长,还是产能兼并重组诞生新的“巨无霸”,或许都还算不上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应有之义,企业自身真正的供给升级才是未来经济增长的根本保障。
在经济结构方面,榜单中体现了中国经济几个主要特征,最明显的就是金融强,实体经济弱(图表2)。今年上榜中国企业平均利润只有31亿美元,但中国银行业平均利润则是它的5倍多。
  从结构上讲,我国垄断企业多,能源企业多,房地产企业多,消费性产业几乎没有。虽然中国是最大的消费市场,但却没有大的企业,我们在商业零售、产业化方面,都明显都落后于别人。作为参照,2018年美国大公司中没有房地产、工程建筑和金属冶炼企业,却在IT、生命健康和食品相关等领域存在众多大公司,中国正好与此形成反差。
  虽然中国在上榜公司数量上远远超越排在第三位的日本,但是除了金融业,日本主体是10家电子和通信行业公司以及10家汽车制造业公司,来自具备创新能力的优势行业。作为对比,中国除了金融业,最多的行业分布是能源、炼油、采矿、房地产、工程与建筑公司。
 
  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新动能
  南风窗:为什么中国大的互联网企业没有一家是国企?
  李锦:国企的政策不行,薪酬体制机制等造成人才缺乏,非市场化经营更是缺乏动力,使得人才不能聚拢来。所以要加强国企的改革,搞活机制,加快市场化的步伐。
事实上,国有企业如果在互联网、装备制造业发展不起来,根本的变化是难以实现的。民营企业的重点主要是在盈利能力强的生活消费领域,然而互联网加制造业的转型还是要寄希望于国有企业加快改革,改变体制机制,聚拢资源、加码研发,让互联网真正进入装备制造业。
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是中国的军工企业要实现军民融合,让大量军用的技术走向社会生产领域。军工企业的院校和研究所改制应加快,让企业真正市场化。
  南风窗: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为此就要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在此背景下,未来企业发展的重点是什么?
  李锦:中国的企业由大到强,兼并重组、迅速扩大规模仍是首选要务,加快技术创新、提高国际竞争力是核心。从盈利模式看,中国上榜公司最多的是资源性企业,主要靠国家政策扶持和资源市场垄断来获取高额利润。资源具有不可复制性,靠此获得的利润属于透支性利润,难以长久。中国进入世界前10强的几家公司都是垄断行业的企业,依赖政府力量的惯性作用还在持续,而世界一流企业的壮大主要靠市场打造。
  还有一个重点是,要建设真正的全球公司。优秀的全球性企业有52%的收入来自本土以外的国家,而日本这项比例只有33%,这是日企纷纷跌出500强的重要原因。反观中国企业,即使作为吸金能力最强的工商银行,其境外收入也仅占总收入的5%左右,而不少资源性企业及垄断企业的国际化程度则更低。此外,无论是中石化、中石油、中国工商银行,还是国家电网,并没有成为真正的世界著名品牌。
  美国经济则率先从工业基础型转变为高科技型经济,美国企业在世界500强中即使近年来数量上有所减少,但仍占据着世界领先地位。于中国而言,必须要关注和发展“新经济”的思路,加快民营经济发展,民营企业将成为我国参与国际竞争的新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