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你未必如你想象般强大

你未必如你想象般强大

李少威 常务副主编 | 2020-06-16 | 南风窗

  如果疫情在一年内还无法解决,听之任之的“群体免疫”恐怕就无法避免。

  关于全球疫情,整个世界的预期都在变得越来越悲观。

  “新冠病毒可能长期和人类共存,今后季节性流行。”“疫情在2021年可能还无法结束,届时东京奥运将会被取消。”

  其实到目前为止,经济的全球衰退已成定局,以上预言只要实现一个,全球化的经济将可能从暂时退潮转变为长期枯竭。

  这将考验的是耐受力。国家的整体耐受力,和人的个体耐受力。

  长时间的社会接触断绝,对任何社会都是不可承受的。尽管新的科技已经创造了许多自雇的或者线上的工作,但实体经济无法建立在虚拟连接的基础上。而没有实体的支撑,线上工作也将无以持续。

  那么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时间就变成一种单纯的消耗—吃老本,一般来说,可支撑的时间都不长。如果疫情在一年内还无法解决,听之任之的“群体免疫”恐怕就无法避免。

  另一重意义上的国家耐受力,是基于人、物和劳动的国际间流动大幅退潮,甚至被长期中断。此时一国的自给自足能力就变得非常重要,而自给自足,又取决于疫情严重程度,价值链完整程度,内部市场规模大小,以及本国货币的国际信用。

  而个体的耐受力,则取决于储蓄、负债、从事非接触式生产的机会和能力,以及国家的救助能力,等等。

  有的国家和个人相对坚强,有的则十分脆弱。

  中国和中国人应该属于“相对坚强”的行列,但如果全球隔断将是长期的,那么对于国家和个人而言,勒紧裤带都是必须之举。

  许多人一定正在为此忧虑,一些人也已经陷入困境。经济学家姚洋建议给公民发钱,牵涉的就是国家的救助能力,以及国内市场规模。

  本文想要重点探讨的是,如果全球“伴疫生存”,我们作为个体应当如何重新认识自己?

  企业家精神、个人奋斗,是现代社会发展的主观动力,所有人的智慧和努力,一起构成了社会发展。

  但这不意味着,每个人获得的回报,都与对社会整体发展的贡献成正比。也就是说,一个人在过去生活得好,不代表个人能力必然能取得当时那种生活水平,它还与奋斗者身处何种社会有关。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社会合力产生了一股额外的作用力,让人们更容易提高自身福祉,这就是一加一大于二的道理。用俗语来表述,这是一种“水涨船高”的力量。

  如果水涨得慢了,或者不再涨,甚至还回落,那么个体很可能就发现,那种托举力量消失了。同样使出十分的力气,可能只达到以前三分的效果。就像当公交车刹车的时候,你向车的尾部走,举步维艰。

  这时我们才会清醒地发现,社会整体发展对个人而言是多么重要。也会意识到,过去的弱者和失败者,不一定是因为他本身不努力,可能还有他被排斥在整体托举力之外的因素。

  打个比方,当股市处于牛市的时候,基本上只要入市就能赚钱。但是,很多人会把自己赚到钱理解为自己的智力使然,无关其他。就像把一个人的失败完全归结于他的愚蠢和懒惰一样,这也是典型的归因错误。

  未来可能出现分岔路,大道可能被堵塞,我们不得不迈入那条荆棘横生的小径。是时候给自己浇一浇冷水了:我们个人的能力,可能远远小于过去的自我想象。

  这时,应该放下身段,学习更多,从事更多,创造更多。也应当认识到,对弱势者的扶助,不仅是出于怜悯,还是出于义务,世道越难,互助就越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