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铁甲威龙”王思聪

“铁甲威龙”王思聪

李少威 副主编 | 2019-08-15 | 南风窗

  今天,真正的媒体人已经所剩不多,剩下的还轻易不敢批评人,显得也不是那么“真正”。
  他们真的很不容易,本已稀有,可能很快也会被肚子里的真话撑死。
  第一,批评张三李四没什么人要听,自说自话,没劲。
  第二,批评名人倒也不怕他不高兴,就怕人民群众说你“蹭热点”,而不在乎是非曲直。似乎人人都是夸父,追着太阳跑,越热越好,热死都光荣。如果企鹅只想抱着它的冰块,就显得非常虚伪。
  第三,批评有钱人,人家会说你眼红,“仇富”,心理阴暗,甚至还会进一步引向是否意在索取“封口费”。即便是最为温和的反弹,也会说你假清高。
  第四,批评犯了错乃至犯了罪的人也不是没有风险,很可能惹恼另一群人,他们即便不说你落井下石,也会说你打死老虎。或者说你“站在道德制高点”。
  总之,过去批评人,只需要自己不犯错不犯罪,站得直直的还有能力讲道理就行,而现在这样的条件远远无法构成必要的禀赋了。你还需要是一个有钱人、一个自带热点的名人、一个一举一动都受到关注并且被人掌握的人,这样你说起话来就硬气,既没有蹭热点的嫌疑,也没有仇富的必要,同时也不会被人质疑假道学。很显然,真正的媒体人绝大部分不具备这些条件,所以我们看到,今天敢于批评人的都是董明珠这样的强人,其他人只是在帮着“扩散”。
  当然,“喷子”是敢于随时辱骂的,但他们是作为“流量”而存在的,也就是说,这些人只是一个数据。谁会去和数据较真呢?鞋里进了一粒沙,硌了脚,倒出来就是了,还能揍它一顿?宋慧乔说要起诉就她和宋仲基离婚的事情造谣的人,以及评论者,想来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有一个人,几乎具备一切批评者的最佳条件,批评起人来简直就是“铁甲威龙”,他就是手撕半个娱乐圈的王思聪同志。
  注意到他,是2016年《我不是潘金莲》上映时,因为万达院线排片率比较低,冯小刚在微博长篇叫板。冯的行文和口气,有点像电影《功夫》开头他扮演的那个黑帮帮主,和一个太监捏在了一起。于是王思聪一回复就抓住了要点:说话别阴阳怪气,听着恶心。后来帮主不见了太监出来了,他说您消消气,我一直欣赏您的耿直。试想,如果不是王思聪,而是一个二愣子文化人冲了上去,这时候应当是太监不见了帮主出来了。
  这是这位首富之子、微博红人、80后耿直boy作为一个批评者的开山之作。2015年他就说过,自己心中真正的演员是宋丹丹、李雪健、张国立等,而不是“毯星某冰某予”,“除了根本无作品和不会演戏的硬伤,火起来主要靠绯闻、水军、话题和炒作”。这已经颇有点气势了,但类别打击显然不如个别打击来得有勇气。
  他骂了很多人,近来最令人击节赞赏的是骂孙宇晨,只用了那人人熟悉的两字脏话,这比从实业兴国、企业家责任的角度进行理性批评要犀利多了。后来孙宇晨在美国突发肾结石,既印证了王思聪的看法,同时让人怀疑是挨骂后的内伤延迟发作了。
  坦白说,面对许多人许多事,擅长理性分析的人也不见得不想说脏话,只是不能说。况且,你来说和王思聪来说,那完全是红与黑的区别。
  今年年初,吴秀波“佛经”事件爆发,气质大叔人设崩塌,王思聪痛骂“渣男”“坏得让人害怕”,也是非常性情毕露的,看见的人心中可能都响起了一个浩然的旋律:“我站在,烈烈风中……”
  很多人崇拜王思聪,因为他有钱,或者有名。作为独立的媒体人,自然不会去当谁的粉丝,不过也相信,良心总是好的,不管安装在谁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