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四大发明和美国工厂

四大发明和美国工厂

陈剑 信风科技创始人及CEO | 2019-09-28 | 南风窗

  真正的创新,任重而道远,而现在要做的,不是处罚争议的声音,而是呵护创新的火苗。

  最近在社交媒体上最火的两个话题,就是“电子科大老师郑文锋因为侮辱四大发明受处罚”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投资制作的纪录片《美国工厂》”。
  关于“四大发明”的争议,其实并不新鲜。虽然有史学家考证,毕昇在北宋就发明了活字印刷,但是在之后近千年中国的印刷实践中,还是以木雕版印刷为主。原因无他,雕版的质量更好,重复使用效率更高,甚至熟练的雕版工人刻字比排活字的速度更快,因此考究的图书基本都是雕版印刷的。由此可见,中国发明的活字印刷术,即使在中国其影响也极为有限。德国发明家古腾堡在15世纪发明的拉丁文字活字印刷术和活字印刷机,基本与毕昇的发明没有传承关系。而古腾堡的发明导致了一次媒体革命,迅速地推动了西方科学和社会的发展,因此在西方,基本上只知有古腾堡,不知有毕昇。互联网上最大的图书电子化计划,被称为古腾堡工程,也是为了纪念这位发明家。由此看来,郑文峰副教授的言论,即使不够严密,但是也谈不上侮辱“四大发明”,依然属于学术交流的正常范围。
  如果说“四大发明”的争论让我们重新审视以前在历史课上所学到的科学史常识,那么最近的另一个热门话题《美国工厂》无疑让我们觉得中国制造模式已经成功逆袭曾经的制造业第一大国美国。2019年8月21日,奥巴马夫妇投资出品的首部电影《美国工厂》正式上映。这部纪录片讲述的是:金融危机之后,在美国俄亥俄州的代顿市,通用汽车关闭了工厂,导致大规模的失业。六年之后,福耀玻璃接手工厂;但是一开始并不顺利,中美员工的文化冲突,持续不断的劳资纠纷,试图发展组织的UAW公会,导致工厂第一年亏损4000万美元;为了扭转颓势,福耀安排美国的管理层到中国取经,并且更换了美国的高管;第二年,这家开在美国面向全球化的福耀玻璃工厂,就实现了盈利。
  如果我们仔细地解读这部比较客观反映冲突双方的纪录片,可以看到:美国工人虽然重新获得了工作,但是工资确实比金融危机之前降低了一半以上;部分工人成立工会的努力失败,确实是美国制造业的大势所趋,但工人的就业保护无疑恶化了。福耀玻璃拯救美国工厂,是一个特例,因为其所需的原料及能源成本,在美国比较便宜,而iPad工厂,对于智能手机工厂,几乎不可能转移到美国。这个趋势,是随着技术发展无法逆转的。在影片的最后,福耀玻璃工厂的美国员工,仍然面临着被机器人取代的危险。当然,他们的中国同伴,也无法免除这种危险。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制造模式其实并没有在美国具备推广的条件,而传统制造业的升级必然会带来大量低技能工人的失业。要训练这些失业工人从事先进制造业,其难度可想而知。美国的“锈带”之上,失业的钢铁工人、煤矿工人基本上没有受过大学教育,是没有办法从事新经济的工作。2016年在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成功的第二天,一本《乡下人的悲歌》突然登上美国亚马逊销售总榜第一名。这本书就描述了美国锈带之上失业蓝领工人的无奈,酗酒、吸毒、家庭暴力所带来的挫折感,而特朗普的“让美国重新伟大”的口号,无疑迎合了他们的心理。
  无论是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或者是中国模式改造美国工厂,在特定历史条件下,都有其积极意义,但是并不值得沾沾自喜。最近的中国的技术进步,基本还不是“从零到一”的创新,而是“从一到N”的量变。即便是当代的“新四大发明”,其实也都并非在中国发明,而是由于中国的人口优势,以及弯道超车的时机,在中国发展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