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英国脱欧:看得见开端,猜不到结局

英国脱欧:看得见开端,猜不到结局

特约撰稿人 张纲纲 发自英国 | 2019-05-15 | 南风窗

  连续三次被议会否决掉,梅姨的脱欧协议看似毫无希望了。但如果议会各派抛出的第二轮替代方案还是像上次那样通不过议会,那么对于梅姨也许是一个机会。

  原定3月29日脱欧的大限已经过去,而到现在英国议会和政府在脱欧这件事上仍然达不成一致,英国在到底会怎样脱欧、何时脱欧甚至脱不脱欧这些最根本的问题上,仍然没有形成共识。
  经过了接近三年时间的脱欧谈判,伴随着无数次的高潮和低谷、汗水和泪水、挫败和再挫败,英国跌跌撞撞地绕了一个大圈,突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起点。这就是英国脱欧的现实。
  然而,欧盟却不能这么陪英国耗下去,他们给英国划下了最后期限,所以留给英国的时间不多了。
 
  坎坷的脱欧路
  对于这部脱欧大戏,英国的选民们各有看法,但有一点是大家普遍认同的,那就是迄今为止英国的脱欧是一团糟。
  糟糕的其实不是协议本身。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能被梅姨的保守党政府接受,会坏到哪里去?况且,英国国内和国际舞台上有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一边倒的协议,欧盟也是有贼心没贼胆的。
  真正糟糕的其实是这个脱欧过程。它耗尽了英国人对脱欧的耐心和对政府的信任,揭露了英国政客在脱欧上的种种谎言和虚伪,曝光了英国政党内部和政党之间赤裸裸的争权夺利,凸显了英国政府在面对欧盟时的优柔寡断和软弱无能。
  还记得英国的第一任脱欧部长戴维斯吗?这位资深保守党政客,跟首相梅姨闹掰之后,立马辞职了。紧接着,拉布上台。这位脱欧大臣干的时间更短,4个月之后,就向梅姨递交了辞职信。现任脱欧大臣巴克莱,也不时有传言称他与梅姨政见不合。
  两年多的时间里,英国政府换了3位脱欧大臣,显示梅姨在驾驭自己内阁上的捉襟见肘。反观欧盟这边,首席谈判代表始终是巴尼耶,欧盟在27国达成的脱欧协议上也始终如一,是不是高下立判呢?!
  2016年脱欧公投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英国政府与欧盟的谈判没有实质进展。眼看脱欧大限将近,保守党政府才在2018年下半年加快了与欧盟的谈判步伐,并在11月宣布双方达成协议,结束了脱欧谈判。
  按照法定程序,英国政府与欧盟达成的这个协议,需要得到英国议会的批准才能生效。然而,在2019年1月的第一次投票中,反对派以多出230票的优势否决了梅姨的脱欧协议。
  于是,梅姨又向欧盟求助,希望在北爱尔兰与欧盟边界问题上做出修改。欧盟不同意重开谈判,但在非实质性的措辞表述上,做出了润色式的修改。
  对于这个修改后的版本,梅姨担心通不过议会,便将原定于2月的议会投票推迟到3月初。但到了议会投票时,修改版还是被否决掉了。
  在此基础上,英国议会通过了一系列的动议。其中最瞩目的一点,是在任何情况下英国都不能主动无协议脱欧。这个动议很重要,因为它为英国脱欧划定了禁区。
  可是,梅姨的协议接连两次被议会否决,如果不采取措施,按照法律英国将在3月29日自动脱欧,也就是“无协议脱欧”“硬脱欧”。为了防止这个结果,梅姨向欧盟写信,要求推迟脱欧。
  在3月21日的欧盟峰会上,欧盟虽然同意了梅姨推迟脱欧的请求,但推迟的时间却比梅姨要求的大大缩短了,而且附加了前提条件。球,又一次被踢回英国这边。
  梅姨原计划让议会就她的脱欧协议进行第三次表决,可没想到被议长伯考搅了局。这位仁兄,根据1604年的一个老掉牙的议会条款,裁定梅姨不能进行第三次投票,因为这个协议与之前的版本没有实质性差别!一时舆论大哗。梅姨可以绕过伯考,继续呼吁投票,但她也知道支持票不够,所以暂时观望。
  3月25日,不顾梅姨的反复警告,英国议会通过决议,将脱欧的主动权从梅姨的保守党政府手中抢了过来。可惜的是,两天后,议会各派提出的其他8种备选方案,没有一个能在议会得到通过。
  既然没有一个胜出,梅姨的脱欧协议就还是唯一的协议,这让梅姨又看到了一丝曙光。
  为了赢得足够的支持,梅姨向党内表示,愿意以“事后辞职”来换“协议通过”。这个表态起到了一定作用。保守党内的脱欧强硬派,像鲍里斯、莫格等人相继表示愿意支持梅姨的协议。但很关键的北爱民主统一党,认为换首相并不能解决北爱和欧盟的边界问题,所以继续选择不支持梅姨的协议。
  但时不我待,梅姨决定赌一把。
  3月29日,在原定英国脱欧的大限之日,梅姨让议会对她的脱欧协议进行第三次投票。结果,尽管反对票比前两次大大减少了,但协议还是被否决掉了。连续三次被议会否决掉,梅姨的脱欧协议看似毫无希望了。按照党内老对手鲍里斯的话说,梅姨的协议现在真的“死了”。
 
  更多是自身的原因
  英国脱欧走到今天这一步,英国人没想到,世界人民更没想到。这期间的种种闹剧成了国际笑料,让英国人蒙羞,在国际上抬不起头。对此,英国前首相卡梅伦、现任首相梅姨和她的保守党政府,以及其他党派的政客都脱不了干系。
  追根溯源,前首相卡梅伦答应在2016年举行脱欧公投,是这一切的开端。在脱欧这个关乎老百姓切身利益和英国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上,卡梅伦的千秋功过,任人评说。他现在是尽量置身事外,能躲就躲;躲不了的时候,就说自己只是兑现大选时的承诺罢了。
  而公投之后,梅姨在脱欧上缺乏足够的重视和准备,是脱欧协议“晚生”的一个重要原因。脱欧谈判刚开始时的一个小插曲,就能很好地证明这一点。
  当时的脱欧大臣戴维斯,在公投后第一次到布鲁塞尔和欧盟的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会面。欧盟3位谈判代表和英国的谈判代表对席而坐。不同的是,欧盟这边,包括巴尼耶自己,每位谈判代表身前都摆着一个厚厚的文件夹,而且做满了记录。而英国这边,每个人身前都空空如也,连个笔记本都没有。这个画面被曝光后,英国政府的散漫和缺乏准备,受到了公众的广泛批评。戴维斯后来解释说英方也有文件夹,只是没有拿出来罢了。但这个解释显得牵强。
  有人指责这是梅姨用人不当。用人不当不假,但这并不全是梅姨的错。现在的保守党,包括其他党派,都没有能拿得出手,可以独当一面的人才,梅姨确实无人可用。英国政坛的青黄不接,和欧盟的人才济济,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所以,在脱欧谈判中,一边是英国军心涣散,内斗严重,首尾不顾,一条道上走到黑;而另一边是欧盟铁板一块,整齐划一,既能坚持原则,又不缺乏灵活性,进退有序,攻防兼备。所以,欧盟能牢牢把握谈判的控制权。
  除了对脱欧谈判缺乏充分准备之外,梅姨领导的保守党和英国政府内部,在到底将以何种方式脱欧等重大问题上,始终不能统一意见。梅姨的内阁成员,在脱欧问题上接连公开和她唱反调;保守党内的一些大佬,像鲍里斯、莫格等人,形成了一个极端保守的欧洲研究集团,在脱欧问题上与梅姨分庭抗礼。
  梅姨名为党首,却不能号令全党,眼看着党内的分裂而无能为力。按说这种状况,该是议会里的反对党崛起的大好机会。但工党却没能抓住机会,从而让脱欧像脱缰野马般完全失控。
  工党的失误,很大程度上归根于其党首科尔宾对权位的贪恋。在梅姨的脱欧协议第一次被议会否决后,工党内部要求科尔宾提议就是否脱欧进行第二次全民公投。但科尔宾却只想着把梅姨轰下台,自己好上台。所以,不顾党内的呼声,科尔宾提出要提前大选。结果,科尔宾的这个提议,毫无意外地被议会给驳回了,因为议会之前否决的是梅姨的脱欧协议,而不是梅姨本身。
  当然,梅姨在脱欧之事上也难辞其咎。自始至终,梅姨一直向外界强调,她这届政府的主要任务,就是履行2016年脱欧公投中英国人民的选择,在3月29日按时脱欧。正是由于她在这上面强硬的立场,其他备选方案都被置之不理,直到最后她的协议连续被议会否决掉后,她别无选择,才开始考虑其他方案。
  英国民意其实已经有所转变。而且,由于脱欧的后果逐渐明朗,谎言已经被拆穿,英国选民有理由重新考虑已经做出的决定。3月23日伦敦街头百万人反脱欧大游行,以及超过600万人的反脱欧请愿,表达了英国人民现在的呼声。
  讽刺的是,在2016年公投时反对脱欧的梅姨,却在这两年多的脱欧谈判过程中,从一个犹豫不决的留欧派,变成了一个坚定顽固的脱欧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