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中国经验如何赋能非洲国家

中国经验如何赋能非洲国家

本刊记者 郑嘉璐 | 2018-09-12 | 南风窗

  中国经验之所以有价值,并不只是因为它提供了一种发展模式,而是它提醒了发展中国家,一定要结合自己的国情,不要照搬其他国家的模式。

  20世纪70年代,中国的人均收入仅占SSA(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13;如今,中国的人均收入已经是非洲的10倍以上。十几亿中国人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摆脱了贫困,人均寿命从1981年的67.9岁上升到2016年的76.5岁。对非洲国家而言,中国过去40年里的发展是不可思议的。
  非洲国家正在努力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中国也给予了非洲国家许多援助。对非洲国家而言,与中国的合作为什么格外重要?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经验能为非洲国家带来哪些启示?什么样的发展模式才是适合发展中国家的?
  带着这些问题,《南风窗》记者专访了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国际访问学者汉弗莱·莫西教授(Humphrey Moshi)。
 
  中国的启示
  南风窗:你第一次来中国是什么时候?对中国的第一印象如何?
  莫西:我第一次来中国是在2015年,那次我去了中国的几个城市,印象最深的是深圳。看到深圳的发展,我非常震惊。来中国之前,我对中国的印象很不好,我以为中国比非洲还要穷。这是因为我还在读中学的时候,看过一些中国的照片,照片上的中国人很爱穿军装,他们没有汽车,都骑着自行车。可真正到了中国,看到中国的工业化和现代化水平,我有点懵了:中国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中国以前可比我的祖国坦桑尼亚穷啊,怎么一下就比非洲大多数国家都富足了?
  南风窗: 过去40年里,中国的经济发展得确实很快。这对非洲国家有什么启示?
  莫西:一般我不用快来形容中国经济,我们管这个叫奇迹。我来告诉你为什么非洲最应该向中国而不是欧美学习。
  中国在40年里发生了这些变化,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中国现在五六十岁的人可以清楚地告诉我,过去40年里中国发生了什么,他是如何从一贫如洗到有车有房的。我在中国就和这样的老人交流过,他们小时候很贫穷,但是现在的生活过得很好,在他们身上发生的变化让我印象深刻。
  而欧美国家不是这样的,它们花了一两百年才完成了这样的变化,历经了几代人,所以没有一个人能完整地经历这个过程。对我们非洲人来说,向中国学习是最现实的,因为中国人能把发展说得最清楚。
  南风窗:所以在你看来,中国是怎样发展的,非洲国家要学些什么?
  莫西:非洲最需要学习中国的是尽快摆脱贫穷。在非洲,至今仍有四亿人口处在贫困线以下,这个数字占到全世界贫困人口的一半。中国的经历告诉我们,贫困是可以克服的。
  非洲从中国身上学到的另一点是,新自由主义不是摆脱贫困的唯一方式。很长一段时间里,非洲一直受到西方国家的影响,奉行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它要求我们的政府不要干预经济,不要保护企业,让企业在市场中自由竞争。西方国家并不考虑非洲的现状是怎样的,他们的逻辑是,既然这一套在西方是适用的,那到了非洲也应该适用。
  结果是什么呢?非洲的工业化几乎止步不前,很多非洲国家已经完全依赖于西方。这是因为非洲的工业基础非常薄弱,企业没有竞争力,又没有来自政府的保护和支持,怎么和外国企业竞争呢?
  中国已经证明,新自由主义不是唯一的选择。中国只是部分使用了新自由主义,没有完全照搬。这里有很多研究市场经济的学者,但中国没有变成西方式的市场经济。过去40年里,中国出台了许多管控市场的公共政策,但经济运转得非常好,效率超过了很多西方国家。这给非洲国家提供了一个模型,也就是与“华盛顿共识”相对应的“北京共识”。
  我还想特别强调一点,中国非常重视国内政局的稳定,这是非洲国家最应该学习的。你看所有政局不稳定的国家都衰败了。和平与安全,这是国家发展的前提。
  中国的政权没有频繁更迭,你们有非常灵活的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的治理能力很强,向人民许诺的经济目标,总是能够实现。但非洲面临很大的困难。在非洲,政治领袖腐败、自私、不谦逊,这让国内局势变得混乱。
 
  两种发展模式
  南风窗: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中,经济特区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我看到非洲一些国家也建立了经济特区,中国在建设经济特区方面的经验对非洲国家有什么帮助?
  莫西:毫无疑问,经济特区能提供很多机会,但前提是经济特区要与国内产业、国家经济联系在一起。非洲的确建立了一些经济特区,但值得注意的是,很多特区是“飞地”(指在本国境内的隶属另一国的一块领土)的性质。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些经济特区大多和欧美国家合作,原材料从欧美国家进口,生产出的商品再出口回去。只有一项来自本地,那就是劳动力。经济特区与本国其他地区几乎不发生联系,对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就没有多少带动作用。
  但中国的经济特区不一样。深圳是最典型的例子,它对周边乃至全国的经济带动非常明显。近些年,一些非洲国家参考了中国的经验,最典型的是埃塞俄比亚。埃塞俄比亚的经济特区主要生产服装、鞋子,其原材料棉花、皮革都来自本国国内。这样就使得经济特区与国内经济产生了联系,从而带动国内经济的发展。
  南风窗:你之前提到了“华盛顿共识”和“北京共识”,非洲国家应该如何在这两种模式中做选择?
  莫西:非洲首先要争取做选择的空间,保持政策的独立性是非常重要的。中国一直坚持独立自主,没有跟着西方国家走,这是中国快速发展的一个前提条件。
  但在非洲,许多国家对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西方金融体系有很深的依赖,这种依赖会影响非洲国家的政策。当一个非洲国家从美国那里得到援助的时候,它的政策制定必须服从于美国,接受金钱的同时也必须接受一些别的条件。
  我可以举个例子。许多非洲国家希望实现工业化,卢旺达、肯尼亚、坦桑尼亚这些国家打算停止从美国进口二手衣服、鞋子,转而发展本国的服装制造业。但是美国对他们说,你要是不进口我的旧鞋子,我就不再给你援助了,而且我要停止你们在“非洲发展与机遇法案”(AGOA)下受益的资格,你们生产的服装别想在美国市场获得免税准入。美国发出这一威胁后,肯尼亚、坦桑尼亚与乌干达都放弃了加征关税的做法,只有卢旺达拒绝改变立场。
  这就是美国对非洲的援助。美国经常威胁非洲,如果你做了什么或者不做什么,我就停止援助你。非洲国家非常依赖美国,被美国胁迫,政策就丧失了独立性,也就任美国摆布了。
  南风窗:我是否可以这样说,中国经验之所以有价值,并不只是因为它提供了一种发展模式,而是它提醒了发展中国家,一定要结合自己的国情,不要照搬其他国家的模式?
  莫西: 就是这样。非洲不能照搬“华盛顿共识”,也不需要完全按“北京共识”来做。在两种模式之间,非洲国家应该灵活选择,选择最适合自己国情的发展模式。不过我想强调一点,政府要在经济当中发挥作用,这是非洲国家一定要向中国学的。
  南风窗:非洲国家学习中国的经验,会面临哪些挑战?
  莫西:有的人批评中国不够民主,所以非洲不能向中国学习。我不同意这种说法。质疑中国之前应该先问问自己:什么是民主?我们谈论的是谁的民主?是美国的么?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民主就是提供人民最需要的东西。比如说,如果你现在很饿,你肯定不在意我给你的是面条还是米饭,因为你太饿了。民主也是这样,要符合这个国家的现状。我现在都要饿死了,我需要的就是食物,不是西方式的民主。等我不饿了,我才需要民主,来稳定我的国家。
  民主是有条件的,用同一个民主标准要求不同国家是不合适的。比如在美国,人们可以合法持有枪支,但是假如非洲也允许持有枪支,那每天该有多少非洲人死于非命呢?自从美国开始输出民主,你看看这些国家现在是什么样子?
 
  中国是赋能者
  南风窗:中非合作的现状如何,为什么非洲要特别重视与中国的合作?
  莫西:过去20年里,中国已经成为非洲最大的经济合作伙伴。从农业、工业、基础设施建设到体育、安全、教育、医疗等各行各业,中非之间都有密切的合作。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参与度像中国这么高。
  我可以举几个中非合作的例子,比如莫桑比克和坦桑尼亚的团结大桥、阿尔及利亚和埃塞俄比亚的东西高速公路、尼日利亚和埃塞俄比亚的经济特区、坦桑尼亚的天然气管道、毛里求斯的机场、巴加莫约的港口等。中非合作取得的成果非常多。
  之所以说来自中国的合作很重要,是因为中国的合作意图与非洲的发展愿景是一致的。我们可以从三个层次来看非洲国家的发展愿景。从国家层面来看,尼日利亚有“2020经济复苏计划”,埃塞俄比亚计划在2025年成为非洲的制造业中心,肯尼亚有2030年远景规划。从地区来看,非洲有“2063愿景”,东非共同体和南部非洲共同体都有工业计划。从国际来看,有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但不管从哪个层次来看,非洲国家的意愿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减少贫穷,加强工业化和经济多样化,弥补在基础设施上的差距。中国很愿意支持非洲的发展,比如2015年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会议上,习近平主席说中国要帮助非洲推进工业化、发展农业和提升人口素质;再比如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相一致,也符合非洲“2063愿景”。
  南风窗:中非合作还面临哪些挑战?未来该如何加强合作?
  莫西:中非合作的确还面临着一些挑战。比如说,有的非洲人认为中国带去非洲的劳动力太多了,这抢占了非洲的就业机会;还有人觉得中国在非洲的大多数投资都是由中国人百分百控股的,非洲人也希望参股分红。我想中国需要控制合作项目的技术和管理,但可以适当分一些股份给当地人,这样企业的经营更加透明,也更能获得当地人的理解。
  另一方面,目前中非合作论坛都是综合性的,我觉得这还不够。应该打造具体的交流平台,比如建立中非农业合作论坛、中非人口素质论坛等,这样更加细致、深入的合作,能帮助非洲发展重点领域。
  最后我想说,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是史无前例的,中非合作已经在贸易、投资和援助等方面赋能了非洲经济。尽管如此,合作还可以进一步深化,非洲国家应该重视与中国的合作。这是因为,中国是赋能者,而不是殖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