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区块链故事

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区块链故事

本刊记者 何子维 | 2018-11-02 | 南风窗

  区块链的概念和它的技术一样,只是在探索之中,但互联网公司对“发币”的热情却一直在升温,不只迅雷一家。

  过去的一年,对数字货币抱着各种念想的马荣海以及他的币圈朋友们追问最多的一个问题是,迅雷的链克还会不会升值?
  过去的十五年,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雷”)从一个传统互联网公司转型做区块链,通过推出虚拟通证链克(Link Token),在其拥有的“下载工具”标签上重叠了一个新标签—全球共享计算和区块链创领者。
  就在全球互联网公司试图从区块链上寻求突破的时候,外界对迅雷的新标签却发出了质疑。
 
  迅雷和它的“鸡蛋”
  “5元买的200个链克,现在还在手里。”《南风窗》记者联系到马荣海时,他以为买“老母鸡”或“鸡蛋”的人来了。
  被马荣海叫做“老母鸡”的,是迅雷的网红硬件产品“玩客云”,“鸡蛋”是从玩客云上获得的奖励,迅雷把这个奖励叫做“链克”。
  2017年8月15日,迅雷旗下的深圳市网心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玩客云计划。用户购买一台玩客云,把自己的闲置带宽和存储空间共享给迅雷,就能通过玩客云来挖币,这个币叫“玩客币”,后来更名为“链克”。链克可以用来兑换迅雷相关的产品和服务,如视频网站会员特权服务、网络加速服务、云存储服务等。按照这个设想,迅雷、用户、宽带运营商三方可以实现利益共赢。
  玩过QQ的人会意识到,链克和腾讯发布的Q币有几分相似。但Q币不可以进行流通,可是马荣海为什么指望有人去买他的链克呢?这要从2017年比特币币价飙升所带动的那场数字货币市场集体高潮说起。
  2017年7月,迅雷开展了一场区块链试验,之后便迅速成为在美上市的区块链第一股。这时的币圈实在红火,投机者众多。迅雷一推出链克,市场就陷入了疯狂。从迅雷推出链克的那一天开始,炒币者纷纷涌入,约40天时间,链克翻了80多倍。甚至连玩客云这个硬件,在淘宝上也是溢价卖出,从最初399元的预售价炒到了2000多元。  
  当链克降到5元时,马荣海入手了200个。虽然马荣海没有玩客云设备,但要获得链克并不难。马荣海下载了链克口袋APP,注册后就可以通过玩家间的交易获得链克了。对于马荣海这样只为炒币的玩家,被其他人称为“裸户”。
  在短短数周的时间里,这些持有“鸡蛋”的裸户们和抱着“母鸡”的用户们,在一个围绕链克的生产、交易的完整产业链条里快速衍生、成长。很显然,他们看中的,不是想享受迅雷提供的各项服务,而是链克的炒作空间。
  迅雷也尝到了甜头。本来,2007年初,迅雷股价持续低迷,在4美元/股徘徊。但迅雷借由区块链这个东风,通过发行链克,成功实现逆转。在链克启动的第二天,迅雷的股价从开盘4.3美元/股开始飙升,到11月24日,涨到了27美元/股。迅雷2018年Q1财报显示,迅雷 Q1 实现约 7880 万美元营收,同比增长 117.9%。
  就在互联网公司和炒币玩家玩得很嗨的时候,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七部委发文,认定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公开募币)为非法集资,明确规定“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禁止为虚拟货币的交易提供中介服务。
  按照原定计划,2017年10月12日,迅雷如期启动了链克。但2018年1月12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其中特别提到了迅雷发行“链克”代替了对参与者所贡献服务的法币付款义务,本质上是一种融资行为。
  随即,迅雷发布了一系列整改措施,包括要求所有交易所不得上架链克,不得推出关于链克的交易,所有链克用户进行实名制认证以区分其真实性,并关闭了个人用户之间的转账功能。
  此后,迅雷始终对外宣称链克“只能用、不能炒”。到后来,迅雷干脆直接将链克业务卖了。2018年9月17日,迅雷宣布将链克项目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独家运营权,售让给了北京链享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链享云公司”)。
  但当玩客云销量下滑,链克的价格也跌得不成样子。从仅存的交易平台提供的行情来看,很长一段时间内,链克的单价都维持在了1~2元之间。然而,马荣海没有放弃链克。他相信手里的“鸡蛋”总有一天会卖掉。
 
  还会跌多少?
  “迅雷不可能放弃链克。”张奇是原迅雷内部人士,在接受《南风窗》记者采访时,其认为,迅雷链克一问世就带着发币ICO的原罪。
  张奇回顾说,许多互联网公司在2017年都转型做区块链,区块链的发展是一个风口。迅雷采纳了一个提议,准备尝试区块链,当时想做的是进行ICO,但向用户融资需要有一个方案。迅雷借鉴了一些国外的IMO模式(Initial Miner Offerings,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在自己最靠近的“赚钱宝”业务基础上,包装出来一种类似Q币的虚拟货币“水晶”。但迅雷很快发现,鼓励用户贡献带宽的方式是直接给钱,这样的方式每年也赚不了多少。于是将“赚钱宝”“水晶”改头换面,换成了“玩客云”和与比特币对标的“链克”。
  对比来看,迅雷一直表示的“不做ICO,不推出交易平台,不鼓励用户交易”的态度,以及多次整改的行为,与张奇的说法是有冲突的。
  2018年6月27日,迅雷发布公告,停止对国际版链克口袋转账功能的支持,停止对国际版链克的运营服务支持,相关后续事务由香港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负责。但马荣海对《南风窗》记者说,“国内通道是关了,但有朋友去境外或者上网‘翻墙’交易”。
  与此同时,就在链享云公司接手链克业务后的几天,马荣海的朋友告诉他,现在链克钱包APP里启动了链克红包转账。在马荣海看来,红包转账的到来意味着国内转账的通道又打开了。这让手头几百个链克的马荣海充满遐想。
  成立于2003年的迅雷历经了15年的互联网厮杀。在带宽受限的古典互联网时代,迅雷那只象征着速度的蓝色蜂鸟,成为了那个时代互联网玩家对渴望速度的标志,它的拥趸们至今仍然坚持在用迅雷。但古典已成过去,在带宽不断提高的今天,蓝色蜂鸟如何继续高飞?
  区块链给了它新的希望,迅雷希望勇敢一搏。换句话说,迅雷靠的是主动站到了风口,投身区块链。
  张奇认为,迅雷现在的盈利中有两个收入来源,一个是玩客云的销售,另一个是迅雷将玩客云用户分享的宽带卖给直播平台第三方。关键在于,要让这两个收入不停止,就必须稳定链克的价格。
  为了阻止链克的跌跌不休,张奇说迅雷做了很多努力来宣传玩客云。比如今年3月,迅雷请来日本AV女星苍井空担任玩客团的团长,吸引广大宅男购买玩客云这个“3500万人都在抢的看片娱乐神器”。
  另一方面,根据迅雷公布的白皮书(已从官网撤下),链克的发行量一共15亿,用于玩家挖矿的有12亿,迅雷公司自己保留2亿,另外1亿用于运行开支。2018年6月27日,迅雷宣布,永久冻结原本计划预留用于团队运营和团队激励奖励的3亿链克。
  如果像迅雷宣称的一样,链克只是在迅雷生态内使用,例如用来兑换迅雷会员等等,链克不存在任何经济价值。那么在15亿链克里,迅雷留下多少在自己公司都无关紧要。但张奇不同意这样的看法。她认为,迅雷留下的这3亿链克是“冻结”而非“注销”,如果链克的币价炒起来了,是不是意味着它依然还是可以在市场上交易,进行套现?
  针对整改、链克业务现状以及用户反映的相关问题,《南风窗》记者联系了迅雷公司,迅雷公司未予正面答复,其商务市场部表示,链克相关业务已售让给链享云公司,请与链享云接洽。
  到截稿为止,链享云公司官方网站和联系方式还未曾公开,但可以看到链克官网版权所有依然是迅雷的子公司深圳市网心科技有限公司。
 
  代币是不是货币?
  区块链的概念和它的技术一样,只是在探索之中,但互联网公司对“发币”的热情却一直在升温,不只迅雷一家。
  2017年12月,天涯发布了其区块链代币“天涯钻”。
  2018年1月,人人推出区块链项目“人人坊”以及代币“RRCoin”。
  2018年2月,网易推出新区块链产品—星球基地,仅仅一个月用户量超过百万,并且在基地里直接通过黑钻进行点对点的交易。
  此外,布局区块链的公司更不胜枚举。2018年3月,联想推出了第一款区块链手机。还有快播、暴风集团、奇虎360、美图、小米等,都已布局或正在布局区块链项目,试图争相攀上区块链这一“高枝”。
  从目前来看,虽然区块链的场景应用不同、游戏规则不同,但一些公司的逻辑都是试图用区块链重塑己身,通过发行自己的币,在最短时间带动玩家的参与热情。
支撑这个业务发展的,是玩家们。在熟悉互联网行业的律师郭瑞看来,像迅雷推出链克这样的区块链代币,其实就是在自己家里开了一间“赌场”。
  “Q币,不是币;链克积分,不是积分。”郭瑞对《南风窗》记者说这是币圈里流传的说法。郭瑞表示,链克具有数字货币的典型特征:总量恒定、可以流通、加密收藏。它与腾讯社交软件QQ的充值Q币、搭乘航空积累的积分等有很大的不同。
  Q币这一类的虚拟货币是局域性货币,不可以在用户间相互流通,只能在自身公司里的商城兑换,比如购买QQ皮肤。此外,Q币是典型的中心化的货币。然而2009年诞生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催生了生成、储存、交易、应用、投资的生态圈,更带动了世界范围内几百种加密数字货币,就像链克。购买链克,就等于炒股。
  值得注意的是,郭瑞提醒到,由于数字货币独特的便利性、安全性和保密性,交易双方不必知道、也不用担心别人知道自己是谁,交易也不受时间、地域的限制,更是容易得到黑市交易所的青睐,成为洗钱等暗网世界的交易媒介。
  从链克的交易群里,马荣海结识了很多持币十万以上的,甚至持币千万的人,比较起来,马荣海自己手里区区200个链克,并不算什么。
  马荣海依然在炒币。在马荣海们看来,炒币不仅是可以带来收益,还带来一种新的价值观。通过他本人以及在币圈的那些人一起创造出来的钱—一种新的货币,可以改变世界。只是面对链克的跌跌不休,马荣海偶尔会冒出一个念头:万一发币的互联网公司垮掉,怎么办?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马荣海、张奇、郭瑞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