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这些欧洲国家为何来太平洋军演?

这些欧洲国家为何来太平洋军演?

文∣李益波 中国南海研究院 | 2016-08-19 | 南风窗

奥朗德政府上台后,无论在北非还是在叙利亚,法国都成了最积极配合美国的欧洲国家。在历届“环太”军演中,法国是唯一一个连续派军舰参加的欧洲国家。

  为期一个多月的第25届“环太平洋军演”(简称RIMPAC)8月4日刚刚结束。今年参加军演的国家达到27个,其中德国、意大利、丹麦和巴西是首次应邀参加。
  众所周知,“环太平洋军演”是美国主导的、目前太平洋地区最大规模的海上联合演习,演习主旨在于提高美国及其盟国部队的海上协同作战能力,以确保海上重要交通线的安全与太平洋地区的稳定。顾名思义,这场演习的参与者应该都是环太平洋的沿海国家,可近年来,我们也发现一些欧洲国家积极参与其中,他们是谁?为何不远万里而来?

  曾经相识的“陌生人”
  笔者梳理近4届“环太”军演的国家名单,发现有以下欧洲国家参加:法国、荷兰、挪威、俄罗斯、英国、德国、意大利和丹麦。其中只有俄罗斯兼着亚太国家身份,但这些欧洲国家大都与远东有着千丝万缕的历史联系。
  先说荷兰。17世纪上半叶,有“海上马车夫”之称的荷兰成为世界头号贸易强国,通过创设荷兰东印度公司、设立据点、发动战争等手段排挤了葡萄牙和英国竞争者,控制了东亚海上商路,并且占据了锡兰、摩鹿加群岛、爪哇、台湾岛等战略要地。
  再说工业革命后崛起的英国和法国,他们相继把殖民魔爪伸向东亚。1795年,英国人从荷兰人手里夺去了马六甲,标志着权力的再次转移。随后,英国相继占据新加坡、缅甸、马来亚,并且从当时的清政府手中划分了大片势力范围,还割占了香港。法国则把殖民目标对准了印度支那,相继占领了越南、柬埔寨、老挝,并于1887年成立了“印度支那联邦”。1899年法国强租中国广州湾(今广东湛江),亦由该联邦管辖。与此同时,法国还在南太平洋建立起殖民地,包括新喀里多尼亚、波利尼西亚一带的群岛以及新海布里地群岛。
  19世纪末,德国打着追求“阳光下的地盘”的旗号,也来到了远东。1897年德国强占中国的胶州湾,引发了列强瓜分中国的狂潮。德国还在太平洋占据了诸多群岛: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布干维尔岛、瑙鲁、马绍尔群岛、萨摩亚、加罗林群岛等。一战结束后,德国在远东的殖民地分别被战胜国英国、法国、日本重新瓜分。
  丹麦、意大利和挪威也曾先后参与远东的殖民活动。丹麦东印度公司曾在17世纪经历过短暂繁荣;意大利曾参加八国联军侵华,并获得天津港和意大利在亚洲的唯一一处领地—天津意租界。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殖民地人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民族解放运动,并相继取得胜利,上述欧洲殖民者在远东的殖民统治陆续宣告终结。在《李光耀回忆录》中有这样一段文字:“1975年9月24日,在英格兰戈登高原鼓乐和风笛队奏起的最后一段骊歌声中,英国皇家海军护航舰‘人鱼’号撤离了三巴旺海军基地。不久,最后一支英军部队也撤走了。部队撤离象征着英国在本区域150年的政治和军事影响画上句号。”
  目前,法国还保有在南太平洋的3个海外领地:新喀里多尼亚、波利尼西亚、瓦利斯群岛和富图纳群岛;法国太平洋舰队驻扎在法属波利尼西亚帕皮提港,拥有两艘轻型护卫舰;英国在文莱驻扎大约一个廓尔喀营。
  美国凭借一枝独秀的实力优势,建立起以他为主导的太平洋秩序,个别欧洲国家虽然心存殖民情结,对远东恋恋不舍,但受制于自身实力的衰弱,逐渐成为亚太国际舞台上的“边缘人”。欧洲国家也乐于让美国承担维护亚太秩序的公共安全责任,以便自身把主要精力放在经济外交和人权外交上。

  动机分析
  2016年是欧洲的多事之秋。年初,《金融时报》欧洲版曾发文评论道:“不论是恐怖主义、移民和本土政治极端主义,还是欧元区的团结问题、失业问题和乏力的经济增长,抑或是欧洲的军事防御难题,各国政府、驻布鲁塞尔的欧盟机构看起来似乎都越来越无力应对。”6月份,英国脱欧公投带来的巨大冲击使得人们开始谈论“欧盟分崩离析”的可能性了。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何这些欧洲国家还有心思派遣军舰或军事人员,不远万里参加“环太”军演呢?笔者分析,其背后原因如下:
  首先,借助军演展示对亚太地区安全形势的关切。近年来,伴随在亚太地区经济利益的拓展,欧洲一些国家,特别是英国与法国,明确宣称亚太地区的稳定与安全关乎其国家战略利益。
  2015年1月,时任英国外相哈蒙德在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RSIS)发表演讲称:如果亚太地区政治和军事紧张导致安全局势恶化,英国随时准备向该地区部署军事力量。同年11月发布的《英国国防白皮书》再次强调:亚太地区对英国而言既是重大的经济机遇,也对未来维护规范基础上的国际秩序的完整与可信度有着重要影响。2015年,法国在其新版国防白皮书中提出“法国在亚太有特殊安全责任”。
  在两国和相关智库推动下,欧盟也开始重视亚太安全事务,并准备积极参与其中。Rem Korteweg撰文写道,“尽管在欧洲邻近地区面临严重挑战,欧洲也不能对亚太采取模糊战略”,“欧洲不想在权力政治盛行的亚洲仅仅扮演一个规范性力量”。2015年5月,欧盟安全与外交政策高级代表费代丽卡·莫盖里尼提出,欧洲与亚太的安全“密不可分”。今年4月莫盖里尼访问印尼,在同印尼外长发表的联合声明中也提到:要推动欧盟与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提升包括政治安全合作在内的全面合作。为了彰显落实上述言论的意愿和可信度,欧洲一些国家积极建立与亚太国家的双边战略伙伴关系。
  其次,通过参与“环太”军演,展示或进一步巩固与美国的密切盟友关系。2011年美国正式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一些欧洲盟友也“亦步亦趋”地加大对亚太安全事务的关注和投入。今年4月,英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外交国务大臣雨果·斯瓦尔在美国CSIS发表演讲,表示要与美国“肩并肩”共同维护亚太现存秩序,并使之继续发挥作用。
  法国自认为是美国“资历最老的盟友”,奥朗德政府上台后,法国与美国在重大地区热点问题上的战略配合明显加强。无论在北非还是在叙利亚,法国都成了最积极配合美国的欧洲国家。在历届“环太”军演中,法国是唯一一个连续派军舰参加的欧洲国家。
  2014年军演中,挪威派出了先进的“南森号”宙斯盾级导弹驱逐舰,时任挪威海军司令拉尔斯·索尼斯表示:美国是挪威最重要的盟友,美国请求挪威海军介入太平洋地区,美国海军在该地区面临挑战,挪威的参演展示了其承诺。此外,欧洲积极“捧场”还有一个潜台词:希望美国也严肃认真地看待其对欧洲安全的承诺。
  再次,借助“环太”军演提升相关“技战术”能力,同时检验或展示先进军事装备,以吸引该地区的潜在买家。
  例如挪威的“南森”号通过参加2014年军演,检验了NSM导弹系统在热带环境下的作战效能。同年9月,美国海军在“科罗拉多”号濒海战斗舰上成功试射了挪威研制的NSM。美国海军水面部队司令托马斯·诺登对试验结果很满意,表示有可能在濒海战斗舰上装备该武器系统(因为舰体设计原因,濒海战斗舰无法装MK41垂发系统)。还有媒体报道,未来的F-35也可能配置该型号的空射型反舰导弹,因为该弹不仅能隐形、威力大,也是F-35战斗机上唯一能内置使用的反舰武器。由此可见,挪威海军的参演及导弹实弹展示,带有几分广告的目的。如果能凭此展示获得美国军队的青睐,那将是一本万利。
  再者,目前东南亚国家为升级海上武备都不惜花大价钱,是欧洲军火销售国家眼中的“香饽饽”。通过参加军演,说不定欧洲国家的装备就被亚太某国海军相中,岂不是一举多得?

  帮忙还是添乱?
  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尽管参演的欧洲国家成员不少,但派出的实际参演兵力却寥寥可数。在所有参演的45艘军舰中,加拿大派出4艘(两艘“哈利法克斯”级护卫舰和两艘“金斯顿”级近海巡逻舰);韩国派出了“世宗大王”号宙斯盾驱逐舰、“姜邯赞”号驱逐舰和“李亿祺”号潜艇;澳大利亚则派出其吨位最大、最精良的“堪培拉”号两栖攻击舰和一艘“巴拉瑞特”号护卫舰;日本派出了“日向号”直升机母舰。所有欧洲国家中,仍只有法国派出了一艘轻型护卫舰,其他国家都只派出了少量技术兵种。
  可见,这些欧洲国家参加“环太”军演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而且由于地理因素及战略考虑,这些国家不可能把其有限(并且正在缩减)的军事资源“转向”亚太。但是,综合前文所述,欧盟、英国和法国都表示,要在亚太安全中扮演积极的、建设性作用,参加“环太”军演可能也是一个信号或其中一个步骤。未来这些欧洲国家会否持续向亚太地区加大力量投入,值得我们谨慎观察。
  欧洲的政治精英和智库都清楚:亚太地区并不会给欧洲带来直接安全威胁。与此同时,他们高度关注现有亚太秩序会否因地区冲突导致颠覆性的改变,以及自由航行权等国际规范的有效性等问题。因此,他们整体上并不愿意看到,也不希望被卷入亚太地缘政治冲突,而是主张在“规则、规范”的基础上建立起多元、稳定的亚太新秩序。
  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对中国崛起战略意图的误解及美国维护亚太霸权秩序的能力、决心存在不确定性,欧盟认为有必要及时参与其中,发挥其规范性力量和软实力的优势,协助美国共同维护以西方为主导的国际规范和原则,并在此基础上把中国纳入进来。欧洲的共识是:美国的实力优势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因此,大多数欧盟国家支持美国的“亚太再平衡”,但同时反对自身被捆绑在美国战车上共同遏制中国。欧洲的理想政策选择是:通过“接触”影响和引导中国的对外政策行为,确保中国不挑战现有的国际秩序,将中国的对外行为约束在当前西方主导下的国际秩序中,避免中国的崛起造成亚太安全结构失衡,进而引发冲突,损害欧洲在亚洲的既得利益和导致美国进一步转向亚太而忽视欧洲安全。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随着英国公投脱欧,欧盟的整体外交行动能力将有所削弱,但个别国家在亚太安全事务上的言行更值得关注。例如,英国外交部国务大臣斯瓦尔公开表态,“就南海仲裁案,英国站在美国一边”;法国海军“普瑞盖特”号驱逐舰配合美国“斯坦尼斯”号航母打击大队巡航南海;英国把日本看作是“其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安全伙伴”,并将派“台风”战机赴日开展联合军演等等。我们要警惕,个别国家通过“小多边合作”的方式,与美、日、澳结成新的同盟,对中国周边安全及南海问题的解决构成新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