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特朗普的“恐吓术”

特朗普的“恐吓术”

雷墨 资深主笔 | 2019-06-26 | 南风窗

  5月30日,特朗普在推特上放出一颗重磅“炸弹”:将从6月10日起,对所有墨西哥输美商品加征5%的关税,直到非法移民问题不再通过墨西哥进入美国。他还说,关税还可能逐步提高,直到非法移民问题得到解决,届时将取消关税。
  稍有国际常识的人第一反应会是:说好的美墨加贸易协议呢?这份协议虽然还没有获得议会通过,但已经白纸黑字地签署了啊。贸易协议的核心原则不就是避免单方面施加关税吗?此外,以正常的逻辑来看,墨西哥去年超过中国和加拿大,成了美国最大的双边贸易国。特朗普这样对墨西哥下狠手,美国能毫发无损?
  正常的逻辑不管用,“情绪”才是重点。触发特朗普发出这条推特的是最近美墨边境发生的一件事,即美国边境巡逻人员逮捕了有史以来最大一批非法移民(1063人)。这两者之间的联系无需置疑,因为这不仅是特朗普的套路,也契合美国如今的政治现实。
  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学术界的一个基本判断是“部落主义”在美国政治中崛起。而部落主义反映到内政外交层面,就是基于恐惧而做决策—情绪化的决策。没人会怀疑,正常的逻辑很难解释和预判特朗普的政策。
  美国韦恩州立大学神经科学教授阿拉什·贾瓦巴克特,在今年3月的《恐惧的政治:它使如何操纵我们走向部落主义的》一文中写道,来自文化神经学的证据表明,我们的大脑,甚至会在无意识的层面上,对看起来来自其他种族或文化的人的观点作出不一样的反应。
  他进而写道,在部落层面,人更情绪化,结果也就更不讲逻辑。“我们在害怕的时候,也会退回到部落主义,这也是一个进化优势,能够产生群体凝聚力,并帮助我们为生存而与其他部落斗争。”
  恐惧是人的天性,除非你是受过特殊训练的特殊人群。而恐惧最直接,同时也最强大的一个功能,就是“绕过逻辑”。用英国学者弗兰克·富里迪的话说,在政治上,恐惧能强化“没有选择”的观念。他在1990年代撰写《恐惧的政治》一书中写道,进步主义者往往忽视恐惧的因素,他们总是诉诸逻辑,设想如果人们知道所有的真相就会采取相应的行动,但理性的辩论在这个节骨眼上根本不能发挥最大的效力。
  希拉里就是这样败给特朗普的。2016年的选战中,她在推销有逻辑的政策,特朗普却在贩卖不讲逻辑的恐惧。希拉里的竞选网站上,关于政策纲领的论述多达38页,洋洋洒洒12万多字。特朗普的政策阐述只有7条,全文不到1万字,而且里面还有很多“恐惧”。
  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从出台禁穆令、修边境墙到打贸易战,那一项政策背后不是基于恐惧?一方面通过展示和放大恐惧,争取美国选民对其政策的支持,另一方面以恐吓手段施压其他国家,以期达到自己的外交目的。
  某种程度上说,特朗普情绪化决策的底气,来自美国选民的恐惧。“恐惧政治”大行其道时,即便有不同的观点,也会选择自我屏蔽。其结果就是,美国理性、逻辑的声音被边缘化了。
  弗兰克·富里迪认为,“恐惧代表了一种团结的工具,这不仅意味着对当下形势的适应,它还代表了一种要令其永存下去的要求。从这个观点出发,恐吓公众被当作一种有公民责任感的行为。”他这个观点是在1990年代提出的,难道不是对如今特朗普“恐吓术”的精辟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