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光辉岁月”不再,这些国家“疫”蹶不振?

“光辉岁月”不再,这些国家“疫”蹶不振?

宋玮 资深金融分析师 | 2020-05-20 | 南风窗

受疫情冲击,阿根廷第一个坠入破产深渊,而巴西、土耳其、马来西亚等国与阿根廷类似,都是外债规模大、财政赤字率高、外汇储备覆盖率低的新兴市场国家。
 

3月28日,印度实施全国封锁后,外来务工者乘坐政府提供的客运大巴返乡
 
  耳边又响起“光辉岁月”的激昂旋律。这是我们“80后”最喜欢的歌谣。黄家驹用这首歌来纪念南非黑人领袖曼德拉传奇般的牢狱生涯。
  曼德拉还在世时,2010年南非正式加入中印巴俄之列,成为金砖国家(BRICS)一员。十年之后,新冠肺炎疫情突袭全球,从“中国增+全球少”的1.0阶段,到2月20日之后“中国稳+全球增”的2.0阶段,再到3月7日至今“中国停+全球飙”的3.0阶段,一发而不可收拾。
  在3.0阶段的头40天里,全球累计确诊人数增长了约20倍。
  从4月中旬开始,欧洲重灾区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德国拐点已现;美国、英国、日本的拐点尚未出现,美国累计确诊人数更是独占全球约三成;土耳其、巴西、印度、俄罗斯、非洲多国,疫情增势迅猛,引发了世界对新兴市场国家疫情的恐慌。
  新兴市场国家一旦失控,面临的不仅是经济衰退,更将是全球新三轮疫情大暴发和更大范围的人道主义危机!
 
  神佛系抗疫,难逃疫情洗劫
  3月初,新冠肺炎疫情重创欧美之际,似乎故意绕开了广大新兴市场国家。而这些国家的放松警惕,让疫情在3月下旬激增。到了4月中旬,土耳其、巴西、俄罗斯、印度四国的累计确诊人数,分别突破6万、2.5万、2万、1万,全部进入了全球前20名。而非洲50国的累计确诊人数之和,也接近2万;其中南非最多,约占15%。
  “三大差”可能让新兴市场国家受到疫情的深度洗劫。
  一是卫生环境差。巴西、印度、南非等国,城市贫富差距大,贫民区脏乱差的环境和拥挤恶劣的居住环境,极易引发疫情的急剧扩散。在兰德公司“传染病脆弱性指数”中,最脆弱的20个国家中有18个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
  二是医疗条件差。新兴市场国家普遍医疗体系不完备,整体卫生医疗水平较低。以印度为例,印度每万人拥有的医生数为8人,是意大利的1/5和中国的1/3;印度每万人中只有5张病床,其中仅有0.23张重症监护病床,是意大利的1/6。诸多新兴经济体,没有应对一场大范围传染病的医疗资源。在“全球医疗质量和可及性指数”排名最低的20个国家中,撒哈拉以南非洲占17个。
  三是防控意识差。诸多新兴经济体与欧美国家一样,起初并不重视这次疫情,甚至以为本民族对疫情具有免疫力。地缘、经济、人口都与欧洲联系紧密的土耳其,一度疯传“祖传基因”具有新冠免疫力;印度专家则颂扬印度人种和特有环境足以抗拒新冠病毒,还传出“喝牛尿抗新冠病毒”的药方;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则祭出“巴西是属于上帝的”,强烈抵制封城行为。
  俄罗斯虽行动早,但忽视了“从欧洲输入”的疫情。近来其对华输出的病例数超过500例,是中国境外输入病例的第一大来源,反衬出俄罗斯疫情可能远比官方数据显示的严重得多。
  4月7日,第一个受疫情冲击而倒下的国家出现了。阿根廷政府宣布延迟偿还总额约100亿美元的公共债务。无论从历史还是现状来看,阿根廷政府债务违约一点也不意外。
  阿根廷号称国际资本市场的“违约之王”,在独立后共出现10次债务违约或重组。政府开支庞大、财政赤字激增以及大幅对外举债,是阿根廷屡次爆发债务危机的重要原因。
  从现状来看,阿根廷违约也不奇怪。截至2019年年底,阿根廷外债累计达到2776亿美元(其中政府债62%,企业债约26%,约9%属于央行),规模是外汇储备6.2倍,远超国际警戒标准。
  新冠肺炎疫情成为压倒阿根廷的最后一根稻草。虽然阿根廷累计确诊数在南美洲并不靠前,但在全球经济衰退的背景下,国际资本大幅流出,阿根廷金融市场及比索汇率雪上加霜,外汇储备继续缩水,多种风险相互叠加最终将阿根廷推向破产深渊。
  阿根廷已经第一个倒下了,而巴西、土耳其、马来西亚等国与阿根廷类似,都是外债规模大、财政赤字率高、外汇储备覆盖率低的新兴市场国家,都害怕疫情成为“最后一根稻草”。
 
  印度会否成为全球新震中?
  3月24日晚,印度总理莫迪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从当天午夜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为期21天的“封城”措施,以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
  当时,印度累计确诊人数不过519人,死亡9人。这与印度13.5亿的人口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为什么印度要突然全国封城呢?
  原来,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参与的一份33页的报告震惊了全球,三种情景也彻底吓懵了印度。
  基准情景为完全不干预疫情:4月15日印度疫情开始大暴发,5月5日达峰值为2.5亿人感染。
  次优情景为稍微干预疫情:4月20日印度疫情开始大暴发,5月15日达峰值为1.8亿人感染。
  最优情景为尽力干预疫情:5月5日印度疫情开始大暴发,6月5日达峰值为1.2亿人感染。
  该报告是在耸人听闻吗?不尽然,印度从500例增长到1万例,也就约20天的时间,比全球最近一个20倍的增幅,少用了一半时间。
  莫迪政府突然变卦,像2016年出台“废钞令”一样进行豪赌。受到惊吓的大量农民工,从城市奔向他们的家乡农村。为了逃命,坐不上汽车的人宁愿步行,途中缺乏食物和水。这引发了人们对病毒可能蔓延到更广大农村的担忧,毕竟印度农村人口占比高达65%。
  为防止疫情持续恶化,印度在“三周封城令”4月14日到期后予以延期。全国75个主要城市停工停产,对印度经济增长的冲击或将史无前例。
  印度是排名全球第五的经济大国,在新兴经济体中仅次于中国。2019年,印度经济实际增速已由前几年超过7%降至5.3%,动能持续减弱。印度经济中,农业和服务业占比过高,受疫情冲击大。IMF最新预测,印度新财年增速或放缓至1.9%左右。
  从全球产业链视角看,印度竞争力最强的IT咨询及服务业、仿制药和农化产业,将受到停工停产的较大冲击,对全球的外溢负面影响将在第二季度显现。
  印度IT咨询及服务业全球领先,承接了全球服务外包市场近一半的业务;其中承接的软件外包业务,约占全球软件外包市场的2/3。2019年印度该产业市场规模达133亿美元,同比增长6.9%;今年原本预期增长6.8%,但全球需求的放缓,叠加印度的供给端冲击,令行业前景不容乐观。
  印度是全球第二大仿制药生产国,有着“世界药厂”称号,2019财年其仿制药出口额达191亿美元。如今,印度供应着全球超过50%的各种疫苗,供给美国的仿制药占美国全年需求量的40%以上。美国为抗疫购买的2900万剂羟基氯喹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印度。在特朗普干预后,印度取消了对包括羟基氯喹在内部分药品的临时出口禁令,特朗普为此称赞莫迪“伟大”。
  印度还是全球第四大农化生产国,其2019年农化产值约40亿美元,而且印度每年进口农化产品约10亿美元,在供需两端都是重要国家。印度“停摆”对全球农化产业影响颇大。
 
  金融和心理渠道相互传染
  与印度较为类似的是非洲,双方在人口、经济规模乃至气候环境上接近。非洲目前确诊者数量超过印度,而且由于各国检测手段参差不齐和新冠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非洲实际的感染规模难以估量。
  受疫情影响,非洲旅游业和侨汇收入预期剧减,大宗商品价格走低。今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经济,IMF预测将萎缩1.6%。这将会是这一地区的经济25年来首次陷入衰退。
  南非从3月26日开始为期21天的全国“封锁令”,有调查机构估计,可能导致失业率为1%~10%,而延长至4月底的“封锁令”将推高失业率至15%~25%。南非经济今年可能萎缩5.8%。
  如果不纠结于印度和非洲的人口总量及医疗水平,其实现阶段更值得担心的是巴西和俄罗斯这两个相对发达的“金砖国家”。因为某些研究表明,这两国国民的体质可能与欧美人一样,对于变异后的新冠病毒,相对“易感”。
  巴西和俄罗斯,不仅在人口、GDP规模上相近,而且经济结构也较为相似。巴西是拥有2.17亿人的第五人口大国和规模为1.96万亿美元的第九经济大国,在新兴市场国家中均位列第三。俄罗斯紧随其后,是1.47亿人的第六人口大国和1.61万亿美元的第12经济大国。
  两国经济增长的主次引擎,均为私人消费和大宗商品出口。两个引擎从3月开始遭遇疫情的双重打击。根据IMF预测,内外需同时熄火或将导致巴西今年GDP萎缩5.3%,俄罗斯GDP萎缩5.5%。
  从全球产业链视角看,巴西、俄罗斯始终未能进入中上游层面,支柱产业仍是采矿业、钢铁业、石油石化能源,属于资源上游端,对于全球的影响相对较小,更容易受到疫情和需求萎靡的冲击。这也是在最近的“欧佩克+”谈判中,俄罗斯前倨后恭、在减产额度上“礼让”沙特的缘故了。
  经济结构之外,财政负担也是一个重要观察指标。虽然3月中下旬美元大涨、美债美股黄金齐跌导致的“急剧恐慌避险情绪”已大幅缓解,但全球流动性仍存在结构性压力。随着疫情的不断蔓延和全球经济大幅衰退,金融风险的外溢效应比产业链冲击更为致命和迅速。
  部分较为脆弱的新兴经济体,将面临汇率大幅贬值(一季度巴西、南非、俄罗斯、墨西哥、乌克兰、印尼的货币,分别贬值22.5%、21.4%、20.4%、19.6%、15.6%和15.1%)、股市震荡、失业飙升。其资本将加速回流美国,以美元计价的外债负担将大幅增加,可能触发外债违约和流动性风险,进而引发外债危机或货币危机。
  令人担忧的是,全球最为脆弱的新兴市场国家,也正是新冠肺炎疫情较为严重的国家。土耳其、巴西、俄罗斯的金融风险不可小觑。其中,高外债、高币值和高度金融自由化的巴西,作为全球对冲基金的主要攻击对象之一,曾于1999年和2002年连遭金融危机的冲击,导致外债违约,并通过金融和心理渠道迅速外溢至同类国家。IMF已经将2020年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增速大幅下调至-1%,足以看出这种冲击的惨烈。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是自二战以来全人类面临的巨大灾难和挑战,而曾经“光彩夺目”的新兴市场国家受制于特殊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结构,面对疫情的冲击倍感无力。其劳苦大众很可能成为疫情及其引发的经济衰退的最大受害者。如果疫情无法短期内缓解,还将撼动新兴市场国家中长期的发展潜力。
  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战“疫”,不仅事关生命,而且决定未来金砖国家能否重现“光辉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