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蒋梦婕:挣脱“林黛玉”

蒋梦婕:挣脱“林黛玉”

本刊记者 荣智慧 发自北京 | 2018-09-19 | 南风窗

  蒋梦婕清楚自己遭遇的争议,但从来不后悔接了“林黛玉”这个角色,也不后悔自己遭的那份“罪”。她觉得这是一份生命的“礼物”,让自己的人生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林黛玉”是蒋梦婕人生的转折点。
  出演《新红楼梦》之前,她是一个处在自我怀疑、自我否定中的芭蕾舞学生;成为“林黛玉”之后,她饱受非议,也得到了无数聚光灯的青睐。“花谢花飞”数年间,无论是阴影,还是光环,她都学会了“照单全收”。
  去电影院看《我不是药神》,她默默地擦起了眼泪;看世界杯,她大呼小叫地支持克罗地亚。接受《南风窗》采访时,她正准备一场新戏,“累死了”,但是嘴角却有止不住的笑意。
  原来,“林黛玉”笑起来是很明媚的。
 
  变成林黛玉
  2月18号,蒋梦婕对这个日子可谓“刻骨铭心”。
  那天她正在考试。就读于北京舞蹈学院附中的她,没什么意外的话,能考上这所学校的本科,然后按部就班地过一个专业舞蹈演员的生活。
  一个电话改变了她的后半生—《新红楼梦》剧组让她去试戏。几个月以前,她和几位同学被一位“导演”挑出来,拍了照片,留下一些基本资料。在舞蹈学院里,这样“选演员”的方式司空见惯,大家都不觉得新鲜。有喜欢“刨根问底”的同学问了一句“什么戏”,导演说是大型古装剧。
  “我妈说必须先考完试,我爸说我自己决定。”蒋梦婕给家人打完电话就跑出了考场。“不考了”,她早就不想再过练芭蕾舞的日子。“其他的就没想,只觉得冬天的风特别大。”回到家,妈妈打了她一巴掌。毕竟,这只是一个“试戏”的电话,能不能演成、演什么角色,谁心里都没底。
  蒋梦婕性格开朗,从未想过自己会演“林黛玉”。到了剧组就是疯狂培训,“学表演,排小品,弹古筝,也有我的老本行学舞蹈。最辛苦的是减肥。导演问你能不吃东西吗?于是我就开始只吃早饭,中饭晚饭都不吃。”
  没想到“不吃东西”的背后另有深意。蒋梦婕穿上黛玉的服饰试镜,连叶锦添都觉得“像”。直到开机发布会的前一刻,她才明确知道自己演的是林黛玉。小说里的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
  “潇湘馆拍了三个月,到后来,我说话、走路、连坐着都是歪的,饿的。”
  而且演黛玉,最难的戏不是哭,而是咳嗽。黛玉后期病重,常常咳嗽声重,气喘到晕倒。蒋梦婕其实没有“表演”晕倒,而是“真的很晕很晕”。“咳嗽不是说干咳,她是要用气来咳,所以咳到最后,完全没有力气,然后眼睛一黑,就倒在床上了。”
  制片人李小婉曾提到,为了贴甲片,蒋梦婕需要每天将自己的指甲磨到最短。一天,李小婉发现蒋梦婕的指甲雪白,已经和手指分离。蒋梦婕表示“不疼,还会长出来的”。
  时隔多年,蒋梦婕依旧清晰地记得初到《新红楼梦》剧组的情景,“压力超级大,因为你什么都不会,就去演女一号,那时就在想,天哪,我要演这么大一个角色,我该怎么办?”
  现在,蒋梦婕的微博认证中,第一个代表作依然是《新红楼梦》。蒋梦婕清楚自己遭遇的争议,但从来不后悔接了“林黛玉”这个角色,也不后悔自己遭的那份“罪”。她觉得这是一份生命的“礼物”,让自己的人生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逃离芭蕾
  “争这个角色的人很多。我从没想过能演林黛玉,只是害怕回去学舞蹈。”蒋梦婕做了个“心有余悸”的表情。对于她来说,这个故事起头于一个考场的逃离故事,高潮于“没打算再回去”的义无反顾。
  之所以再也不想回去,蒋梦婕的回忆里满是酸楚。“苦,真的太苦了。”她的体质并不适合学芭蕾,筋比别人硬,立脚尖也不快。裹着保鲜膜学习转圈,一转就是几十圈,练完直接瘫在地上—这属于最正常的基本功练习。当时的老师也严,批评蒋梦婕“付出200%的努力也比不上别人”,年纪小,又总是被否定,日子过得并不开心。
  从11岁到17岁,蒋梦婕用整整7年的时间学习芭蕾舞。远离父母,一个人生活,汗如雨下的练习,却永远只是表演时最边上的那个。蒋梦婕问自己“日复一日的坚持跳舞真的有意义吗?”
  因此,在艺考的高考现场,接到《新红楼梦》剧组打来的面试电话时,那股辛酸和不服输的劲儿混杂在一起,让蒋梦婕有了孤注一掷的决心。“我想给自己一个跳脱现在痛苦生活的机会,寻找一个新的生活方式。”当时,蒋梦婕心里很清楚,如果没有被剧组选中,就意味着下一年还要备战高考,而第二年又恰逢高考改革—一切都要从头再来。
  但是演“林黛玉”未必比练芭蕾舞轻松。很多人拿蒋梦婕和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相比,批评她连《红楼梦》原著都没看过。蒋梦婕并不忌讳这样的指责,她被导演李少红选中的时候,剧组的功课已经开始了。“我就这么直接进到剧组去学习礼仪和一些知识,因为剧组对演员的培养是非常全面的,然后要用我自己的理解去揣摩角色。”
  原著整整看了三遍,涉及林黛玉的部分,蒋梦婕都用笔划出来,翻来覆去读了无数遍,照着小说背台词。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蒋梦婕的林黛玉也只是“一千分之一”。首要的挑战反而是外型问题,蒋梦婕体态健康,少了弱柳扶风的病态美,只能裹上保鲜膜,套上羽绒服,围着大楼一圈圈跑步。
  她的性格也不“林黛玉”。蒋梦婕属于典型的射手座,什么事情都愿意尝试,大大咧咧,比划个OK的手势,指头都能戳到眼皮。又是A型血,有点强迫症。鞋子要摆好两排,哪儿拿出来哪儿放回去,洗脸洗几下,乳液怎么抹,甚至被子、枕头怎么放,都有自我要求。
  “林黛玉是特立独行的一个人,不大众化,放在生活里不那么真实,有很多缺陷。”蒋梦婕评价林黛玉,“缺陷恰恰是她的魅力”。她公开说不喜欢“贾宝玉”这样的男生,“他是个富二代,自有一种吸引女生的公子富贵气。但他太过于博爱了。和他做朋友做闺蜜都行,做他女朋友就很痛苦。他不够独立,也不够负责”。
 
  选择大过天
  《新红楼梦》让蒋梦婕得以成名,却也让她卷入了疑似潜规则事件。自从某微博网友爆料原铁道部长刘志军与《新红楼梦》剧组多位女演员的不正当关系后,便有不少人猜测其所指对象包括蒋梦婕。
  对这一传闻,蒋梦婕的原经纪公司荣信达并未作出有效回应。2015年,在蒋梦婕的“解约声明”中,她特意提到了自己对多年来饱受谩骂以及公司不作为的难过和失望。在采访中,她明确表示,自己根本不认识刘志军,潜规则之说完全是造谣。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成名已久的蒋梦婕确实需要走出“林黛玉”的影子,但荣信达没能对此有所计划。说话间,蒋梦婕的眼神里有股坚定的味道,可能她自己也没发现。
  解约费用高达数千万。蒋梦婕要赔上过去几年的所有积蓄,还不够,还要自己继续贴钱。当时她几乎要崩溃了,身边没有有经验的人可以帮她,焦虑到天天睡不着觉。蒋梦婕的外公一直疼她,听说此事,把自己全部积蓄拿了出来,虽然不多,只有10万元,却令蒋梦婕心里很不好受。
  “当时我真的特别难过,毕竟这是老人一辈子的积蓄,而我都这么大了不仅不能孝敬老人,反倒还要老人来为我操心,当然最后这笔钱我也没有要,还是托妈妈还给外公了。”蒋梦婕长出一口气,“现在最庆幸的事绝对就是我终于可以去回报他们,不让他们为我操心了”。
  委托律师递交了解约函后,蒋梦婕独身一人登上了前往洛杉矶的飞机。“想去学英文,去调节一下自己的情绪,不然我可能会崩溃的。”这次旅行让蒋梦婕看开了许多,“得失心变得没有那么重了,觉得就算是一无所有也没什么,只要有口饭吃就可以了。”半个月后,蒋梦婕带着整理好的自己,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2016年,她参与了尔冬升导演的电影《三少爷的剑》。《三少爷的剑》原是楚原导演的动作影片,尔冬升主演。39年后,尔冬升重拍了这部古龙武侠经典。蒋梦婕对“娃娃”这个角色异常喜爱。“我觉得她是一个特别正能量、特别善良、特别好的一个女孩子,她其实对爱情很忠贞,没有什么别的杂念。”在“娃娃”身上,蒋梦婕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春娇救志明》里的蒋梦婕也让观众“大呼意外”,年纪轻轻的“干妈”在春娇和志明中间掺和了一脚,搞到这对“世纪港侣”几乎分手,她觉得挑战十足。“干妈”是个很洒脱、直率的姑娘,她说,那种大胆前卫的爱情观和她自己很像,所以她将此次表演定位为“本色演出”。
  回过头看解约后的三年,蒋梦婕认为和以前最大的不同,就是“可以自己去挑选剧本”,“自己去选择喜欢的角色”。“选择权”对她来说非常重要。她自己也对近年的作品表示满意。像电影《三少爷的剑》《巨额来电》《春娇救志明》,每一个角色都不雷同,可能不是什么“大女主”,但诠释得都很充分。
  “起码现在提起蒋梦婕,还是可以给大家交出一份身为演员的答卷,告诉观众,这些年我是在进步的,是在用心地诠释每一个角色,不论这个角色大或小,都是有价值的。”蒋梦婕的曝光度也在增加,去了米兰时装周、戛纳电影节,如今去机场都不敢穿得太随意,担心随时会被人捕捉到自己的“黑照”。
  “我无所谓红或是不红,但作为演员无愧于心,这对于我来说就足够了。”
 
 
 
 
对话蒋梦婕:不文静的文艺女青年
 
南风窗:空闲时间你会做些什么?
蒋梦婕:听听黑胶、去看看博物馆和美术馆。我曾经立志要走遍全世界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因为我觉得演员身处的环境本来就很喧嚣,如果有机会让自己静下来,会是非常好的方式。当时,我第一次去美国留学的时候,就是一个人去了大都会博物馆,那种震撼和给心灵带来的冲击是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尤其是我当时的状态,一个人在美国没有朋友,甚至未来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但当你真的置身于艺术面前,这些东西你都可以暂时抛却在脑后。
也是那时起,我开始爱上了参观博物馆和美术馆。听黑胶也是我一直以来的爱好,我很喜欢音乐,从小就是周杰伦的迷妹,包括一些黑人音乐我也很喜欢,可能跟我的外表不相符,但那种很R&B和HIP-HOP的音乐风格才是我喜欢的,真的可以从中去放松自己。
南风窗:你的微博标签有一个是“文艺女青年”,这是你自己的定位吗?
蒋梦婕:也不算是自己的定位吧,可能我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古典很温柔的,可能也是“林黛玉”带给我的标签,如果说“文艺”,我确实喜欢去看艺术馆或美术馆,这也是我生活中的其中一个标签。
其实,我本人是射手座,性格非常开朗,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和“文静”这个词基本不沾边,但人一定是立体的,可能安静的我和开朗的我都是一个标签,我也希望自己是个有很多标签的人。
南风窗:感到最遗憾的一件事是什么?
蒋梦婕:我觉得最遗憾的事就是因为忙着拍戏,导致没有很多时间去自我补充和学习充电,我很喜欢那种在国外一边学习英文一边领略异国文化的生活,这样不仅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也可以交到很多五湖四海的朋友,这也是调整自身状态的一个方式,是一个宣泄负面情绪的出口。如果将来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抽出一些时间再去游学,这样才可以不断认识和扩充自己的生活。
南风窗:如果发生了地震,你会最先抢救什么东西?
蒋梦婕:只要人都平安无事,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舍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