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白宫“陷落”的政治隐喻

白宫“陷落”的政治隐喻

雷墨 资深主笔 | 2020-06-17 | 南风窗

特朗普不戴口罩,体现的不是勇气,而是政治压倒科学的可悲。在他的逻辑中,大争之世,没有什么不能涉及政治。

在好莱坞的剧情里,“白宫陷落”有很多版本。不是恐怖分子入侵,就是罕见天灾来袭,当然还有外星人光临。现实中,这一切都从未发生。如今,病毒让这种担忧成为了可能。

病毒不讲政治,也不敬畏权势。美国行政权力中枢白宫,最近接连曝出有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5月8日,副总统彭斯的新闻秘书凯蒂·米勒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同一天,特朗普女儿伊万卡的一名私人助理,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此外,负责总统、副总统及其家人安保工作的联邦特勤局,10多人被确诊。

5月9日,白宫疫情应对特别小组成员安东尼·福奇、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史蒂芬·哈恩,因与新冠病毒确诊者有过接触,开始为期两周的自我隔离。这三人被称为美国战疫“三剑客”,他们的自我隔离,就像是阵前大将因敌方炮火的迫近而退守二线。

各国战疫表现有差异,也有国家领导人确诊的案例(英国首相约翰逊),但新冠病毒“兵临城下”直逼权力中枢,美国创造了先例。这些阵前大将们也有自己的苦衷,如果他们有实质性的一线指挥权,美国战疫或许不至于如此惨烈。

著名国际问题学者郑永年近日写道,造成各国之间抗疫差异的因素有很多,但如何处理政治与科学之间的矛盾,无疑是一个最为核心的问题。在他看来,在应对新冠疫情问题上,西方可以说是政治凌驾于科学至上,而且这一点在美国体现得尤为明显。

“注射消毒剂杀伤体内病毒”,不只是一个反常识的笑话,某种程度上说已经内化为美国的政治。在没有特效药之前,保持社交距离阻止病毒蔓延,是一个常识。但特朗普为了连任竞选,在疫情没有大幅缓解的情况下“重启美国”,以政治动机“瓦解”社交隔离。

对于福奇5月13日在国会作证时反对中小学复课的立场,特朗普回应称,“福奇博士是个好人,但我不赞同他的说法。我们必须让学校复课,我们必须要开放整个国家。”特朗普的“反常识”,在通过总统权力转化为政府政策。

在新冠病毒入侵白宫后,特朗普终于在5月11日发出要求,白宫工作人员必须戴口罩并保持社交距离。但是,他自己坚持不在公开场合戴口罩。这不是特权问题,而是政治考虑。他在硬撑着“以身作则”:放松管制、重启美国的时机已经成熟。

特朗普不担心自己“中招”?绝无可能。现年74岁的他非常清楚,新冠病毒对老年人威胁最大。特朗普家族崛起的奠基人、他的祖父弗雷德里克·特朗普,就是在1918年5月30日死于西班牙大流感,享年49岁。

特朗普不戴口罩,体现的不是勇气,而是政治压倒科学的可悲。在他的逻辑中,大争之世,没有什么不能涉及政治。

19世纪初,纽约市就已设立“卫生委员会”这样的政府,主要目的之一是通过提升城市卫生环境来应对霍乱疫情。但此后相当长时间里,那个机构因民众反对而毫无实权,整个19世纪上半叶,猪狗羊等家畜都是可以上街的。纽约市实施的自来水供应计划,起初还遭到了市民的抵制和抗议。

1866年霍乱大爆发,纽约市借机强推城市自来水与污水处理项目。从公共卫生角度看,那是美国后来成为世界传染病防治先锋的起点。那段历史,是科学助力政府治理现代化、政治引导公共卫生环境提升的历史。

对比历史,如今的白宫“陷落”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