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唱衰美国,照样被罚

唱衰美国,照样被罚

谭保罗 常务副主编 | 2018-09-12 | 南风窗

  这几天,金融圈最大的事情是一家名为大公国际的评级公司遭到了重罚,交易商协会和证监会双双下发文件,因为某些违规行为,暂停公司相关业务,为期一年。
之后,大公国际董事长写给央行行长易纲的报告在网上流传。
  为什么是易纲,不是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很简单,央行比证监会更重要。
  债券属于证券,按道理应该由证监会监管,但由于历史原因,交易商协会主管的银行间市场才是中国最大的债券市场,其存量、交易量都远远超过证监会主管的交易所债券市场。而交易商协会的上级单位,正是中国人民银行。
  报告引起众人哂笑,而大公国际并未公开否认报告的真实性。我仔细研读报告,里面说了两层意思,言语铿锵,也让人拍案惊奇。
  第一层意思是,处罚可能引起中国的系统性风险,说法让人揪心。“由于大公行业特殊,此举可能成为诱发系统性风险的导火索。”“导致全国数万亿债务出现‘雪崩’和‘多米诺骨牌效应’的连锁反应,几千家企业和上千万投资人可能蒙受巨大损失,甚至酿成国家重大债务危机。”
  第二层意思是,处罚伤害了民族品牌,亲者痛,仇者快。“对大公资信的不当处罚,将毁掉一个在国际舞台上维护国家利益的民族品牌。”“如果处罚失当搞垮大公,这是美国人想做而做不到的事,甚至为美国打贸易战攻击我国提供口实。”
  至于为何是民族品牌?报告列举了理由之一是唱衰美国,“2010年以来,大公针对美国债务危机加剧,4次下调其主权信用级别至BBB+。”二是唱多中国,“2017年5月,大公针对穆迪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由 Aa3 下调至 A1、冲击我国金融市场的情况,果断宣布维持我国本、外币主权信用等级AA+和AAA。”
  对唱衰美国一处,外界议论最多。所谓“BBB+”,是投资评级的一个等级,它比投机级别稍高,但不适宜于长期投资,这样的债务在短期没有还本付息问题,但长期会有很大不确定性。目前为止,很少有评级机构敢给美国主权信用如此“差评”。
  此外,还有好事者查阅资料发现,大公还做过另外一个事。温州动车事故之后不久,当时的铁道部发行短期债券融资,大公国际给予的评级是AAA,高于中国国家信用AA+。
  在评级市场,有两个约定俗成的规矩。一是美国的主权信用是全世界所有债券的定价基准,是风向标,标普、穆迪或惠誉这三大机构在评级美国主权信用时,都格外小心,否则,可能“分分钟被打脸”。像大公国际这样,在美国经济复苏、失业率下降的时间通道之中,却不断下调美国主权评级,很少见。
  第二,在那些治理良好的国家,主权信用是内部所有债券(金融债、公司债、市政债等)的定价基准,它一般都是最高级的,低于企业债券的情况极少见。而铁道部债券竟高于主权信用,这很反常。
  信用评级,本质上就是一门生意,即使全球知名的机构,他们都需要向客户—被评级者收取费用。“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并不稀奇,但任何事情都是一种博弈与平衡。评级机构也会受到市场的约束,它们必须考虑自己的声誉,尽可能做到客观公正。否则,这门生意也不可能持续了100年。
  当前,中国金融体系的第一要务是维持国家信用的坚挺。在这个过程中,信息的准确性、客观性非常重要,因为外国投资者在看。评级是一种极为关键的“对外信号”,如果在这个时候还总是打“民族牌”,很可能真的是误判形势,撞到枪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