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空战失利,莫迪选情会否受影响

空战失利,莫迪选情会否受影响

陶短房 | 2019-03-27 | 南风窗

  印度政治圈以往有个不成文的传统,即尽量避免在选举年陷入和较大邻国间的战争风险中。但这次印度人民党在战前、战后到处张贴莫迪手拿步枪的巨幅海报,不惜挑起边境局势紧张。

  南亚两个地缘政治死敌和“准核国家”间,2月27日爆发了一场短暂而激烈的空战,印方有飞行员被巴方俘虏。由于5月印度大选即将举行,人们对空战本身及其前因后果,都予以特别关注。
  3月5日,巴基斯坦政府拘捕了恐怖组织“穆罕默德军”头目马苏德·阿兹哈尔的两名近亲。正是“穆罕默德军”2月14日袭击印控克什米尔,引发了印度空军的越境轰炸。
 
  “击落巴方F-16”不可信
  印巴空战的网络消息,一开始并不利于巴方,但旋即有消息称,“一架印度苏-30MKI被击落”。有人根据自称“巴基斯坦空军”的社交网络号(后证实只是军迷ID)所发布的消息,传出击落印度战机的是中国/巴基斯坦联合研制的JF-17“枭龙”战斗机,令牵头研发这种战机的中国成飞旗下上市公司股票在6分钟内全部涨停。
  随后各种消息莫衷一是:亲巴基斯坦的消息称“击落两架印度战斗机,其中一架为米格-21,另一架米-17救援直升机坠毁”,俘获两名(一说四名)印度飞行员;印度军方否认有军机被击落,而印度报纸则宣称“击落巴方一架F-16战斗机”。
  稍晚出场的巴基斯坦三军新闻局少将阿西夫·加富尔宣布,巴方2月27日共击落两架“飞越有争议克什米尔实际控制线的印度军用飞机”,其中一架坠毁于巴控克什米尔,另一架坠毁于印控区。加富尔同时否认了巴方F-16被击落的消息,称“当天无该型战斗机升空参战”。
  稍后,印度军方隐晦地承认有一架米格-21战斗机在巴境内坠毁,但仍声称击落一架巴F-16战斗机,却拿不出击落F-16的可靠物证、视频或照片。一度,印方宣称捡获1枚AIM-120中程空对空导弹残骸,但残骸上遗留的合同号“货不对板”。而另一些亲印度网媒散布的所谓“F-16B 80269号坠毁视频”则更莫名其妙,因为F-16A/B型只能发射“响尾蛇”之类红外近程格斗导弹,不能发射中程导弹。
  事实上,巴基斯坦一共两次进口F-16战斗机,分别编入第5、第9、第11、第19、第41等飞行中队,或划归第38战斗机联队直属。它们的基地均远离这次的冲突区,且属于南方和中央两个空军司令部,不同于巴控克什米尔所属的北方空军司令部。于情于理,它们参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且许多消息来源表明,美国不愿意巴基斯坦将F-16用于对付印度,并施加了一些技术限制。巴也不太愿意把珍贵的F-16靠前部署,以免在基地上遭遇意外。
  3月1日,巴基斯坦释放了被俘印度飞行员阿比南丹·瓦塔曼中校,后者在国际媒体面前否认击落过敌机。自此,印方“击落F-16”的喧嚣趋于平静,甚至可说不了了之。
 
  “击落两架印机”很可能不确
  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地区有两个空军基地,其中位于卡姆拉的Minhas空军基地为作战基地,部署有空军第14和第16中队,都装备“枭龙”战斗机;另一个空军基地为战斗/训练基地,主要装备K-8和F-7P系列战斗/教练机。
  此外,位于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白沙瓦的空军基地,部署有第36战术空军联队,下辖的第26中队也装备“枭龙”。该基地及其常驻飞行部队也属北方空军司令部,从航程和指挥体系看,便于支援此次冲突地区。
  因此,倘若印度战机确实系被巴基斯坦空军战斗机击落,则“立功战机”恐只能是“枭龙”或F-7P系列。当然,鉴于印度斯坦航空公司所造、修的米格-21“野牛”长长的事故纪录,它也不排除自行坠毁的可能,但残骸和飞行员都落入巴控区,这就百口莫辩了。
  根据视频中被俘中校瓦塔曼的自述,他的军号27981,据查属于印度空军51中队,他本人即中队长。第51中队部署在印控克什米尔的斯利那加空军基地,全部装备米格-21“野牛”战斗机。
  和巴基斯坦一样,印度在一线也尽量部署航程短、价格便宜的旧式战斗机。如果空战系因巴方战斗机入境“钓鱼”、印度前线战斗机迅速反击中计而发生,则印方很可能只来得及出动这些靠前部署的“野牛”,巴方并没有机会击落“慢半拍”的苏-30MKI。
  除了“击落两架”很可能不确(“击落苏-30MKI”并非官方宣布),巴方流出的“庆功视频”也“水分百出”:
  那个“欢呼庆功”的视频,系第11飞行中队拍摄。该中队是巴基斯坦最早装备F-16的中队,且部署在远离战区、隶属南方空军司令部的一个空军基地,并非参战部队—很显然,那个被哄传为“击落敌机战斗英雄”的飞行员哈桑,也只是个被“摆拍”的“酱油众”。
 
  莫迪有意刺激印巴紧张
  历史上,印巴交火屡见不鲜。双方独立后,爆发了3次大规模战争(1947、1965、1971),其中两次的主战场在克什米尔地区。“大打”停了之后,“小打”持续不断。自1999年爆发的锡亚琴冰川炮战,双方在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缠斗数年,死亡至少1000人以上。
  2000年成立的恐怖组织“穆罕默德军”,先后袭击了印度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立法议会、印度议会、印度帕坦科特空军基地等目标。2019年2月14日,“穆罕默德军”在印控克什米尔普尔瓦马县,对一个印度准军事部队的巡逻车队发动自杀性袭击,造成41死35伤。
  10天后,印度派战机越境轰炸了巴控区印方所称的“恐怖分子训练营”,宣称“炸死200名恐怖分子”。但按照巴黎政治学院国际研究中心研究主管贾弗雷罗的说法,“这是根本无法核实,或毋宁说几乎不可能的”。换言之,战术意义并不大,但对巴基斯坦而言却是非常严峻的挑战。
  南亚地缘政治专家、美国布朗大学政治学系教授阿舒托什·瓦什内伊指出,印度政治圈以往有个不成文的传统,即尽量避免在选举年陷入和较大邻国间的战争风险。1962年中印边界冲突和1971年第三次印巴战争,都在印度大选结束后爆发;1965年第二次印巴战争和2001年“穆罕默德军”对印度议会袭击所导致的印巴矛盾升级,都发生在印度大选后两年;唯一的例外是2008年孟买袭击事件,当时离2009年联邦大选只剩5个月,但事后不论执政党或反对党,都未将“安全问题”当成选举话题来炒作。
  然而,莫迪总理和他的印度人民党,却是完全两样的做法。
  “2·14”袭击案发生后,莫迪和印度人民党政要发表了很多极富刺激性的言行,包括多次扬言“不再被动、逐一回击恐怖主义挑衅,而要犁庭扫穴、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空战初期,印度当局任由被夸大的“捷报”流布,直到空战失利的消息突然传出。很显然,莫迪和印度人民党并不在意,或毋宁说有意刺激印巴边境局势紧张,以图有利于本方选情。
 
  经济不利,依赖民族主义
  印度人民党本身是个民族主义党派,莫迪又是靠民粹上台的,其政治“两条腿”一条是提振经济指标,另一条正是刺激民族主义情绪。而后一条腿又可再细分为“印度教情绪”和“边界冒险”两项。前者,自2018年起他不断渲染印度教在印度社会生活中的关键地位,2019年初更铺张地庆祝“大壶节”;后者,则是给本就紧张的印巴矛盾“添油”。
  空战发生后,印度人民党重量级人物、卡纳塔克邦前首席部长叶德余拉帕,在媒体上放言称“这场空战至少能让印度人民党在5月选举中多拿20个以上席位”,结果遭到国大党等反对党的攻击,迫使高官V.K.辛格出面讲了些诸如“我们打仗是为了保家卫国”之类的套话。
  但正如印度著名电视记者、作家巴尔哈·杜特所指出的,印度人民党在战前、战后到处张贴莫迪手拿步枪的巨幅海报,印度人民党主席阿米特·沙阿更公然扬言“这次空战只是一个开始”,这些不能不让人担心“印度人民党为了选情,不惜进行更多可能导致大规模冲突甚至战争的冒险”。
  事实也的确如此:空战发生前,莫迪曾在中印敏感地区进行造势活动;空战发生后,他继续在边界和人口较多的邦进行助选活动,并不断拿“国家安全”说事。他指责国大党“捣乱”,“不然我们在空战中就有‘阵风’战斗机可用了”。他还在3月3日跑到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在甘地-尼赫鲁家族的家乡和“铁票仓”阿梅蒂地区,为一座生产步枪的工厂揭幕,宣称步枪厂能“保家卫国”并在当地拉抬青年就业率。
  如前所述,莫迪有经济/就业和民族主义“两条腿”,但前一条腿近来有些“迈不动”:青年就业率堪忧,基建项目停滞不前,仍在发酵的“假酒事件”不胜其扰,农业形势也岌岌可危……日前的地方选举中,印度人民党输掉了3个邦。这不免让莫迪和印度人民党更加依赖民族主义这后一条腿—他什么都算到了,就是没算到空战会掉飞机。
 
  “空战牌”会有效么?
  打着“变革牌”上台的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多次表示“不希望和印度发生全面战争”,竭力为巴印冲突降温。自从主动释放飞行员至今,巴方表现得较为沉稳、克制,譬如对一艘据称“试图闯入巴水域的印度潜艇”就未加攻击。而印方虽相对“亢奋”,也并没有过于“激动”。双方间小摩擦时有发生,但并未重演“空战级别”的大事件。
  瓦什内伊教授和印度选举形象学专家尤根德拉·亚达夫等均认为,莫迪和印度人民党在冒一个险,即不惜挑起边境局势紧张,以将自己和自己所属的党与“国家保卫者”“民族捍卫者”的形象捆绑在一起。“许多人相信这是个高招,但能否如愿则很难说。”
  美国布朗大学政治学家帕努·约什和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南亚项目主任米兰·瓦希纳夫等认为,莫迪还是会借炒作空战获得一些选举利益,因为印度众多基层选民国际知识和文化水平有限,对地缘政治和军事形势一知半解;只要借空战简单灌输“只有莫迪和印度人民党才能确保你们和国家的安全”,他们就会信以为真,争先恐后地把选票投给“我们的捍卫者”。
  但更多分析家认为,这一招或许对城市贫民阶层有效,但对正被假酒和农业危机困扰的农村贫民而言,恐怕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过大多数分析家都指出,印度人民党的主要对手—国大党目前“青黄不接”,在甘地-尼赫鲁家族难挑大梁的情况下,该党仍未能找到自己的准确定位和合格领袖。不管有没有“空战因素”,至少本届选举中,国大党还难以对莫迪连任构成致命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