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一个记者眼里的城管

一个记者眼里的城管

南风窗记者 韦星

很多网民的疑惑在于:每次“城管和小贩冲突”的公共事件出现时,他们充满激情和正义地在互联网上对城管口诛笔伐,可城管为什么依旧存在?而且和小贩冲突的事件,至今不但没有收缩的迹象,反而有扩大的趋势?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认识城管,是从小贩开始的。但与小贩打交道,并不是城管工作的全部,甚至,这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不过,提到城管,很多年轻气盛的年轻人都有张嘴“释放”的欲望。没错,我也曾如此。

  

  但无论对城管“张嘴”开骂抑或“动手”打人的欲望,很大程度上,并不是来自我们真真切切接触到的城管,或是城管工作的全部——哪怕只是部分的接触。

  

  即便没有接触,单凭互联网上的消息、视频,似乎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掌握了足以“杀死”城管的情怀和真理。

  

  但必须承认,互联网上,人们看到的,通常只是“城管打人”的新闻——包括最近贵州兴义几名年轻城管打人的视频,这些视频“窜红”互联网,并引发“热心”和“正义”群众聚集性的反对。

  

  当然,小贩打城管甚至杀死城管的消息,也偶有发生。

  

  “城管——小贩”,我对这对特殊的群体产生浓厚兴趣。为此,我曾到过武汉、广州、东莞等地和小贩、城管进行过相对深入的接触。

  

  和小贩接触时,有个特殊的现象刺激到了曾义愤填膺的我。

  

  走访中,如果只是随便问一句他们(小贩)对城管的印象时,很可能,他们会张口就骂几句。但如果你静下来和对方坦诚交流,这些小贩的普遍说法是:客观说,各有各的难处,城管也不容易。

  

  他们对城管的理解和宽容,超乎了互联网上义愤填膺的人们——当然也包括曾经的我,这让我一度对小贩怒其不争的埋怨,我还错误地以为自己遇到了城管的“托”。但现实就是这样,因为他们和城管接触比较多,坦白讲,城管也不是天天、时时一见到小贩乱摆卖,就怒不可遏地掀翻他们的摊点、扣押他们的东西。真的不是这样的。但现实中,互联网上,常态下的执法和劝离,是不会引起大家关注的。

  

  所以,互联网上,我们一度接纳并深信不疑的东西,很大程度上是“被放大的真相和被遮蔽的事实”双重作用的结果。这本身也是传播学中的一个特点。

  

  如何看待互联网上的“你们”、如何看待“小贩”——我数度询问城管一线执法人员。

  

  他们中的很多人,对现状很痛心,但更多的时候是感觉外界对他们的不理解、不支持。他们的困惑在于:如果市民行车不便或他们居住的楼下乱摆卖,引发了“脏乱差”的时候,这些街坊是投诉的,他们对城管工作不到位、不尽职责是批评的。不过,如果小贩是在别人家附近乱摆卖,对他们家的生活没有实际影响(但影响到其他人)时,他们是不理会的,相反,如果城管去劝离,这些人反过来骂城管:谋生不易,何必赶尽杀绝……

  

  这种矛盾无时不在,执法不严格,将被批评、被投诉,执法严格,又将遭遇“路人、好心人、正义人士”的连番质问和指责,甚至是围殴。

  

  执法手段方面,除劝离、扣押小贩的物品——而且通常是几次劝离无效后才扣押,他们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他们中的很多人,很羡慕交警:贴单走人,等车主主动乖乖上门缴罚单。

  

  城管和很多部门不一样,它在法律上的地位比较尴尬,也没有对应的垂直机构,用城管群体的话说,他们是没有“爹”的。各地的城管,都归地方政府直接管理,而且市一级的城管和县、区、镇接一级的城管,没有关系,他们不是上下级关系,人财物直接纳入相应各级的政府来管理。各地城管在分工、执法规范上,也难以统一。

  

  这样看来,他们更像一帮散兵游勇,即便你这个区的城管做得好,下面街道做得差了,甚至演变出公共事件来,背黑锅的,是全国城管。从舆论对现实的影响来说,这是不可忽视的真相。

  

  城管人员也坦承,他们这个群体给人们的印象是“不是城管打人,就是城管被打”,一种社会治理引发如此紧张的社会矛盾和社会关系,难道不值得反思吗?

  

  在种种舆论的压力中,城管群体难有喘息和辩说的机会。“城管像无爹的孩子,谁都可以踩一脚。”一名执法人员和我说起这样的话。

  

  这句话,我理解他想表达的意思是:其他部门在执法中即便遇到很多恶性的事件,但因为这些部门上头有“爹”,所以在舆论的引导和管控方面,能有所作为,让舆论朝着客观或有利于自身群体形象的方向发展。

  

  但对“没爹”的另一种理解,也可以是这样:因为没有统一规范,所以城管才有了今天给人乱七八糟的形象。

  

  事实上,这样的分析,即便是城管中的人,也认为有一定的道理。

  

  很多网民的疑惑在于:每次“城管和小贩冲突”的公共事件出现时,他们充满激情和正义地在互联网上对城管口诛笔伐,可城管为什么依旧存在?而且和小贩冲突的事件,至今不但没有收缩的迹象,反而有扩大的趋势?网民感到失望。

  

  如果冲动地撤销城管,城管不在了,我们的社会就会变得更好吗?显然不是。社会需要秩序,秩序需要管理、治理。

  

  事实上,城管工作职责涉及的业务很多,比如垃圾处理、广告牌整治、泥头车整治、夜间施工、噪音,甚至公共厕所的冲洗等等……小贩,只是他们工作中的一小部分,所以他们对如何更好和小贩相处,也很头疼。从城管执法者的私心来说,他们希望把管理小贩的业务剥离出去,让其他部门来管理这摊“吃力不讨好”——而且讨骂、讨打的业务。

  

  也有人建议划出公共区域给小贩,但划出的区域,小贩也不愿意去,因为人流少、地偏、生意不好等因素。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划出哪些区域给小贩经营,城管没有多大的话语权,但问题没解决好,遭骂挨打的是城管。

  

  最最重要的是,目前摆摊的很多人,不是谋求生计、糊口,而是“活得更好的问题”——看看城市乱摆卖的小贩群体——有多少个是老弱病残?如果你没看错,很多都是身体健壮的中年人和年轻人。他们不是没有谋生机会,他们不是没有到工厂工作的能力,而是因为做小贩的收入更高,更自由,代价则是城市全民为他的收入和自由埋单,理由就这么简单。

  

  当然,我们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无论城管对小贩,还是小贩对城管。但一味的谩骂解决不了问题,因为不理性带来的只是群体的封闭,而不是城市的和谐共处、理性共治。

  

  在某城管局采访时,几个年轻城管人员的一些话,给我很深的印象——

  

  A说,在一次大学同学毕业10周年的聚会上,有同学知道她在城管上班的时候,表情马上变了:“啊?你在城管上班啊?”有的同学之间交谈提起A也会说:“A人挺不错的,可惜去了城管上班。”

  

  B则是被调侃的对象,他的同学知道他在城管上班后,半开玩笑地说:“你家里的水果一定很多吧?”B只有苦笑的份。

  

  C的性格比较内向,在家的时候,他的工作服几乎都是在单位洗的,他不敢拿回家洗,怕邻居知道他是城管的,即便拿回家洗了,衣服都晾在洗手间,不敢拿到阳台上去晒……

  

  对城管动动嘴乃至动动手,很多人都可以做到,但最需要的还是:大家一起给城管指出一条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