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女孩偷巧克力自杀引发千人聚集,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

女孩偷巧克力自杀引发千人聚集,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

南风窗记者 石勇

在“偷拿巧克力遭索赔,女孩跳楼身亡”事件中,我认为主要责任人是女孩的父母。他们的处境和教育影响到了女孩的心理处境,而母亲的行为又直接导致了女孩在心理上活不下去。这样的家长,是应该反思的。

  

      

  一个13岁的初中女孩,因为贫穷、家教等原因,偷拿了超市的几块巧克力——这是一件很大的事吗?

  

  但它很快就被扭转到了一个可怕的方向,通往死亡,通往群体性事件,通往一个社会的“内爆”的链条就此展开……

  

  超市工作人员发现了女孩的偷拿行为,进行搜身,并打电话叫女孩的父母来超市赔付;

  

  女孩的母亲来到超市交涉,当众责骂并打了女孩;

  

  在不被注意的情况下,女孩离开母亲视线,到一栋高层里,从17层跳下,当场身亡;

  

  亲属跑到超市去“讨要说法”,引发“不明真相”的群众围观;

  

  少数不法分子趁机打砸,人群被煽动,形成群体性事件;

  

  地方政府出动警力维稳,发生冲突;

  

  网上舆论发酵,一些“评论家”、“专家”、网民指责超市、政府,并摆出“反思”、“全社会都有责任”的姿态;

  

  最终,事件平息,超市各门店被责令停业整顿,甚至有超市赔付几十万元的传言,虽然此传言未经证实,但超市所承受的来自地方政府和舆论的压力,以及在这个压力之下可能要付出的代价,却是可以合理地想象的。

  

  这是发生在前几天的甘肃金昌市的“偷拿巧克力遭索赔,女孩跳楼身亡”事件,事件起因几块巧克力,但后果之严重,超乎大家的想象。

  

  为什么后果会这样严重?

  

  我们从链条中可以看到,只要砍断了第一个链条,超市工作人员发现女孩偷拿巧克力后,只是要求她交出,教育几句放走,大概就没有后来了。这也是很多人在“女孩-超市”这一结构中,认为作为“强者”的超市不应该打电话叫父母来赔付的原因。他们预设了“强者”应该让着“弱者”,应该去“宽容”“弱者”,否则就不对。

  

  可是,问题就在这里。

  

  跳出这个结构,让我们站在超市的角度上去想一想:如果哪一个孩子在超市都这样,超市还开不开了?遇到老人呢?孕妇呢?超市并不是慈善机构。工作人员之所以有这种反应,是因为还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的现实背景和心理背景。

  

  可以想得到,超市被偷东西,肯定不是第一次了,我们甚至可以推测,超市已经形成了一种对偷东西的人的憎恨,并且在制度上对员工作出了约束。所以要他们宽容对待偷东西的人是很难做到的。而打电话给父母,并要求赔付,也并不过分。

  

  有专家说超市“没有执法权”,应该报警。我只能说这样的”专家“好像没有生活在中国社会。你想过一个女孩在警察面前,以“小偷”的身份出现时的心理后果吗?

  

  注意,超市这样做,在逻辑上,并不必然就导致女孩跳楼,导致群体性事件。现实生活中,犯错甚至犯法的孩子被父母领回,由父母赔付的事多得是,并没有看到他们就自杀。超市当然是不会注意到女孩的心理背景的,只是按日常生活中一般的逻辑去想象。

  

  所以链条传导到了女孩的父母,主要是母亲那儿。而他们,当然也是扛着现实背景和心理背景出现在女孩,出现在超市,出现在社会面前的。

  

  这个现实背景就是,他们很穷,只能靠在街上卖爆米花为生。同时,由于个人素质所限,对女孩谈不上有很好的家教。

  

  心理背景是,到场的女孩母亲很生气,并把怒气发泄到女儿身上;不懂得怎么教育孩子,在孩子出问题时,把责任推到孩子身上,以打骂的方式表现出来。

  

  链条传导到这儿,推动了女孩的自杀,和后面的群体性事件。但从逻辑上,也并不必然如此。我们真没见过太多孩子,因为父母当众打骂打了自己就自杀的。女孩的父母,所拥有的,也只是日常生活中一般的思维。

  

  但这个逻辑,碰到了女孩的心理逻辑,无效了。正如我们碰到了人们的现实背景和心理背景,发现有些东西根本不像我们在没有考虑这两个背景时,所想象中的那样。

  

  心理逻辑是运用心理在思维,大脑并不管用。我观察到,这个事件,正是大家的心理逻辑演绎出来的。

  

  我们无法知道女孩自杀之前到底是什么样一种心理,但我们可以设身处地考虑一下孩子当时的处境,从孩子的角度,也会有这样的问题:偷几块巧克力并不是什么天大的错误,超市的工作人员和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可以肯定的是,那个时刻她从心理上活不下去,感到绝望。

  

  不会有人去注意这样的一个心理逻辑。这并不仅仅面对女孩时缺乏心理洞察力,而是,根本就没人愿意跳出自己的现实背景和心理背景去这样想,去体会一下别人内心的挣扎。每个人都不会认为自己可能在哪儿错了,包括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看客。

  

  而在这种情况下,仅仅是指责女孩“心理脆弱”有意思吗?尽管这个事件的核心原因,是她的心理脆弱。

  

  我们还可以看一下在后面的链条中出现的那些人的现实和心理背景,尤其是他们的心理逻辑:

  

  亲属的心理逻辑是:都是你们超市逼死了女孩!

  

  现场围观者的心理逻辑是:一个女孩面对一家超市,前者弱后者强,肯定是超市欺负了女孩!

  

  暴力打砸抢者的心理逻辑是:终于有一个机会,可以在法不责众中“干一场”了!

  

  网络看客们的心理逻辑是:穷即有理,弱即正义!

  

  “评论家”、“专家”的心理逻辑是:都是素质低下和没有法律意识惹的祸!

  

  所有的心理逻辑碰撞,就相当于所有破坏性的心理能量聚合在一起,轻则是女孩自杀,引起千人聚集,重则有可能把社会置于一种不确定性的风险之中,一件小事就能点燃这些破坏性的心理能量,冲击社会秩序……

  

  而它们,改变了事件的本质。我看到了两种:

  

  一种是,女孩的自杀,是她的心理逻辑演绎的结果。本来是件很悲伤的事,但她的死在亲属,还有围观者的心理逻辑中,却变成了一种可以向超市“讨要说法”(重要指标无非就是赔钱)的筹码,甚至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来进行打砸抢,有点像是吴思所说的“血酬”。而面对这种情况,在穷、弱面前似乎是“强者”,但面对围观的群众,面对公权力却是十足弱者的超市这类机构或个人,只有自认倒霉的份。

  

  另一种是,一旦那些围观者的围观触发维稳的需求,超市这类机构或个人作为围观者和当地公权力部门面前的弱者,它们将会被作为维稳的成本。而这又会导致“暴民逻辑”的产生。

  

  人们的心理逻辑,演绎在很多事件上。这两天,宁夏公交车纵火事件又体现了这一点。嫌疑人马永平又获得了网络看客们和“评论家”们的同情,几乎跟当年厦门陈水总烧公交车时一模一样,只因他们是“弱者”,是失意失败的人。一个人的这种处境,居然成了可以伤害无辜者的理由。我只能说,这种心理逻辑,其实已经变态,它已经从心理,渗透到了人格。

  

  为了我们这个社会共同体的安宁,我们必须坚决反对类似的“暴民逻辑”。

  

  无论是按照逻辑,还是心理逻辑,人们总是要为某个事件找一个责任人(反正不是自己)。好吧,在“偷拿巧克力遭索赔,女孩跳楼身亡”事件中,我认为主要责任人是女孩的父母。他们的处境和教育影响到了女孩的心理处境,而母亲的行为又直接导致了女孩在心理上活不下去。这样的家长,是应该反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