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命理街的“算命老师”

命理街的“算命老师”

姜雯 | 2020-06-17 | 南风窗

在台湾,多数人都有算命的经历,一位熟人才30岁,就已算过5次。在大中华文化圈里,台湾人对算命的接受度,可谓名列前茅。红尘多可笑,道不尽人间百态。

“我们原本看八字2000元(新台币),看紫微斗数2000元,现在疫情期间优惠,全部打半折,两个一起看算你1500元。”找到第一位算命老师的时候,我就因为疫情而获得了打折优惠。

求神、问事、卜卦、论命、看风水,这些早已融入台湾人的日常生活之中。“一条街”式的算命“产业”,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种必需的消费。

在对周围的人做了一番小调查之后发现,多数人都有算命的经历,一位熟人才30岁,就已算过5次。在大中华文化圈里,台湾人对算命的接受度,可谓名列前茅。

谈及此事,似乎稀松平常,有的人会说很准,有的人抱怨“老师”只学了点皮毛就出来算,有人则说,准不准是其次,生活需要心理安慰和心理暗示。

我试图走进去,深入地看看。


命理街

位于台北万华地区“龙山寺”地铁站下面的“命理街”,是号称全岛最大“算命基地”。上面是香火鼎盛的艋舺龙山寺,下面是满满的算命铺。每间铺子约莫1.2坪(1坪约等于3.3平方米),总共45间。

大部分算命老师都坐在自己的铺子里,人来时望你一眼,有缘者进。也有人积极地拉拢生意,拿出中文和日文的算命项目热情介绍。每间铺子都有自己的装饰,有的贴着与本地名人的合影,有的则贴满与日本明星的照片,有的立着被哪家电视台采访过的灯箱,有的打着“铁口直断”的宣传语,也有人的布置简单干净,桌上放着一台电脑。

这天是6月5日的傍晚,艋钾龙山寺早就聚满了信众,观世音菩萨像在傍晚的霞光下佛光闪闪,其他各路仙人如月下老人、文昌帝君殿前也有人排队祈愿。人们虔心跪拜、掷筊、求签,掷筊正反一次得签,再连续掷筊三次正反才能确认是此签,有人求而不中,有人已在解签。还有人坐在殿旁,拿着串珠,摇首摆手,口中默念。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关系,龙山寺已经少了许多观光客,连着命理街也是门可罗雀。而同样位于台北行天宫附近的地下命理街也是一样,此处分东西两侧,总共22间算命铺,冷冷清清。走过去时,算命师傅都会抬眼对你招手,有人西装笔挺,有人白发飘飘,有人年轻靓丽。我数了下,22间算命铺关了14间,大部分关门的算命铺招牌上都写着“日本语OK”,有的铺子还在“征命理老师”。看得出来这里曾经的繁荣,窄窄的地下街,一边是算命铺子,另一边是一条长凳,供人等待。我在网上的视频里也看到,日本游客曾坐得满满当当,据说这里是日本旅游书里介绍的必逛景点之一。

有人从一间铺子出来,我以为他是客人,他说自己也是算命老师,现在到处闲晃而已。“因为疫情都关了,游客进不来,做日本客人的都关了。现在还开着的,都是开很久,做本地客人的。你要算,遇到好老师就是贵人。”

我看了眼某间算命铺的项目:卜卦一项500元,八字论命2000元,手相人相2000元 ,精论流年3600元,感情合婚3600元,总和论命5000元……每个项目按时间计算,超过15分钟加1000元。算命老师看上去也就20来岁。

除了这两条专门的命理街,饶河街观光夜市也有不少算命摊位。在小吃摊贩的叫卖和食物香气之下,人流前胸贴着后背,只能缓慢行走。当中是小吃摊贩,一旁则有些算命摊,八字、紫微、鸟卦、米卦、灵龟卦、米卦、塔罗、宠物算命……

“宠物算命是用宠物来算命,还是算宠物的命?”我问道。

老师正在帮人算,旁边算塔罗的答:“是让你和宠物沟通。”

“怎么沟通?”

“拿一张照片就好。与宠物感应以后,你想问什么都可以。”

我看了看这个算命老师,觉得不够有“仙气”,摆摆手。四下巡望,希望找到合眼缘的人,找到那个我生命里的“贵人”—那个至少我在电视或网络上看过名字的算命老师。


树叶算命

摘一片树叶,无需告知生辰八字,就能论命。台湾唯一一位用树叶就能相命的算命老师张天耀,即端坐于饶河夜市嘈杂的人流里。

“老师,我想看感情。”

“那你摘一片树叶。”

那是一盆普通的盆栽,树叶长得鲜绿,但也并无特别之处。我随手摘了一片拿给老师,他一手把树叶置于我的掌心,一手将我的手指来回轻轻摆握三次,闭眼默算后告诉我:

“你的家族会有婚姻上的问题,这种基因会遗传到你身上……”

“你很有才华,但事业宫普通,容易叫好不叫座……”

“你不适合与大家族住在一起……”

期间有人前来问痣,老师的算命摊位旁也能点痣,“痣无好痣,除非是和皮肤的颜色一样。那种黑色还长毛的,尤其不好。你的出生年月日是?”

路人答过后,张天耀说:“你经营婚姻要很用心,除非丈夫很让你。”

“我还没结婚。”

“命就是命。我不敢说这颗点掉就能红鸾星动,但光看那颗痣,不是孤鸾命,就是婚姻会不顺。”

路人继续问:“但人家常说我这颗点了不太好。”

“众说纷纭。”

路人想了想,说:“我还是去镭射吧,那个比较放心”。

我和张天耀约了采访时间,6月8日,于他在附近开设的佛堂内。

这间佛堂就位于饶河夜市附近,脱鞋上楼,其内布置隆重。张天耀穿着一身白衣,戴白色的围巾和帽子,引我进入最里面的屋子。他坐在一张黑色的大皮椅上,背后是他的画像,我与他对桌而坐,今天不问命,问往事。

张天耀如今已经八十几岁了,教他树叶算命的老师来自湖南长沙。

那是20世纪80年代末,张天耀去大陆卖CD。他在“中华商场”内批发了当红的邓丽君、小虎队等的CD,从台北到日本,再从日本飞到上海,再到厦门,足迹遍布大江南北。

有次来到长沙,与友人吃饭,有人问他:“张先生,你们那有没有人算命,等会儿要去一个老师那,摘一片树叶就能算命。”

穿越巷子来到老师家,那是一个80多岁的老先生,长沙口音浓重,友人帮张天耀“翻译”。摘完树叶感应以后,老先生言中了他几年前发生的一件事,张天耀大惊失色。自此以后,每次去大陆,张天耀都会提着伴手礼顺道去看望这位老先生,久而久之,产生了拜他为师的想法。“对不起,传内不传外。”老师拒绝了他。据说,老师当年在西藏得此秘法,也是“传内不传外”,因为得缘,他才学到此法。后来张天耀与他的孙女结婚,才名正言顺地学到“树叶算命”。

回来以后,张天耀先到基隆、桃园等城市去算。“那时候人围得满满的,大家都觉得好奇。”

“正式挂牌营业,我是第一代。不敢说树叶算命百分之百准确,但命理中关于事业、婚姻、健康、财运等,我都能算。”

“什么树叶都可以,只要是真的树叶。”张天耀说树叶有一定的磁场灵气,与人体骨骼所产生之阴阳配合,通过学习,他能够感应这种磁场。

除了“树叶算命”,他还有“佛发算命”,拿头发来感应,价格更贵,也更为复杂。“中国那么大,算命的方式无奇不有。”一算就是31年。张天耀当时从夜市起家,即便现在有了佛堂,也仍会在闲暇的时候去夜市算命。因为念旧,怕年纪大的客人找不到他。在夜市算命的价格也比较便宜,纯属为了广结善缘。

二三十年前,张天耀的客人98%都是本地人,10年前开始,有超过1/3是慕名而来,或在夜市刚好看到他的观光客。

命理之外,张天耀又自己钻研了风水。采访结束的时候,张天耀特别问了我的出生年份,看了看罗盘,告诫道:“以后你买房子要南北向,你是东四命。” 


八字、鸟卦

“水晶真的有用,水晶店就不会倒。和尚尼姑念经有用,肚子就不会痛了。算命不补运,就等于看病没有开药。”

我在网络上看到这位廖和村老师如此“实在”,便前往龙山寺地下街寻他。廖和村的算命铺位就在一眼看得见的地方,不用七弯八拐,让命理老师用“热切”的目光等待。

他的铺子上方挂着他与蔡依林、林心如等明星的合影,铺子前面用红柱黄字写着“良心道德,实力看命运”,一旁的白板上则是“专精八字,破除凶运”。从外面望进去,门口守着的是他太太,以及笼子里一对白色文鸟。

“你要算什么?”他太太问我。

“我想找廖和村老师算命。”

“算一项还是全部。”

“全部吧。”她把廖和村找了过来。

廖和村戴着眼镜,头戴一顶紫帽,身穿白色褂装,笑眯眯的很接“地气”。

铺子上头是中央空调,冷风嗖嗖,我穿着短袖,廖和村见我没穿外套,让他老婆递来了一只热水袋。

问过我的出生年月日时,廖和村翻着手上的《万年历》和其他破到用胶带一页一页粘起来的“古书”,书上被他用红笔做了很多标记。

“你看书上都有写,不需要用手指头推,手指这样推会推错。我告诉你八字怎么来的,很多人给人家算,连八字怎么来都不知道。”他一边翻书一边念叨,“算命不补运,就等于看病没有开药。很可惜这50年来,很多人用补运敛财。水晶几十万,骗人的啦。”

廖和村解释,“年月日时”是“四柱”,“四柱”则分别有一个“天干”和一个“地支”,加起来总共8个字,即人的“八字”。“天干”由“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循环使用,“地支”则由“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也就是十二生肖组成。“十天干”和“十二地支”依次相配组成60个基本单位。

“我跟你说,算命很简单,60年轮一次,嘿嘿嘿嘿。”他一边笑一边讲解。

“算命,古圣贤就给他设定好了,古圣贤的统计资料会准。现在不准,是因为算命的人不给你知道。”

“姜小姐你这个命有两个极端,往好的方向是六合,没结婚旺长辈、旺自己,结婚了旺夫旺子女。但如果朝不好的方向发展,就是六破……”

聊着聊着,他把写有我八字的红纸交给太太,让文鸟为我的感情卜上一卦。“好不好,鸟卦比我准。”

“为什么?”

“它有灵性。”

只见太太打开鸟笼,左边的鸟不出来,右边的鸟啄了米,叼出三张卦。三张卦摊开在我面前,分别是“梦中求笋”“绑马放走牛”“前进思后退”。

“好啊,100分。非常好。你今天花钱很值得。”我听着心欢喜。

聊了约莫1个小时,廖和村在红纸上写下他的评语,并让我在“财库”补个“戌(狗)”,“正缘、工作、贵人、尽速达成”四个方面分别补“午、丑、酉、亥”,也就是“马牛鸡猪”。

“补运要补生肖,这是我祖传的。而且生肖背后不能刻菩萨,我外公发明刻福字。不然你带着菩萨进出厕所,那是不敬。”廖和村说这些都是祖传,外公就是算命的。他19岁开始记命相学资料,读古圣贤的书,至今已经算了31年。先前在家里算了15年,后来这里的地下街改为“命理街”,他是第一批进来的,在这里又算了16年。

他拍着胸脯说,算命就是要有责任感和道德观。“算命的人假如没有旧客,早晚会结束掉。一定要细水长流,才会有亲朋好友介绍。骗了人,客人就会断掉。”

我谢过老师,拿着他写在红包袋上要补的物件,去寻他指定的商家。我问商家,你们是和廖和村老师有合作吗?

商家告诉我,附近有的工艺品店大多会与算命老师合作,抽个几百元,但他们家没有。“廖老师的客人要买的最贵的东西也就300元,很多都是这种20元一颗的钱币。再给他抽成,我们还能赚什么。没有合作,我们也不会推荐老师给客人。”

聊开了,店家告诉我,有一次廖老师看客人很不顺利,干脆不收钱。而有的老师客人进去时和出来后的价格不一样,她印象最深的一次,一个客人算完要买一万多元的东西。“那个客人后来再也没来,一定以为我和那个老师配合好。我自己也学佛,不需要那种多余的钱。” 


玄空神数

命理街走过了,夜市、佛堂也去过了,但其实台北还有很多“很有名”的老师不在命理街,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谢达辉老师。谢达辉60多岁,拥有3个硕士学位和一个企业管理博士学位,目前在攻读第二个博士学位,也是“中国命相卜顾问协会”理事长。

见到他的时候是6月8日晚上10时,他刚教完晚上的课。因为台北不好开车,谢达辉骑着一台摩托车,特地多为我准备了一个头盔。

他说自己没有特别体质,纯粹是以学理的方式在论命。17岁的时候读高中,语文成绩全校第一名,语文老师看他文言文读得十分顺畅,便问他有没有兴趣学八字,自此一路研究至今。

他精通子平八字、紫微斗数、风水堪舆、手面相学、文王卜卦等,还结合“梅花易数”和“三元玄空”,独创了一套“玄空神数系统”。

“中国的东西,离不开阴阳五行。”相传梅花易数是宋朝邵雍所著,但比较像是江湖上的算命师集结出来的东西,谢达辉按照八字的系统再加入其他多种元素,才创出了“玄空神数”—五行的相生相克由五个圈圈组成,分别是体卦、用卦、变卦、上互卦、下互卦,在作判断时,这比梅花易数更为简单。

用这套方法,谢达辉曾经在电视台预测股票,每个礼拜都要上一次,连续讲了12年。他说准确率不能保证100%,但有一定准度。“否则早就被电视台刷掉了。但我本身从不买股票,要超然在股票之外谈股票,准确度才会高。”

他也帮人看风水。有一次,客户同时找了“会通灵”的人去看,谢达辉帮他改了风水,“通灵”的人又改成别的样子。来回几次后,“通灵”的人直接前来拜谢达辉为师。

谢达辉解释,“中国五术”包括“山、医、命、卜、相”。“山”为修行,“医”为中医,“命”为命理,“卜”为卜卦,“相”则包括面相、手相、风水等。

八字和紫微是算命,前者以太阳为中心计算,后者以月亮为中心计算,两者可以结合起来互相参考。卜卦则是一件事的吉凶,风水堪舆属于卜卦,分“阳宅”和“阴宅”,阳宅关系到一家吉凶,阴宅关系到一族吉凶。“所以说,卦理不精,误人一事;命理不精,误人一生;地理不精,误人一族。”

谢达辉快速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各种卦象代表什么,八字紫微出自何处,我听得云里雾里。见我不懂,他说比喻给我看,问了我的生辰八字,在手机里输入后看了一眼,就迅速在笔记本上写起来,加加减减后,他抬头告诉我:

“从八字可以论断你一生的大致情况,你的伤官星太强,伤官星是一种思想的星,所以你会无时无刻在思考,海阔天空,感性者,直白……也因为伤官星强所以相对要小心感情问题……”

“那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同地出生的人,命运会不会相同?”我问。

“会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但我强调随机性大于系统性。系统是这个人的命,但随机性则是后天环境。”

“那人的命运可以被改变吗?”

“人的命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就是冥冥之中会走向这条路,但还有一个大运,每个人都不一样,这就是我刚提到的后天环境。”他举了个例子,水稻要在南方,高粱在北方,否则都长不好。又例如,有个人的生辰八字和关公一样,关公生在山西,而此人生在南方。此人出生时,算命先生说他会“封侯拜相”,但他拼命读书最后仍考不取功名。他觉得算命是骗人的,就决定去研究算命,还给自己做了一个“铁口直断”的旗子。有一次到了武汉的黄鹤楼,看到楼前有个老朽也写着“铁口直断”,过去一算,恍然大悟,老朽道:“生在北方,封侯拜相,生在南方,与我同行。”

“中国算命和西方算命有什么异同之处吗?”

“算命是统计学,但也离不开心理学。算命的过程中,算命师扮演的其实是心理医生的角色。只是西方推崇心理医生,我们更偏好算命。”

我们聊到麦当劳关门赶人,又在路边聊起了面相学。谢达辉认为面相学的准度也非常高,最被推崇的是曾国藩的《冰鉴》。里头说面有九骨,也就是九阳骨,可以从面相去看出一个人成就的高低……

我似懂非懂地结束了这次访谈,夜色已深,谢达辉骑着摩托车载我去地铁站。

采访完这么多算命老师后,我觉得头很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