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人人都在讨论的工业互联网,你真的了解吗?

人人都在讨论的工业互联网,你真的了解吗?

南风窗长三角研究院见习研究员 谷青竹

图片



近日,由无锡市委网信办指导,无锡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南风窗杂志社联合主办的“数智相对论”沙龙在南风窗长三角研究院举行。无锡雪浪数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雪浪数制”)联合创始人、副总裁顾毅,红豆工业互联网公司(以下简称“红豆”)总经理奚丰和无锡润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投资总监马琦骐出席活动,并就工业互联网的求索之道和与会嘉宾展开对话讨论。


自2018年,“工业互联网”连续四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国家战略从“推进智能制造”深化为“搭建共性技术研发平台,提升中小微企业创新能力和专业化水平发展”。


然而在社会对工业互联网技术寄予“全覆盖、通用性”的厚望时,行业内的声音却显得比较审慎和保守。




01

难入局,难通用

以雪浪数制为代表,具有互联网基因的通用型工业互联网公司多数还处在靠接项目来支撑企业发展的运营模式中。在行业间跳来跳去,面向大型企业需求逐个提供深度服务,“定制化、碎片化”是这类发展路径的特征。


红豆则是另一种“闭门修炼、自给自足”的类别典型。这类公司往往来自传统制造业内垂类行业的龙头企业内部,基于本公司发展的痛点和诉求而生。虽然也为其他同行甚至跨行企业提供工业智能化服务,但主要业务依然根植于母公司。


图片


忽略个别特殊情形,以上述两类企业经营态势为主的工业互联网行业整体呈现出“数枝独秀、垂向深入、多点散落式分布”的发展局面,可谓“一盘散沙”。


马琦骐还从产业链的角度指出,跨经济主体的工业互联网不可能摒绝“人”的因素,而商业主体之间无法形成绝对的信任和协同,导致大型企业内部的物流智能配置模式也很难规模运用到跨企业平台去进行产业链上下游的自动化配置


图片

无锡润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投资总监 马琦骐


共性平台在短期内尚不能出现,多数中小企业暂时也难成为“入局玩家”,两者都限制了工业互联网的规模化发展。


为什么会这样?



02

行业技术门槛是关键

马琦骐认为,工业互联网其实并非新事物。许多集约化程度较高的行业,如石油化工,都早已拥有较为成熟的工业互联网体系。现在工业互联网行业的“时代任务”是对大量离散型的、以加工对象为中心的流程和各行各业关键部位的“硬骨头”进行智能化与自动化升级。


红豆所属的纺织业就是这样一个离散型制造业。


奚丰认为,每一个垂类行业都是万花筒。纺织业内就有大量子类目和较长的产业链,纵使细化到业务流程和工艺手法都难以通用固定模式。故而在垂类行业内,目前可以真正共有的只是平台、数据的储存与处理和建模的方法论。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奚丰表示,红豆等制造业垂类龙头企业目前的主要“功课”是专注于对本行业内复杂而散碎的生产情况进行梳理,力争连接垂类内部的重要节点并建立体系,以智能化探索实践来推动企业成长,并进一步增加话语权、提升公信力。


图片

红豆工业互联网公司总经理 奚丰


目前,单个垂类行业的数字化升级已可为企业带来足够经济效益,故而很多从传统制造业中诞育的工业互联网企业都无意挑战跨行应用的高技术门槛。“我们可以提供底层相通的服务,但是我无法为轮胎企业提供解决方案,除非我和他们合作进行开发。”奚丰这样解释。


制造业垂类平台在“各扫门前雪”,IT出身的通用型平台就得面对跨行门槛“迎难而上”。


顾毅表示,主导工业互联网应用的是工业知识而非互联网技术,而隔行如隔山,是不具备“一招鲜吃遍天”的可能性的。所谓通用型,是指发挥自身的建模优势,深入到各行各业内进行观察与合作,但目前还处在对每一个行业的特征和痛点从点开始琢磨的阶段。


图片

无锡雪浪数制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副总裁 顾毅


如果说垂类工业互联网企业在专修“独门绝招”,那么通用型工业互联网企业则需要积累和沉淀,不断丰富“篮子”里的解决方案,将来才有可能去探索万法皆通的路径



03

中小企业的困境

中小企业走向工业智能化的难题可以归纳为“不会用、不愿用、不能用”。


这几年,工业互联网站在超级风口。顾毅笑称,好多企业并没有想清楚为什么进行智能化,只是因为风来了,所以要“吹一吹,好让头发飘一飘”。


然而,制造业的智能化转型主体是且必须是企业。无论是自建平台,还是与通用平台进行合作,工业智能化需求都要从企业内部生发、驱动,并逐步上升为战略,而不是停留在做个把项目、解决个别痛点。


顾毅表示,中小企业无力自建平台,本来最适合上云。但是如果想不清楚为什么上云,空有数据却无法找到适配平台获得“对症”算法,或者数据分析出来却无法指导实践操作,“上云”只作为一种手段本身无法解决任何问题。


图片


中小企业不能从被动走向主动,不能从依赖外部转为内部主动积极参与,是为“不会用”。


何谓“不愿用”?


一则,顾毅认为目前绝大部分中小企业还没有将数据视为生产资料的意识。原因有二:


奚丰认为挖掘数据价值往往是一个“事后诸葛亮”的过程。企业舍不得作“无用功”,就迈不出“大浪淘沙”的第一步。


马琦骐则指出,效益的不确定性和数据采集、储存的成本负担都让中小企业对这种“现代石油”望而却步。


二则,马琦骐还指出,工业互联网项目3-5年的成熟期难以配适中小企业1-2年的商业规划周期,使得智能化福利目前还只有大中型企业的体量能够“消受”。


较大的成本投入和效益产出之间的不确定性还会进一步导致中小企业“不敢用”。


顾毅认为,面对智能化探索失败还能一往无前的勇气多数属于那些思维前瞻、认识到位且财大气粗的大型企业。在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先期阶段,敢“吃螃蟹”的中小企业则寥寥无几。


图片



04

先驱者的求索

如何打开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局面?


奚丰认为,所谓“工业互联网”,就是必须要在各个平台和行业的散点之间互联结网。千篇一律、面目雷同的通用化大可不必,万紫千红、特色互补的合作共赢则大有可为。


顾毅也表示,这种工业互联网公司之间的强强联合,特别是制造业基因和互联网基因的公司优势互补的联合,已是业内发展得较为成熟的一种模式。


马琦骐也提出了工业互联网企业运营的三种前瞻性构想,分别是算法超市、出售“轻包”和运营分润。


图片

 

算法超市是指可为数千个不同行业场景需求提供现成算法的工业互联网公司。顾毅表示,这样的模式已有美国公司实现,也是雪浪数制的努力方向。如果经过足够的积累和沉淀,算法超市的确可以成为通用型平台的一条发展路径。


奚丰则对“轻包”模式表示乐观。


出售“轻包”是针对大量有需求但无力研发的中小型公司提供轻量级“购买即获得”的整装打包式解决方案。这些方案虽不能媲美定向式的深度、垂类式的广度,但胜在价格亲切、一站获取,中小企业可以通过寻找与需求场景匹配的现成方案来解决企业发展的痛点。


简言之,就是打造一个汇总各公司、各行业算法产品的“工业互联网淘宝”。垂类行业的模式和工具虽不能适应所有场景,但也一定会契合某些群体的需求。“长尾经济”理论在工业互联网的市场上依旧适用。


图片

 

算法超市和“轻包”都旨在扩大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市场,运营分润则直指当下工业互联网公司主要依靠定制化项目营收的弊病。


马琦骐的“药方”是工业互联网企业参与到制造业企业转型项目的运营中,以分润(即提成)的形式获得另一项更稳定的收益。


对此,顾毅和奚丰作为业内人则一致表示模式极好,但实施难度不小。


顾毅认为问题不在于工业互联网企业做不到精准计量,而在于委托方往往缺乏信任,且不愿意有外部企业介入“分蛋糕”。


雪浪数制曾尝试过先行投入硬件后分润的模式,但依旧以一拍两散终结。


奚丰则担忧目前中国企业契约精神不足的非良性状态容易导致分润时出现毁约现象,进而引发行业内信任危机、公信力大面积崩溃。


好消息是,在一次尝试失败后,雪浪数制终于迈出了对合作分润模式成功探索的第一步。这一步往往是先行企业对行业生态进行塑造的发端。


马琦骐提到工业互联网企业经常通过案例推广法进行营销。只要有第一个成功案例,就可以逐步点燃在第二个、第三个企业项目里的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


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


工业互联网的先锋们在空白中不懈求索,无限可能在前方!


本次沙龙由雪浪学院和长三角一体化太湖融合创新联盟参与联合承办,并由无锡市物联网产业协会、无锡市新产业研究会、无锡市半导体行业协会和江阴市物联网协会共同协办。