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百度怎么就成了现在的百度?

百度怎么就成了现在的百度?

唐世平

在谷歌退出中国大陆市场后,百度获得了在中文搜索引擎市场中接近垄断的地位。据百度自己的介绍,其2009年后的技术创新屈指可数。

  

    

    

  如果不是因为最近百度疾病类贴吧的丑闻,笔者对百度的态度大概只会一直是冷漠的鄙视,也不会写一个关于百度的短文。顺带提一句,如果不是因为携程最近的丑闻,笔者恐怕还会

  

  是携程的忠实会员。

  

  首先,笔者要申明,在百度问世之时,笔者和中文世界的大部分人一样,是百度的粉丝。那时候,谷歌的中文搜索还基本不靠谱,而百度一出手,就至少在中文搜索上领先了谷歌。尽管笔者没有不切实际地希望百度能够在非中文世界有谷歌那样的地位,但是,笔者至少希望在中文世界,百度可以一直领先于谷歌,或不至于落后太多。时过境迁,谷歌还是那个在不断创新的谷歌,而百度则成了现在的百度。

  

  笔者认为,亚当·斯密在他的《国富论》一书中,其实说了两段最重要的话。第一段是大家所熟悉的:“我们之所以期待屠夫、酿酒师和面包师为我们提供晚餐,并非因为他们的善心,而是因为他们都各自关心他们各自的利益。”

  

  另一段则一直被包括绝大部分经济学家在内的人们忽视。这段话说:“国家的财富是由两个不同的情景决定的。首先是,国家的劳作背后的技巧、熟练以及判断。其次是那些从事有用的劳作的人数和从事无用的劳作的人数之间的比例。”这段话出现在《国富论》的正文导言的第一页。而那段大家更为熟悉的话一直到第二章才出现。

  

  因此,亚当·斯密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企业和人都很容易偷懒,甚至作恶。这样一来,政府就不仅需要鼓励,还需要迫使企业和个人从事对社会有益的创新。

  

  要鼓励和迫使企业和个人从事对社会有益的创新,政府具体的做法大概可以有缺一不可的两个方面:一是鼓励和保护企业之间的竞争,因为垄断总是会使得企业不需要通过从事对社会有益的创新来获利;二是通过制度和法律来阻住企业和个人通过损害社会的利益来获利。

  

  在市场经济中,政府要想迫使百度这样的私人企业通过从事对社会有益的创新来获利,事实上恐怕不会比政府迫使国有企业这样做来得更容易。

  

  首先,百度作为一家私人企业,政府不能通过任免百度的管理者来迫使百度从事对社会有益的创新来获利。其次,当下的百度确实可以不需要通过从事对社会有益的创新来获利。在谷歌退出中国大陆市场后,百度获得了在中文搜索引擎市场中接近垄断的地位。据百度自己的介绍,其2009年后的技术创新屈指可数。

  

  而既然技术创新乏力,那就只能在营销和运作方面下功夫了。由于百度一直拥有相对大的用户群,百度自2010年开始推出的P4P(Pay for Performance)网上竞价搜索,给百度带来了丰厚的收入和利润。而P4P网上竞价搜索的一个直接后果,便是如今被万众唾弃的疾病类贴吧。

  

  从1840年到现在,中国的现代化所遭遇到的挫折和失败,大概都和我们忽视了亚当·斯密两个半世纪前的洞见有关。一个追求全面现代化的中国,不能再继续犯同样的错误。让我们从敦促百度重新成为一个靠从事对社会有益的创新来获利的企业做起。

  

  套用斯密的一句话,我们不能把中国现代化的希望寄托在企业的善意和良知上,即便是百度这样的高科技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