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新冠病毒不喜欢讲逻辑

新冠病毒不喜欢讲逻辑

李少威 常务副主编 | 2020-04-03 | 南风窗

  “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这就是应对疫情的中国方案的精髓,我们自己这么做,也对国际社会如此建议。
  对于人传人的冠状病毒,“四早”方案就是对付它的最有效方法。这不是由“国情和文化”决定的,而是由病毒特性决定的。如果你不想被食人鱼继续攻击,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河里爬出来。这也意味着,措施能不能奏效,跟社会制度、普选民主、人权观念无关。
  很多西方国家、西方人却不是这样想的。1月23日武汉封城,疫情进入集中暴发期,他们首先想到的是人权、自由,然后开始攻击、嘲讽中国。常理而言,即便在政治上“有必要”闭着眼睛去否定中国的一切,在实际防疫措施上,也应该尊重科学,抓紧预防,控制后果。湖北以外的中国省市区,就是因为紧急动员,严密防控,没有受到太大伤害。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中国无恙之后,全世界却开始大流行。
  中国至少给世界争取了1个月时间。这段时间里各项研究飞速进展,找出病原,测定基因序列供全球共享,解剖遗体改进疗法,从粪便、血液等各处检出病毒,还发现了并公布了病毒的狡猾—无症状感染者、假阴性、阴转阳等。中国是晚了一点,世界是不晚的,经验、教训、科研成果,都在眼前。在这个过程中,世卫组织也一直在呼吁、在警示、在介绍中国经验。
  你因为偏见不喜欢我,看我不小心掉进阴沟,捂着嘴笑,这能理解。不能理解的是,你马上就面带微笑掉了进来。这让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在日益不负责任的国际政客和媒体言论中,那些一望而穿的谎言,说多了真的会当真。他们相信民主制度决定了自己闭目无忧;相信病毒喜黄厌白;相信病毒会迁就国情与文化;相信异质文化的国家取得抵抗成就,不过是“因为专制”,而不是因为它打中了病毒的七寸;相信即便大暴发,也不一定要从水里出来,游得够快就行,而自己必定游得最快。
  于是,荒谬横生。比如,一名美国主持人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所有人都感染。该死的死掉,活下来的继续维持经济和股市,这就是看谁“游得够快”。顺便一提,自洛克以来,人的基本权利就确立为生命、自由和财产权,在西方人看来,这三者是平行的;而在中国人看来,生命权是后面二者的依附,因此这三个是梯次关系。明白这一点,就能理解许多不可理解的言论和思想了。
  比如,特朗普和他的政府为了不影响选举,一直在渲染这不过就是一个“大一点的流感”。我们知道西方人更容易死于流感,死于流感基本算是正常死亡。一旦面对此类灾难,毫无例外会出现一种声音:每年流感死多少人、交通事故死多少人、吸烟死多少人,而这才死多少人,何必大惊小怪浪费资源呢?中国死亡3000多人,按这种可笑的思路这个数字也“不大”—2019年全国道路交通事故就死亡73484人,不到零头。他们真的会把这种“坑爹”的对比当真,而不考虑,若不采取措施,死亡人数可能滚动到百倍、千倍,甚至万倍。
  比如英国,把中国用最严厉措施和最积极治疗获得的低病死率,理解为啥也不做任其发展的自然病死率,于是想出了一招,叫“群体免疫”。举世哗然,但还有人写文章说,“国情和文化不同”,它“自有一套自圆其说的逻辑”。据说这种“逻辑”的目的是让疫情延展,比如分散到两年三年,那疫情就很平缓,单位时间死亡人数就很可以接受了。相当于借给我一个亿,分1万年归还,毫无压力。
  这种办法想要可行,除非RNA病毒也热衷于讲逻辑。用中国人的俗话说就是:“病毒又不是你儿子。”
  防止社会失序、避免社会恐慌,这是所有国家在前期犹豫不决的主要因素。但如果为了防止社会失序和避免社会恐慌而不采取措施,其结果就是真正的举国失序和集体恐慌,事实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