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医疗“第三城”的健康险新图景

医疗“第三城”的健康险新图景

本刊记者 杨露 | 2018-09-25 | 南风窗

  既是财富管理工具,也是健康管理工具,这种双重属性意味着一座宜居、宜业的高质量发展城市,必须要有强大的健康保险行业。

  自2011年开始,中国的健康险就进入高增长阶段,占整体保费的比重不断增加。同时,在社保资金缺口以及加大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商业健康险在国民健康医疗支付中的发展空间越来越大。
  2017年,“上海第一民企”复星在广州设立了复星联合健康保险公司(以下简称复星健康险),这是广州近年来吸引的第一家由知名民营财团发起的总部保险公司。为何选择广州?广州如何发展自己的总部保险业?日前,《南风窗》记者在广州采访了复星联合健康保险总裁曾明光。在他看来,“医疗加保险”是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广州作为京、沪之后的医疗“第三城”,健康保险业将大有可为。
 
  健康保险的“复星特色”
  在国内,健康险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险种,客户、医疗、保险三者之间充满了利益矛盾点。比如,客户想要享受足够好的医疗服务,而保险公司则希望把这一成本降至最低。医院则兼顾着治疗和创收的经营压力,以至于很多医院实际上没有“控费”的主动性。
  健康险要把它们协调起来,颇具挑战性。这也被认为是民营资本对健康险公司不热衷的最大原因,所以国内保险公司更愿意把精力放在寿险上,这类产品赔付模式相对简单,而且是民营财团极为高效的融资工具。
  在曾明光的眼里,破解健康险发展瓶颈的要务是必须改变保险与健康服务的割裂状态。“很多保险公司都把健康险当成副业,以至于从产品开发、销售以及到服务端,都不是很专业。”
  20世纪90年代,曾明光毕业于陆军军医大学(第三军医大学),毕业后分配至北京一家医院的内科工作。后来,他有机会在中央财经大学学习了金融学,进入到了当时的中保再保险公司开拓业务,成为了一名具有医科背景的保险人。
  复合背景使他对健康险比常人理解更深—健康险和民营医院市场的成长,是一种相互促进的关系。而复星可以做到这一点。
  整个国内的健康保险概括起来可以分为三种模式。其中,被广泛运用的是“下游投资模式”,金融企业、保险企业向下游延伸,抢占稀缺的医疗资源作为核心竞争力。比如说泰康保险去投资养老业,阳光保险、前海人寿等去投资医院,这种延伸走的是“重资产”模式。
  与此同时,以平安保险为代表的一批保险公司在现阶段更青睐于互联网轻资产模式,通过搭建互联网平台来开展一些在线问诊的医药服务,利用互联网优势促使保险公司从单纯的“理赔者”变成一个健康管理、寻医问药的门户。相较于投资民营医院的复杂度,这种模式的速度更快、更灵活。
  第三种模式,就是复星联合健康保险的模式,由产业起家过渡到金融以及健康保险。在曾明光看来,这种模式相较于前两种,更具有优势,“因为整个的医疗产业实际上投入非常大,需要时间沉淀,比如一个医院的品牌、科室的建设、学术水平,没有长时间的积累,客户很难信任。”
  “医疗加保险”,这是整个行业的发展方向,竞争的关键就在于谁更有基础。复星在健康险的上游,即医院、药品均有布局。医药行业是90年代复星最早选择的两大产业之一,到现在仍是复星重要的产业支柱。复星还有医院,既有达成合作的顶级国际医院,也有新成立的民营医院,还有收购或者有合作的国内三甲医院资源。
  复星的模式和美国有点相似。美国健康维护组织HMO(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的模式,强调医疗保险与医疗服务相统一,在疾病预防控制、健康管理和降低医疗成本方面下功夫。曾明光表示,这种医疗加保险的模式,从客户消费体验方面,将健康管理和健康维护纳入健康保险服务,保障了客户的健康需求。同时,又从控费方面强化对医疗行为的管控,促使医疗资源合理使用,减少过度医疗行为导致的医疗费用上涨,是一种多方都可以接受的“共赢模式”。
 
  为何布局广州?
  近年来,复星这类大财团密集布局广州以及以广州为中心的珠三角区域。复星已经明确表示,未来,将在广州成立包括健康险、医疗投资等公司形成紧密的产业互动。
  谈及健康险,不得不提及民营医院的发展。40年来,广州在医疗卫生领域的不断探索,集聚了众多顶级医院和生物医药产业,成为无可争议的华南医疗中心、中国医疗“第三城”。2016年,复星耗资2亿元在广州成立医疗投资华南总部,同时布局广州及周边地区医院。
  除了医疗资源,保险市场的潜力也是广州的吸引力所在。数据显示,在金融业银行、保险和证券业这三大分支之中,广州的保险业发展最快。2017年,广州保险业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1124.72亿元,是2012年的2.67倍,年均几何增长率21.73%,其中健康险实现了高速增长。目前,广州保险深度达到5.23%,保险密度达到每人8009元,两项指标在全国大中城市中居于前列。
  事实上,保险业和城市的发展密不可分。在西方金融业的发展历史中,保险一度领先于银行。17世纪后,英国伦敦因贸易和保险(财险和海险)逐渐成为金融中心和全球保险业的发源地。之后,美国纽约通过发展实体经济,创新保险,使得保险业在美国的经济发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保险汇聚了长期资金,又可以进一步注入实体经济。
  健康保险对于城市来说,还有更加重要的意义。它的特殊性决定了它既是财富管理工具,也是健康管理工具,这种双重属性意味着一座宜居、宜业的高质量发展城市,必须要有强大的健康保险行业。因此,复星健康险落定广州,可谓正当其时。
 
  对话曾明光:用产业优势破解健康险发展痛点
 
  技术进步推动健康险发展
  南风窗:在美国,健康险占据总保费的24%,但根据2017年数据计算,中国目前只有11%。一般人认为,中国社保不如美国完善,这给商业化的健康险更多机会,潜力巨大。你认为呢?
  曾明光:首先美国的健康险确实占比较高,其次它的医疗卫生支出占整个国家GDP基本达到18%以上,支出是非常大的。它由国家负责的医疗体系资本基本上只是保军人、老人、小孩,其他基本上都是商业化的。所以,这就决定了美国的商业健康保险占到保险业的20%。
  但在中国,以前的人们还在考虑吃穿住行,在最基本的生活条件还没满足的情况下,人们可能想不到重视自己的健康和生活质量。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人们对健康险的这种需求会越来越大,这是一个宏观的趋势。
  我们国家有三大基本医疗体系,美国没有,从某种角度上来讲,它解决了老百姓最基本的医疗需求,但是也挤压了一部分商业机会。所以,商业健康保险基本上是建立在一些细分市场或者补充市场中的。
  但现在,医疗体制也在改变,很多机会正在显现。比如,公立医院天然没有与保险结合的愿望,但是现在民营医院发展迅速,甚至包括公立医院的客户也在流失。它们现在慢慢地变得有意愿与保险公司合作了,这就让医疗和保险的结合有了可能性。
  此外,技术进步也在为健康保险的大发展提供坚实的基础。健康保险最大的难点就是控费,控费靠什么,靠数据。以前,大家控不了费,看不见,摸不着,因为没有掌握数据。“两头在外”,保险公司不知道这个客户的身体到底怎么样,理赔的时候也不知道他到底花了什么钱。但技术的进步使数据的真实性、及时性大大提高,使保险公司  在整个产品定价、客户的选择、后续的理赔和客户的跟踪,都变得越来越透明化和科学化。此外,国家还设立三家医疗大数据公司,未来数据可能实现共享,这对行业的帮助非常大。
  都说产险、寿险、健康险、养老险是保险的四大支柱,但我个人认为,未来产险、纯粹寿险可能会下滑。无人驾驶技术的进步、事故概率的下降等,特别是老百姓更关心自己的健康养老,种种因素都会促进健康险更快发展。
  南风窗:目前,健康险市场仍高度集中,8%的公司占据了市场80%的业务收入。复星联合作为后来者,如何后来居上?
  曾明光:复星有医院、医药和保险的产业闭环,而这正是未来中国健康险的发展方向。但做好复星的“医疗+保险”模式,还需要时间,那些讲求短平快的人肯定做不到,但凭借复星的产业优势,我们有信心。当然,首先是必须赢得客户的长期信任,形成一个基于客户健康管理的利益联合体。
  比如,我们鼓励通过保险把一些不进入医保的创新药能够用到患者身上,像我们沈阳红旗制药厂的结核病的药品。当然,我们也把触角延伸到前端,更多的是希望客户不生病,为他们进行健康管理。比如,禅城医院有家庭医生制度,和睦家有私人医生制度,我们把预防和治疗结合起来,提前去给客户做一些健康的服务,比如健康咨询,这样保险公司和客户双方的利益都得到了保证。我们还是想通过保险和药品打通,给客户降低医疗成本等。
 
  实体经济优势比批文重要
  南风窗:保险的两端,负债端(产品)的批文和投资端的监管,都在北京。你们为何会选择落户广州?
  曾明光:广州经济发达,医疗资源丰富,地处华南中心,也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城市。我们考虑的首要重点就是它的区位优势和实体经济优势。第二个重点就是政府的支持,政府在这个过程中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希望依托复星联合健康,以广州为中心,扩大复星在华南的多产业投资,希望未来真正的把复星大健康产业在华南做大做强,为这个区域的老百姓提供多元化的健康服务。
  南风窗:作为总部企业的负责人,你对广州的公共服务还有什么样的期待?
  曾明光:广州的大环境、人才队伍其实不错,未来希望能引进更多的高端金融人士。我们在招聘的时候也会遇到一些比较难招的人才,比如投资、风控、精算。广州市已出台相关政策,在落户、房补、安家等各方面提供便利,希望这些措施逐渐落实,慢慢形成产业和人才的聚集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