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相信的力量

相信的力量

陈莉莉 高级记者 | 2019-03-12 | 南风窗

  从(吉林市)永吉县到双河镇的汽车上,我认识了去姥爷家过寒假的梁晨曦。一车厢都是沉闷的深色,只有他身着红白相间的羽绒服,鲜亮得就像他的名字,以及他8岁的年龄。
  他将书包放在自己座位的隔壁。满车厢都没有空座了,我问他有没有人?可不可以坐?
  他说可以啊。
  我们聊了整整一路,还相互拍照留念,直到他在倒数第二站下车。等在路边的他姥爷心急如焚,因为他没有接姥爷的电话。
  梁晨曦说,这是一个奇怪的冬天啊,因为他都放寒假了,还没有下一场雪。其实我们相遇后的第二天,吉林就下雪了,温度较前一天猛然低了10多度。我想他应该很高兴,晨起推窗,发现都是白色。他之前说他喜欢雪,放寒假的第一天,就让爸爸妈妈带他去了一个滑雪场,人造雪也是雪啊。
  这是我此次相对沉重的采访过程中的一份小轻松,一个美好的意外。后来想想,这段小相遇,也就是鲜亮的8岁的梁晨曦坐在一车的沉闷里,有点像金哲宏与待洗冤群体之间的关系。
  他们都代表着希望。而希望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礼物。它源于相信,也源于不相信。
  相信该相信的,不相信不该相信的。就像金哲宏虽然觉得出租车捡到的100元可以够他买一些油、米,但是他信,“花脏钱喝凉水早晚是病”。
  金哲宏说他在监狱里无论再怎么难熬,他坚信:自己是冤枉的,也坚信自己有一天会走出来。
  他说他不会因此就说国家法律不公正,“不公正,我就不会活着出来。也就没有呼格吉勒图、聂树斌。”
  他说翻看法律的每一条款,哪一条是不公平、正义的呢?
  但现实是生活中还会有蒙冤者,“到底有多少,应该没有人去刻意统计。不是说吉林有冤案,其他地方就没有,司法改革需要一个过程,老百姓也一样,要相信国家。”
  很多蒙冤者来找金哲宏,希望能获得帮助。他们认为是金哲宏让他们看到了坚持下去的力量,看到了希望。来的群体中有一位妈妈,身患癌症,自知所剩时间不多,她认为她所有的努力动力是认为有一天会看到她关注的那位狱中人能清清白白走出来。
  监狱里的经历,让金哲宏变得百毒不侵,学会保护自己,更知道无常。
  以前他会觉得杀人犯很恐怖,接触以后就会觉得“都是假的,都是纸老虎,谁都怕死”。
  他不相信“恶没有恶报”,那些人品尝到了。
  金哲宏说他相信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他还能活20多年,他相信自己在这20多年的余生里,能养好自己的身体,能在朋友们需要帮助时伸出援助之手,他相信自己可能还会遇到爱情,他相信亲情血浓于水,永远扯不开、丢不掉。
  他问我,你(们)也是相信的,对吧?!要不然,大老远的,那么冷,你到东北找我干啥啊?金哲宏说他在狱中读过《南风窗》,看到对聂树斌案件的报道,也是因为这个吧,他愿意多说说话,万一有谁就像当初他在狱中看到聂树斌的报道而更坚定信心呢?对吧?!
  人生是苦的。痛苦、绝望的时刻远远多于欢乐、幸福,你也会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撒下了种子。饱满的有生机的,它就可以破土而生,成为希望所在。
是啊。要相信。只有相信,才能更好地活下去。
  相信公平与正义,相信人心的善良,相信爱情的纯粹,相信友谊的天长地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