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零工经济”在深化还是逆转职业化

“零工经济”在深化还是逆转职业化

陈宪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 2019-05-15 | 南风窗

  零工经济在深化还是逆转职业化呢?答案应该是深化了职业化,但需要加强职业化的一个基本要求—规范化和标准化。

  近来不少媒体报道揭示了互联网催生中国零工经济的事实,阿里研究院曾公布过一个估算数据,中国参与零工经济的人员大约是1.1亿人,预计到2036年,这个规模将达到4亿人。不过,这个数字可能过高了,到了2036年,中国劳动力总量也就8亿人左右,一半人都在打零工,笔者存疑。
  何谓“零工经济”?当下的解释是由自由职业者构成的经济领域,利用互联网和移动技术快速匹配供需方,主要包括群体工作和经应用程序接洽的按需工作两种形式。主体是“自由职业者”,也可以叫“自谋职业者”。他们不同于正规就业,是自我雇佣。在现实生活中,正规就业和自我雇佣的分野是,前者由所在组织购买社会保险,后者则由个人购买社会保险。同时,打零工也不同于创业,他们没有雇工。
  通常在市场经济的早期,自谋职业者比较多,因为产业发展水平低,提供不了那么多正规就业的岗位。现今,打零工在迅速增长,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其一,互联网催生了零工经济,提供了大量工作机会;其二,进入门槛低,其主要工作机会是,开滴滴、送快递、送外卖、做代驾等;其三,工作时间自由,比较符合现在年轻人的诉求。
  那么,零工经济在深化还是逆转职业化呢?答案应该是深化了职业化,但需要加强职业化的一个基本要求—规范化和标准化。社会有了分工,包括内部分工和社会分工,就有了产生相应职业的可能性。但职业的形成还有一个决定性条件,那就是,从业者有自主选择的权利,雇主也有自主选择的权利,即双向选择的权利。计划经济时期存在分工,但不存在选择,所以,职业与市场经济相联系。由于技术进步的作用,具体而言,就是互联网平台经济模式的产生,给了从业者更多的选择。所以,打零工,即非正规就业,使职业内涵更加丰富,职业化更加深化。
  职业化首先是劳动要素的商品化、货币化。在市场经济自然演化的情境下,所有生产要素都是商品,都要用货币表现其价值,是题中应有之义,不会存在疑义。但是,在计划经济国家,包括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阶段,生产要素的商品化、货币化,从理论到实践,都经历了一个过程。
  职业化还是从业者行为和相关制度的规范化与标准化。这既是在商品化、货币化的基础上,对职业能力评估、定价的需要,也是对从业者建立激励和约束机制的需要。职业人工作行为的标准化、规范化,就是在工作中应该具备的职业素养、职业操守和与之匹配的职业技能。20世纪90年代我在香港,发现中国内地的城市与香港相比,在职业化上的差距非常明显。职业人只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用合适的方式,说合适的话,做合适的事,不为个人好恶与情绪所左右,冷静且专业。职业化程度高的员工,必将成为非常优秀的员工;团体职业化程度高的企业,必将会成为受社会尊敬的企业。
  对于零工经济这一发展较快的经济现象,平台企业和地方政府要在加强规范化、制度化方面做些工作。首先,平台企业要给打零工的从业者以正规就业和非正规就业两种选择,对于愿意正规就业的,给予办理入职和社会保险。据了解,顺丰的快递小哥都属于正规就业。其次,地方政府要完善非正规就业的社会保障,甚至在必要时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将非正规就业纳入到社会保障体系中来。第三,平台企业、地方政府和行业组织等机构,要通力合作,加大对自谋职业的从业者的培训,以及必要的资质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