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这不是贸易战

这不是贸易战

李少威 副主编 | 2019-06-26 | 南风窗

  虽然早已心知肚明,但中国的官方话语,依然把当前中美之间的较量限制在贸易摩擦范围内,理性而克制。
  在美国对华为进行全面的限制和打击之后,也没有正式宣布任何反击措施。不是无牌可打,而是不轻易打。国际贸易秩序的维系,需要真诚、负责的态度,而中国相信维系既有秩序的运转对整个世界都有利。
  但我们在保持克制的同时,必须对事情的真实面目有清醒的认识。简而言之,就打击华为来说,这不是一场贸易战,而是一场由政治目的主导的扼杀与反扼杀的斗争。特朗普的唯一可预测之处就是他的不可预测,反复无常和手段狠辣,但看上去他并不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也许是他根本不屑于隐藏自己。在4月份,他就公开说:“5G是美国必须赢的竞赛,不能允许其他国家在这个未来的强大产业上超越美国。”这已经把以贸易冲突外衣覆盖起来的政治目的暴露无遗。
  而在更早之前,希拉里·克林顿就说过:“我们的下一代不能生活在由中国人制定规则的世界里。”不论是民粹主义还是建制派,在预防中国获得全球领导权、遏止中国崛起这一目标上,都是高度一致的。
  在这里不想就这一话题说太多,因为有很多人早已把耳朵堵起来了—我主要指的是中国人,他们只相信从西方接受来的那些知识才是理性的。所以,我们就简单说一点历史。
  2018年8月,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澳大利亚说,如果中国人过上美国、澳大利亚人的生活,那对世界将是一个灾难。他是出于保护生态环境的目的说这话的,所以他“说得没错”,尤其他所指的是美国、澳大利亚那种高能耗、高浪费率的消费主义生活方式—中国的哲学文化传统、人们的生活态度决定了中国人未来也不会过那样的生活。不过我们还是可以从中发现一个历史悠久的问题,那就是,西方人看待中国,总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总认为如果中国强大起来,就将干和西方人一样的事情。比如他们血腥殖民过非洲,所以就认为中国现在和非洲的合作必定意味着殖民。
现实很有意思,历史更有意思。
  1894—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中国失败蒙羞。这一仗标志着中国自强运动的终结,以及日本明治维新的成功。日本快速完成了制度转向,实现了国家近代化,而中国的近代化梦想破灭。这个时候,正常逻辑下,其他国家应该担忧的是日本,而不是中国,对不对?然而西方那曼妙得令人满脸问号的逻辑却是这样的:东方的日本能够完成近代化,则意味着中国也有这种可能性,如果成为现实,那后果将无比恐怖,将成为全世界的灾难。于是,“黄祸论”兴起,只有趁着时机未逝瓜分中国,才可以预防这种想象中的后果,于是瓜分中国成为共识。日本割占台湾、澎湖之后,俄占旅顺、大连,德占胶州湾,法占广州湾,英占威海卫和新界,谢瓒泰根据这一形势,画出了那张让中国人脊背发凉的《时局图》。
  接下来,1904年发生在中国土地上的日俄战争,日本击败俄国,又让西方震撼。这回应该没中国什么事了吧?然而那曼妙的逻辑又浮上心头了,新一波“黄祸论”以更猛烈的势头出现。美国作家杰克·伦敦于1904年发表《黄祸》一文,1908年和1910年分别写了两部小说《中国佬》和《空前绝后的入侵》,以及其他涉及中国海外移民题材的《白与黄》《黄丝帕》《陈阿春》《阿金的眼泪》等多篇作品。在这一连串精心炮制的“黄色传说”里,作者抨击中国人为“劣等民族”,是对欧美白人世界构成威胁的“黄祸”,必须对之实施“种族灭绝”。
  那时的中国是一个衰弱老迈之躯,尚且引来如此的预防性攻击,今天面貌一新的中国遭受的待遇,在历史视野下自然是水到渠成。
  所以我想说的是,这不是贸易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