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特朗普的外交迷航

特朗普的外交迷航

雷墨 资深主笔 | 2020-06-23 | 南风窗

特朗普的内心,是一片危机四伏的丛林,在这里盟友不值得信任,对手必须臣服。

特朗普政府的外交,似乎正在浓缩成“一个点”,即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他的同盟外交、大国外交和国际外交,几乎都在围绕着这个点转。但从具体政策行为来看,这体现的并不是战略高明,而是外交迷航。

6月5日,特朗普签署备忘录,计划在今年9月前从德国撤走共计9500名美军军人。如果政策落地,这将是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在欧洲最大规模的撤军行动之一。

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在签字前并没有告知德国。他做出这样决定前,德国总理默克尔以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为由,表态不会参加原本6月在美国举行的G7峰会,后来她又对特朗普把推迟到今年9月的G7峰会变成G11峰会(邀请俄罗斯、印度、澳大利亚和韩国参加)提出了异议。

稍微了解特朗普个性的人,都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特朗普的撤军决定与默克尔对峰会的异议之间,不可能没有丝毫联系。这符合特朗普威胁恫吓的外交风格,但对美国的同盟外交并非利好。德国更可能的选择,是拉着欧盟加速推进战略自主,而不是对美国大兵屈膝挽留。

新冠疫情与种族骚乱导致的乱局,很容易让人联想起1968年动荡的美国。但那一年,美国的失业率是3.5%,GDP世界占比38.4%。眼下美国的失业率高达14.9%,2019年GDP世界占比是24%。

在美国更需要盟友的时候,特朗普在动摇盟友对美国的信任。特朗普的目标与手段总是“反逻辑”,他需要盟友的援手来应对中国崛起,但却以威胁恫吓为方式。在美国实力相对下降时,他却表现出绝对的自信,并以这种自信来开展外交。

从媒体报道的情况来看,特朗普把G7扩充为G11的想法,不仅没有与G7成员国商议,竟然也没有向所有4个受邀国都通气。视大国外交如儿戏,给外界的印象是外交业余。当然,这或许也是因为“自信”。

但是,特朗普的邀约并没有应者云集,很能说明问题。不难想象,即便G11能如期举行,合影留念的意义也大于解决实际问题。召集世界大国领导人开会,不邀请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里面弥漫的美国私心浓度太高。新冠疫情冲击世界经济,美国却想着与其他国家商议如何对中国战略竞争的问题。这与时代主题太不合拍。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主席理查德·哈斯近日撰文称,如果大国竞争以及如何管理它们之间的竞争塑造了过去数个世纪的历史,那么如今的时代更可能由全球挑战以及世界如何解决这些挑战来定义。这就是时代主题之变。

但在已经变化的时代,特朗普的观念却是“复古”的。在他眼里,经济繁荣离不开工厂冒烟,美国的伟大需要国家主权的强化。他对全球治理不感兴趣,源于其政治理念上对“全球政府”的警惕性、防范式想象。

正如约瑟夫·奈所说,世界政府的缺席,并不完全意味着所有地区国际秩序的缺席。“虽然有一些外交政策问题,往往关系到民族国家的生存,但大多数并不是。”

这些“并不是”的大多数里,无疑就包括哈斯所说的全球挑战,比如气候变化、疾病大流行、国际恐怖主义等。这些问题,美国能通过强化与中国的战略竞争得到解决?

特朗普的内心,是一片危机四伏的丛林,在这里盟友不值得信任,对手必须臣服。这种“返祖”的观念,正在使美国陷入外交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