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机会在哪里?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机会在哪里?

季新



29_fc57c3292fb54d3fea8d1d77ffada180efd189fd_w_500.jpg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如何“破局”?考验人心,更考验智慧。

“黑天鹅”满天飞,“灰犀牛”遍地跑。风云变幻之下,全球治理能否摆脱困局,大国协调能否有效推进,世界经济增长能否挖掘新动能,科技革命能否为人类进步带来真正福音,非传统安全威胁能否得到有力遏制,各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能否得到及时回应?

其中,经济增长、科技革命是“解局”的题中之义。

同时,在深圳建立经济特区40周年、“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提出两周年之际,一方面,既要做出战略判断和战略选择;一方面,也要总结中国区域的实践和创新,挖掘经济增长和科技革命的机遇和内涵。



大变局,大趋势

10月28日,“从物联网之都到科创之都——无锡经济开发区深圳产业对接会”在深圳召开。会议上,无锡经开区的“雪浪实践”和深圳的科创经验得到扎实的讨论,郑永年等学者探讨了世界大变局下的新一轮科创革命的意义,现场有深圳市企业科技创新促进会、大公坊iMakebase等18家机构和企业签约。

郑永年认为,“大变局”呈现出五种趋势:首先,中美两国的技术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其次,两国技术的脱钩不可避免,但是否完全脱钩则取决于中国的开放程度;再次,中美技术脱钩也会导致中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的技术脱钩,但脱钩的程度也取决于中国的开放程度;然后,历史地看,中美也不可避免会发生军事竞赛;最后,从长远看,中国会形成一个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相结合,以企业为主体的开放型技术市场。


29_39b2da51586bdfc7165822c4d6f9ff2d974a5bc8_w_500.jpg

无锡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周常青


以这样的趋势来看,“大变局”对技术意味着什么?

因为“大变局”是由中美关系的变动引起的,下一轮技术竞争和创新必然围绕着中美两大国进行。换句话说,中美竞争的本质就是技术竞争。

在技术竞争中,中国面临着原创性技术不足的问题。从中国组装,到中国原创,还有一条漫长的路要走。

从此视角来观察珠三角和长三角,我们既要承认,在这两个发达地区,已经形成了规模技术创新体系,也在中美技术竞争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提高创新能力不仅仅在于技术本身的进步,更在于创新体制的进步。

更进一步说,长三角和珠三角要做成地域嵌入性的世界性平台,对标旧金山和纽约湾区,以“单边开放”的态度和抱负,参与到全球性的经济竞争中去。



长三角范本

无锡经开区的“雪浪实践”,是长三角一体化、参与全球技术竞争过程中一个值得思考的范本。

从技术探索的角度去看,两届雪浪大会和“雪浪实践”,将人们固有的“互联网就是救世主”的想法改变了过来。未来世界的真正救世主还是制造业本身,而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只是工具。

制造业才是经济的主体,更是赋予下一代互联网、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新的内涵、新的活力、新的生命的主体。一场制造业与互联网全面融合的巨制的序幕,由雪浪小镇徐徐拉开。无数钢铁洪流,正汇入1和0组成的数字浪潮。

因为认定了制造业是下一代互联网的创造主体,围绕制造业的雪浪云工业互联网平台,搭建了起来,为未来工厂提供基础设施的工厂大脑,也诞生了。工厂大脑以数据为引擎,以计算为动力,为传统制造业企业导入一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升级的道路。

这是一场从根本上改变制造业机制体制的深刻变革,带来了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


29_ed20fba19b3589d57f47d0ba05c64a5e9d8c7bc5_w_500.jpg


从体制创新的角度去看,雪浪小镇的繁荣,更是政府持续创新机制、改革体制的成果。

雪浪小镇和雪浪大会,都秉持着市场的精神,让市场主体发挥更大的能动作用,减少政府干预市场、干预经济、“会一开完茶就凉”的做法。雪浪小镇管委会的成立,将重构政府和市场间关系,让政府更好地发挥持续创新、连锁创新的积极作用,也是在政府和开发区管理经济和园区发展的机制体制上的重大突破。

除此之外,无锡正酝酿着从运河时代迈进“太湖时代”。

2020年9月4日,无锡市发布《无锡太湖湾科技创新带发展规划(2020-2025年)》,明确将在长约108公里、总面积约500平方公里的太湖湾区域,打造一条科技创新带。“太湖湾科创带”的蓝图,计划打造无锡产业发展的新空间、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城市形态的新展现、科产城人融合的新样板,并创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为长三角勇当中国科技和产业创新的开路先锋、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展现“无锡作为”、贡献“无锡力量”。



携手并进

从数据上看,珠三角和长三角的竞争似在“加剧”。

2019 年,珠三角GDP总量达到8.69万亿元,约占全国GDP总量的8.7%。但从人均GDP来看,按照2019年常住人口计算,长三角人均GDP为8.99万元,折合1.3万美元;珠三角人均GDP为13.48万元,折合1.95万美元。由此可见,珠三角的人均收入收入水平更高,综合经济实力和社会财富实力更强。

以企业禀赋来看,珠三角有华为、大疆等世界顶级的科创公司;长三角地区亦有阿里巴巴、吉利汽车等名声在外的本土企业,但就其“技术基因”而言,略逊一筹。

长三角具优势的冶金、化工等传统产业较多,以互联网“改造”制造业的需求,因而也更高。雪浪数制创始人、CEO王峰和塬数科技CEO逄振,分别就自身企业的探索,分享了数字化与制造业紧密结合的经验。


29_0678dcdbc1a7bbd6b26d0aad68980433005ca975_w_500.jpg


归根结底,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叫板”不是目的,竞争可以说是“比学赶帮超”意义上的“竞争”,二者的精诚合作才是“大变局”时代的最优解。

因此,今天无锡经济开发区和南风窗杂志社主办、南风窗长三角研究院承办的“从物联网之都到科创之都——2020无锡经济开发区深圳产业对接会”,意在深化相关部门、区域和机构的交流和持续合作。

无锡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周常青在致辞中指出,我国正在构建以国内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在此背景下,城市与城市间,区域与区域间更进一步加强科技创新上的合作交流,不断推动产业间协同发展已经是大势所趋。深圳具有无可比拟的创新环境与条件,兼具调动全球资源的能力。而无锡有着良好的制造业基础和资源禀赋,在创新与发展上后劲十足。两者相遇,必然有着广阔的合作空间与无限的可能。


29_3c50d41a2772e6d8b97075ac68e24a0d0dc1f26d_w_500.jpg


无锡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杨建平在致辞中表示,无锡是物联网之都,深圳是科创之都。创新是深圳的底色。深圳从特区创立之初率先冲破旧观念,传播新思想,以一个又一个“第一”为中国改革发展创新探路。无锡经开区希望与深圳的企业家、专家深入交流,找到合作的契机,学习先进的发展理念。

无锡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冯爱东表示,“深圳奇迹”让每一个人都看到了变革创新所蕴藏的巨大能量,而雪浪小镇打造全球物联网地标所走的,也是一条变革创新之路。这是深圳和无锡存异求同之处。

“圆桌论坛”上,天翼勤智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汤大杰、三诺集团高级副总裁张谦、中科海拓创始人刘涛,就“以制造业为引擎的深锡合作的未来”的话题进行了交流。

其实,变局也意味着新局。

乱而思治,危而望安。利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成果,中国的区域一体化进程,亦有希望进入和平发展、高效发展、优势互补的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